加载中…
个人资料
顾晨
顾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0,832
  • 关注人气:2,2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变身贝克汉姆OR李宁,田亮的前情往事

(2007-10-11 10:13:41)
标签:

体育/竞技

 
    行走于体育、娱乐两界的田亮,永远是一位风头不减的话题人物。追述他的前情往事,能为他的人生曲线找到一个起点。贴一篇三联周刊朋友未发表的作品。
 

   当所有的大门都向田亮关闭之后,上帝似乎为田亮开了一扇窗。在利用明星效应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之后,田亮开始展现出更多的潜能,跳水和娱乐圈都不再是田亮惟一的生活选择。对田亮来说,做中国的贝克汉姆似乎是个遥不可及的梦,但成为另一个李宁却是真实可见的目标。退役在此时,就如同田亮父亲所说,“总是要退的,28岁了也该退了。”
               
前情往事 


叙述田亮的故事,刘韬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  
“我身高一米九,一身黑,很帅。”这是刘韬约见记者时常用的描述自己的话。7年前他是中国T台上最火的男模。在职业生涯最火的时候,他去了李宁公司,成为市场部的一名职员,月薪800。”我认为模特只是我的灿烂的背景,不是我的全部。”刘韬说,“我有更多的潜能。”李宁公司是刘韬惟一打工的公司,2000年,他选择离开,那时,他的年薪已经30万。一个朋友借给他100万,刘韬成立了一家广告公司——中乾龙德。“中乾”是朋友公司的名称,2000年是龙年,“德”是什么?“有德性呗。做生意要有德性!”据说,海岩在提及刘韬时曾告诉别人:刘韬手下的明星没有一个是他亲自捧红的,可这几年来,这些明星一直跟着他。显然,刘韬有他的过人之处。  
刘韬和田亮的认识很偶然。悉尼奥运会前,2000年2月份,当时以熊倪为首的中国跳水队在悉尼备战奥运会,而刘韬也作为中国名模代表团的一员在悉尼演出,两班人马恰好住在同一个酒店。由于刘韬和熊倪此前就有交往,而田亮则和熊倪住一个房间,这样,刘韬就认识了田亮。  
“当时田亮才20岁,特小,他是个很开朗很外向的小伙子。在悉尼认识之后,我们回来就成朋友了,一起出去玩。”刘韬回忆当时的情景,“拿了奥运冠军后,田亮请我们吃饭,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次他拿着菜单,竟然不知道该点什么菜……为了拿奖牌,运动员长期封闭训练,简直到了与世隔绝的地步。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提醒田亮,你应该去做你喜欢的事情,不要压抑自己的个性。”   
虽然田亮在和游泳中心的交流中矢口否认经纪人的存在,2005年游泳中心主任李维波也曾对媒体澄清,田亮的所谓经纪人只是他的朋友,但是刘韬在接受《风采》杂志专访时明白地承认,他与田亮在2000年年底签的约,2004年续了约。显然,田亮对游泳中心有所隐瞒,因为“国家队运动员不允许有经纪人”。  
在刘韬看来,运动员的特性都是个性张扬,自信而豪爽,富有表现力和感染力,所以他们比一般人更容易在专职之外的领域去取得更好的成绩,而田亮更是个不可多得的做艺人的人才,他的明星气质,以及谈吐,思路,形象俱佳,将使其娱乐之路一帆风顺。  
刘韬对与田亮的签约是有认真考虑的,“体育明星风光的周期比娱乐明星还要短暂,你看到的,就是奥运会这些大比赛的前后,就几个月的时间。事实上,对他们而言,都面临着‘二次选择’,也就是说,退役之后怎么办?我能做的是,从现在开始起步,保证他们在退役后还价值不菲。”   
这样“设身处地“地为对方考虑,很难不让田亮对刘韬“推心置腹”。刘韬在2005年1月接受《风采》采访时坦言,给田亮的商业定位和包装是他与田亮一起想出来的。“我在奥运会前两三月就在跟田亮谈他比赛后的一些事情了。田亮是个有主见的人。我们反复沟通后,就想到要把他做成‘中国的贝克汉姆’。我们的策划是走娱乐路线,但不是娱乐炒作路线。这个策略现在证明是正确的。你看,这次奥运会田亮拿到的只是双人冠军而不是个人冠军。田亮不是奥运会的头号英雄,但他现在还这么热。我们一起预期的‘增值’和‘保值’的目的达到了。”   
2004年的时候,刘韬曾说,“如果刘翔改由我做经纪人,我一定会在运动成绩不变的情况下,把他策划得比今天要火很多。”他还对田亮说过这样一句话:“咱俩现在所做的不一定是最棒的,但是5年,8年以后,当你我都功成名就之后再回过头来看,咱们所走的这条路将是2012年或者2016年又一个田亮所效仿的老路,这就够了。”   
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为枳。国家游泳中心以实际行动告诉田亮和刘韬,不可能有中国的贝克汉姆。2005年1月26日,国家游泳中心召开新闻通气会,宣布对奥运跳水冠军田亮作出除名决定,将其开除出国家队,调整回陕西队。游泳中心的声明称,田亮作为名人,对自己要求不严,在社会上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此外,田亮私自与其他公司签约,违反了总局相关规定,经多次劝告仍屡教不改。  
这个决定对田亮的打击是致命的。在《最亮的十米》中,田亮这样回忆往事,“26日上午,我就像是等待宣判的犯人那样坐立不安,一边训练,一边悄悄打量着进出跳水馆的人,看他们的神情。到了中午,这个消息终于通过媒体传出来了,我受不了了。毕竟这是正式对媒体宣布的结果,影响比我预想的大得多?? 我被这个意外打懵了!这比以前比赛跳砸了的情况要严重得多!”那封曾激起千层浪的公开信就是在这种状态下田亮的真实想法。  
刘韬的反应则多少表现出了商人冷漠的一面。“我没有跟国家体育相关部门沟通过,但我认为我们应该沟通的,国家培养了田亮,他还会继续训练;但同时,商业方面的事情我可以做。大家可以合作得很好,既不影响训练,也不影响体育明星表现他们的附加价值。532的分配比例很好。现在,这方面造成的压力只能靠田亮自己去承担,他跟体育部门沟通。对不起,我帮不了他。”

   又一个伏明霞?  
从中国跳水的领军人物到“不适宜作为国家队队员”,其间的落差是习惯了把跳水当成生活中惟一的田亮所不能承受的。  
田亮在自传中表示想不通,“奥运会后我请假要求休息半年,游泳中心答应了,还宣布我的管理权下放到陕西。那么,我参加的商业活动既然已经都向陕西体育局汇报过了,已经是在组织的同意下进行活动了,为什么还要获得游泳中心的批准?既然在休假期间,应该不存在影响训练和比赛,不存在对其他小队员有负面影响的问题阿?而且国家队始终也没有召唤我归队?““大家总喜欢拿我和郭晶晶比较,她在月初已经归队了,说是认错态度好。我的态度也一直都很好,为什么我们两个人的命运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差?时不时因为张练不在国家队,不了解队里的动向和中心的意思,所以才导致沟通不畅?张练并没有提出请假申请,为什么也和我一样只是国家队待命人员,没被召回国家队?”   
在这个时候,田亮的目标依然是明确的:跳水是我的事业,其他都不能影响跳水!他也反思过自己的行为,“悉尼奥运会后,我也参加了不少商业活动,不过那时候的明星是伏明霞和熊倪,我做了什么事情并没有太多人的关注?? 雅典奥运会前我拒绝了不少广告的拍摄,一心备战。奥运会后放假期间,还是这么多活动,但因为我成名人了,受到了更多的关注,每次活动都获得了媒体的特别青睐。可能在无意之中,我过了那条‘隐形’的界限:过多的商业活动。“   
田亮的想法很简单,“我一直认为,按照个人的节奏去参加活动不会影响训练和比赛,例如索普,菲尔普斯等游泳明星,以及其他国外知名选手都是这么安排自己训练和生活,并没有因此而降低和影响训练质量。虽然我们所在的国家不同,体制不同,国情不同,但如何合理安排训练,比赛和社会活动的道理却是相通的!”   
根据游泳中心主任李桦的说法,田亮受逐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不能按时参加队伍的训练和活动,不能够参加和接受队伍的管理;二,在社会上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三,一些做法严重违反国家体育总局的规定和队规队纪,对跳水项目和队伍的管理带来了不良影响。  
第一点指的是2004年10月31日国家队重新集训时田亮没有出现,其实当时他和郭晶晶均以个人身体原因申请休息半年,并得到了中心批准,所以一直保留国手资格;第二点,是指印度洋海啸过后田亮到某受灾国拍写真集,引来各界强烈批评,事后田亮赶紧宣布将拍写真所得捐给灾区,这对中心应该也没多大触动。而真正将中心惹急的,其实是第三点。  
尽管田亮至今矢口否认私自参与商业签约,但他的这类行为其实早已客观存在,中心方面也知道。在国家体育总局及中心看来,中心在运动员身上花费了巨大投入,运动员在夺冠和成名后理所当然地应该回报,因此运动员所有的商业得益应该由游泳中心相关商业部门加以运作,并制定了不公开的成文规定:任何商业所得个人与中心都对半分成。2000年悉尼奥运会夺冠后,田亮启用自己的经纪人刘韬,很多商业运作都绕开游泳中心,中心领导获悉后多次找他谈话,但考虑到当时跳水队面临的形势只能睁一眼闭一眼。而田亮与香港英皇签约一事彻底把中心惹火了:这份合同价值过千万,不仅没上交一分一毫,田亮为履行合约还不能完全遵照国家队的训练安排。据闻当时中心某官员得知此事后曾哼道:这不活脱脱又一个伏明霞吗?  
虽然伏明霞的教练于芬认为,伏明霞时期的商业气氛并不像现在浓厚,活动也少,但在梁劲松看来,前跳水皇后伏明霞其实就是因为自立经纪人,私签商业合约及自择教练而与国家队上层交恶,终被暗弃,如今的田亮几乎一步一个脚印地步师姐后尘,包括在教练问题上他坚持只肯跟张挺。田亮成绩及名气不如当年的伏明霞,雅典奥运会后中国在田亮的主项——男子十米台上后备充足,这时的游泳中心当然不会容忍,而且国家队那么多跳水新星正在冉冉升起,中心觉得也有必要以儆效尤。中心一位官员曾表示,“并不是田亮一人有参加商业活动的机会,跳水队里有好几个奥运冠军,他们也受到不少邀请,但我们出于训练保证的考虑,推掉了很多。如果我们放任田亮,这让我们怎么对队伍进行管理,怎么服众?”现英格兰跳水队教练,原中国国家跳水队教练陈文的话也印证了这一点,“游泳管理中心对田亮的处理态度,有反对的也有赞成的,但我觉得,游泳管理中心必须要严格管理队伍,如果队员都像他(田亮)那样,队伍就散了,还怎么管理?”   
与对伏明霞的暗弃不同,中心对田亮采取的是明弃,相比之下,田亮虽然没有在私签合约和教练选用上明确让步,但语气很软,而且对重归国家队是“不管为此会付出什么努力,我都会尽力争取。”问题是,且不说国家队肯不肯再度重用张挺,也不说田亮服软后还要低声下气地吐出大量既得利益,单说他与英皇之间的那份密约,就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田亮如果重新完全遵照国家队的安排,密约中的部分承诺就无法兑现,这必将产生违约问题,责任谁来负?  
田亮被国家队除名后,《人民日报》曾经如此评价:“‘田亮事件’源于运动员‘最大限度实现个人价值(体育的)与规范和管理体制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要保持跳水运动员的身份,就必须留在跳水队;而体制内生存则意味着他不再有自由选择权。当他想要追求私利最大化时,必然与主管部门的利益发生冲突,于是,被国家队开除就成为必然结局。”

      何去何从  
从田亮被除名到退役,跳水界相关人士在涉及田亮的采访中不约而同选择了集体“失语”。惟有于芬的态度有些特别,她认为,从管理层决策者的角度,游泳中心做出这样的决定纯属无奈,必须要严肃队伍的纪律和规范。但是对田亮个人来说,他有自己选择和取舍的权利。“对于田亮这件事我感到很遗憾,这是个没有赢家的情况。但是我希望大家可以吸取经验教训:运动员的个人价值能否和社会接轨,中国的运动员为什么不能像国外运动员那样训练、比赛、学习和生活兼顾?”
于芬曾经是国家跳水队副总教练,如今是清华大学跳水队总教练、清华大学终身教授。自从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后被退出国家队,于芬另起炉灶在清华跳水队进行了整整9年的“体教结合”探索。早在国家队时,于芬就有了与现有国家培养模式不同的观念“88年我刚做教练;我带的一个队员拿了奥运会亚军,但我对他们不满意,我教的他们总是没有办法理解。”于芬说那时她就在思考,是不是要从其他的方面对运动员进行培养。于芬现在总结两种模式的不同,“就是要让孩子们读书。”
2003年新浪网对于芬的专访中曾问到中国的运动员为什么往往是十几岁、二十岁在其运动生涯最巅峰的时刻退役,于芬回答说,“我个人理解,这是跟中国过去的培养模式有关系。因为早期专业化,所以这些小孩都上的比较快,再加上集中训练、集中培养的模式,就使这些小孩快速的成长,因为小孩比较听话。所以中国一贯是培养小队员来促进大队员,取代大队员,它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当时小孩都不读书,很容易就上来。由于急功近利,大队员小时候没有受到好的文化熏陶,到大了以后,他就失去了信念,拿了冠军以后,他急,怎么办呢将来?赶紧去读书啊,或者挣点钱哪,他就有危机感。俄罗斯那个跳板新冠军,他是法学院的学生,以后做律师的。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我读书很认真,跳水是我的乐趣,我能拿奥运会冠军,两届、三届、八届最好,将来我当大律师,他没有危机感,能做很长时间。离开了跳水也不存在生存问题。中国运动员是单一的,跳到30岁怎么办?一个5年级的学生,退役以后谁要他?只能趁他最高峰的时候,要么就找个大学读书,要么就做点广告挣点钱,或者找个单位,因为他那时候有成绩。这种机制就造成了中国运动员较早的退役。”
这样的心理,得以让田亮在遇到刘韬后“一拍即合”,很早就开始理性规划自己的未来。据田亮的一名好友透露,田亮心情一直很复杂。他担心会因长期受跳水的撞击而令视网膜脱落致盲,便希望在眼睛还未出事前,能多见识见识跳水以外的事物,因此才决定加入娱乐圈。但娱乐圈对田亮来说,也并非是最好的选择。香港演员任达华在田亮被逐出国家队后接受采访时说,“香港非常需要好身手的演员,他不跳水可以演跳楼。外界不应该给田亮太大压力,娱乐圈不是很容易适应的。希望香港大公司可以好好栽培他。”这一回答令人啼笑皆非却也是对田亮的忠告。而田亮对娱乐圈表现得并不感兴趣,之前田亮曾经有个机会拍电影,但因为生病选择了退出。
在过去的两年里,尤其是2005年,田亮一直练得很辛苦,始终没有放弃回归国家队的努力。但是在拿到十运会冠军后依然没能如愿归队,他就已经萌生退役的念头。而在去年早期,田亮曾和教练张挺来到北京同游泳中心官员协商,最终也没得到什么结果。虽然通过奥运选拔赛依然有机会进入国家队,乃至参加奥运会,但由于多项奥运选拔赛必须是国家队队员参加,田亮并没有这个资格,只能参加其中两项国内的全国比赛,而国内跳水比赛中,裁判在评分上“打压”选手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因此,回归的希望渺茫。田亮的一位朋友透露,去年田亮就未坚持进行系统训练,跳水的意义很多与保持体形和健身划等号。今年以来,田亮几乎就没有进跳水馆训练,身为陕西省游泳中心副主任的田亮平时待在办公室的时间也并不多,更多的时间还是围绕“田亮体育产业有限公司”,一家网球馆的经营以及和叶一茜的恋情。根据田亮朋友的说法,田亮的心思根本不在拍戏上,他很希望自己今后能像李宁那样在商界取得巨大成功。因此,退役后田亮的首选就是回到清华继续体育管理专业研究生的学业。
田亮的父亲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儿子很有主见,从当初签经纪人到现在退役都是自己做的决定,之前并没有跟家里人商量。两年前,对田亮来说,体育,娱乐双栖当然是最好的结果,退而求其次,田亮对体育圈还是比娱乐圈更适应,这正是他受逐后惊惶无措却又语带悲软的原因。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做不了中国的贝克汉姆,并不妨碍田亮成为又一个李宁。或许再过几年,田亮也会像刘韬那样面对媒体侃侃而言,“我认为跳水只是我的灿烂的背景,不是我的全部。”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