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望不见终南山
望不见终南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1,461
  • 关注人气:3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2010-11-16 06:56:08)
标签:

访宝鸡刘寺洼村

旅游

分类: 小说散文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在宝鸡市陈仓区钓渭镇。

     在宝鸡市地图上,找不到刘寺洼村的。刘寺洼村,不是行政村,归属于莫家洼村,现今刘寺洼村,是钓渭镇莫家洼村的一个组。刘寺洼村地理位置,在毛家沟村之东、在塬上。

 

 

         时针倒拨:

     1962年春月某日,我是从阳平镇火车站往南去,涉过渭河的,走上西(安)宝(鸡)公路后,往东去,经过高崖村,来到张家村,卖陶罐。由于在村中销量小,我便收摊,背起麻袋,继续向南去,一路是上坡,走着、走着,下雨了!农民喜、我忧愁。山路的坡度更大了,秦岭北麓半山区的天气变化大,又起风了,只能上、不可退的了。地表土层渐渐湿漉漉的了,脚下打滑,唉,路旁无树、无土洞,无处可避风雨。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摄于刘寺洼村外       2000年4月22日

       …­… 雨停了,天也黑了,身上更加冷了,冷飕飕的,肚子饿瘪了,祸不单行,肠子痛。终于扛着麻袋,走上塬头了,迎面有房屋与树木了,走入一户人家,自报家门后,原本想讨要一口热水喝。而且当时真没想到,竟然还被有普萨心肠的女户主留宿一夜。那阵儿,只听到主人告诉,此村是 Liushiwa.那么由汉语拼音 Liushiwa 转换为汉字时,这仨字,怎么写,不知道。

 

      貯存在记忆中的夜宿 Liushiwa,已过去38年了,抹之不掉、驱之不去,我对这段个人历史的追忆、思念,在于深切缅怀20世纪六十年代初,人对于人的那一份真情,感谢 Liushiwa的一位农家大妈留我食宿,蠲免了雨后春日长夜的冻馁之苦,对我的剿袭!我睡在了农家的热炕上,避过了寒冷的施虐,肉身暖融融。

          

     我一直在寻找 Liushiwa,凡逢遇到宝鸡籍的同志,就询问,对方摇头。有一年,请宝鸡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秘书长麻振杰兄,帮我弄到一张宝鸡县地图,由西向东,从磻溪到天王,从钓渭到蜀仓,查遍沿渭河310国道以南,宝鸡县一镇三乡所辖的村庄,没有Liushiwa。地图上,标注有带wa字的村子有:杨家凹、大凹、莫家洼、山凹岭、寨子洼、东洼、就是没有 Liushiwa。而Liushiwa,怎么写,刘四娃,像是人名;留柿凹,凹地上留有柿子树,附会;流斯哇,外国地名。那么又会是 Liushi娲,莫非此地与神话传说中的炼石补天的女娲有关,这自又是在下浪漫的遐想了。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宝鸡县地图(局部)

 

 

     前月,与陕西社会科学院关永禄先生聊天时,知道他是宝鸡人。一问,回答是钓渭乡;二问,回答是某某村;三问,回答是某某村的西北方向上有村子,叫做 Liushiwa。听后,我当即从座椅上惊起,欢呼,我找到 Liushiwa了!

 

     关先生的三答,印证了我所记不妄,他帮我圆了寻觅Liushiwa之梦。谢谢他了。

 

     在下找到 Liushiwa后的喜悦之情,不次于早年(1991)我写的第一本小书《陕西钱币简史》出版并依此参加职称评定,获取经济学副研究员任职资格;不逊于当年(1992)大女儿,谋到一份职事,进入西安秋林公司效力;不亚于当年(1993)小女儿,考入西安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就读;更不亚于前几年(1996)与女儿,爬上秦岭主峰——太白山抜仙台时(海抜3767米,比峨嵋山金顶高出668米)那份激悦!心情澎湃。还有、还有……

 

     2000年4月21日,我去宝鸡县访问 Liushiwa。

     到后,住入天王镇毛家沟村,毛远儒兄家中。

 

     毛兄,是才卸任的村干部,他有闲时间带我进沟、上塬去,旧地重游,探望昔日罹难遇救地 Liushiwa 。

 

    次日。毛兄驾驶摩托车,直奔钓渭乡,从张家村住南上坡,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张家村(一)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张家村(二)

车子在爬坡,我不禁忆想起当年事,尽力搜寻挖掘沉积在记忆深层中的 Liushiwa时,那肩扛陶罐,一步一步的在挪动,出力、流汗,往前行,一股辛酸与悲怆涌上心头……

 

    车子,拐了几个弯,毛兄加大油量,车开到塬顶上了。塬上,是一片开阔地,有村房在路旁眼前,旧房多、新宅少。有村民,围观、问话并回答:这就是 Liushiwa村。又说,用笔写出来是刘——寺——洼。咱村小,挂靠在莫家洼名下,外来人,他只知莫家洼村,不知道莫家洼村旁边,还有一个刘寺洼村。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民居(一)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民居(二)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民居(三)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民居(四)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时光流逝,毕竟拉大了历史与现实的差距感,当38年(1962)前,春月风雨后,塬上、傍晚,农家的那一碗热饭,一宿的热炕头,那一餐施舍、一夜留宿情,伴随着我觅访追忆的力度与视角的扩大与外延时,如同烟云的往事,又浮游到眼前,一垞儿、一垞儿的回升回归凸现在记忆的灰褐色画面中,渐显清晰与串联排列起来……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民居(五)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刘寺洼村:写作《城乡逸事》的生活基地(中a)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