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凝
海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1,490
  • 关注人气:45,6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三弟(一)

(2023-04-16 07:38:45)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学随笔

我的三弟

 

    (一)


    我三弟生于1963年10月,他在我们家兄弟姐妹五人中年龄最小,虽然他的年纪最小,但是他却非常懂事,善良忠厚,善解人意,待人真诚宽容,具有很强的牺牲精神。

    我是三弟牺牲精神的直接受益者,换句话说:当年他是为了我才作出牺牲的。

    三弟比我小8岁,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总排行第五,所以他的乳名就叫“小五”,当时我们都这样称呼他。我们家的孩子们刚成家时,只有我三弟的两个姐夫、两个嫂子称呼他的学名杨靖,由于受外姓人的影响,现在我们也都叫他的学名,而不称呼其乳名了。

    三弟自幼天资聪颖,三岁时便能背诵《毛主席诗词》全本,共37首。1968年夏天,我们县社机关大院的毛泽东思想红小兵学习班到县礼堂演出节目时,其中就有三弟背诵毛主席诗词《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本来三弟对这首毛主席诗词是倒背如流的,偏偏那天却发生了意外,大概是台下几千人众目睽睽的缘故,他背到“四海翻腾云水怒”这句时突然卡壳了,我在后台赶忙提示他,“五洲震荡风雷激”,我怕让台下听见,提示声音太小,他根本就没听见。他当时脸都涨红了,一连说了六个“云水怒”,还好,最后他终于想起下一句了,顺利地将这首诗词背了下来。那时他只有四周半,这么小的孩子难免怯场,结巴点人们也能理解,我提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

    1968年11月,我和大弟猛子升入了初中。刚上了一个星期的学,我母亲就让我辍学,原因是家里没人做饭。那时学校中午12点放学,下午1点半上课,我放学回家已经12点一刻了,又要捅炉子,又要蒸玉米面窝头,然后还要熬白菜,饭刚做熟就到上课的钟点了,所以我们每天下午上课都迟到,母亲是县中的老师,自然不能迟到,连老师都迟到,那还怎么管学生?就这样,我辍学了。

    我辍学后,我大弟猛子整天和我母亲争吵,说:“我姐才13岁,怎能不让她上学呢?难道就这样让她当一辈子锅台转?”

    我妈说:“都上学谁做饭啊?要么你别上学了,在家做饭。”

    猛子说:“甭想!我才不做呢!”

    那时,我三弟刚满5周岁,还没上学。他听到了他大哥和母亲的争吵,说:“妈,让大姐上学吧!我每天上午把窝头蒸熟了,她回来以后只熬菜就行了,这样你们都不会迟到了。”

    我惊讶地望着他,说:“这怎么行呢?你才5岁啊!怎么会蒸窝头呢?”

    三弟说:“大姐,你赶快教我吧!”

    一个5岁的孩子学做饭,真是勉为其难了!我儿子15岁时,还在家长面前撒娇呢。三弟确实心灵手巧,我只教了他一次,他就学会做窝头了。我每天早晨上学之前用沸水把玉米面烫得半熟(那时我们家做的是不用发酵粉的烫面窝头),他就在我们放学前的半小时把窝头蒸上,等我放学回家后,把锅从炉子上端下来,再做菜。他当时太小,根本就端不动锅,所以窝头不能蒸早了,否则窝头蒸干锅了,他端不下锅来,就糟了!

    一天中午放学回家,我刚走进院子,忽然听到三弟嚎啕大哭,一股浓烈的焦糊味扑面而来。我知道他烧干锅了,那天的炉子实在是太旺了。我赶忙把锅端下来一看,竹子屉都烧焦了,窝头也蒸糊了,三弟的眼睛也哭肿了。

    我安慰他说:“不要紧,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就往锅里加水。”

    有一天放学后,我到家端锅觉得特别沉,揭开锅一看,水漫过了屉,把窝头都泡涨了。三弟害怕再蒸干了锅,水加得太多了。

    看到这种情形,我心里非常难过,便对他说:“小五,你别作饭了,还是我辍学吧,你才5岁啊!”

    他说:“没事儿,我下回注意点就是了,你不上学怎么行呢?”

    我母亲自1969年冬季就到大牛栏村当斗批改宣传队的队员,父亲全年在外给副食品经理部搞采购,家里只剩下我们5个孩子,1970年整个春节,父母都没在家呆一天。整整一冬,我晚上睡觉都没有脱过一次衣服,因为早晨四点我就要起床生炉子,我唯恐因为屋子里冷,早晨起不来。

    文革时期是春季入学,1970年春天,三弟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为了让三弟上学,母亲再次提出让我辍学。看到三弟小小年纪吃了那么多苦,我实在是于心不忍,立刻爽快地答应了辍学。可是三弟却对我母亲说:“妈,还是让大姐上学吧!明年你的宣传队就结束了,我明年再上学也不晚。我生月小,明年春天还不到7周半。”

       1970年夏天搬家以后,家里不烧煤球炉子了,开始烧大灶,大灶烧煤泥,需要拉风箱,但是做饭却快得很,我放学回家做饭都来得及。早知道这样,何苦让三弟晚上一年学呢?可是木已成舟,谁也没有那种先见之明,能预料到搬家以后可以烧大灶。三弟也毫无怨言,仍然尽心尽责地履行着做中午主食的义务。

    比起1968年冬天三弟刚做饭时,1970年他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不仅会蒸窝头,还会做六担准大麦面的烫面卷子,甚至还会烙饼,做手擀面。可是一个不满七周岁的孩子整天窝在家里,毕竟是郁闷和寂寞的,于是三弟一边做饭一边引吭高歌。记得当时他能唱《智取威虎山》全场;《红灯记》全场;《沙家浜》全场,他能够自如地在样板戏中的各个角色之间转换。因为这些样板戏广播里每天都在播放,所以这些唱段三弟早就耳熟能详了。

    1970年春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推出了五首历史革命歌曲,这五首歌曲也都成了三弟经常唱的主旋律。记得这五首歌曲有《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大路歌》、《毕业歌》、《到敌人后方去》、《新的女性》。有一次放学我刚走到十字路口,就听到三弟在家里唱《新的女性》的高八度的歌声:

 

新的女性,是觉醒的劳苦大众,

 新的女性,在斗争中挺起胸。

冲破牢笼,要砸碎千年的枷锁,

争取解放,赢得妇女的新生。

......

 

     歌声告诉我他已经把饭做好了,所以才会有这么轻松的心情引吭高歌。

    就这样,为了让我能够继续上学,三弟晚上了一年学。尽管我现在只有大专学历,可是三弟当年若不为我作出牺牲,使我得以完成初中和高中学业,为以后上电大奠定基础,我填履历表时在学历一栏中就只能填“小学”了。

    1980年高考,三弟考了404分,(那时的满分是500分)。在整个应届毕业班他排在前5名,但是由于他体检时色弱,80%的专业都限报,结果只上了个省重点大学,高考成绩比他少30分的同学都上了全国重点,他真是太亏了。

    (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