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凝
海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1,490
  • 关注人气:45,6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奋斗之路(四十八)刷漆引争端

(2022-03-15 11:15:10)
标签:

文化

分类: 长篇连载
我的奋斗之路(四十八)


我为试验台刷漆,主任不满我做活。
他让俩小工返工,我的心中颇窝火。

四十八、刷漆引争端


    中心化验室有一个很大很长的试验柜,里面盛放着做试验用的化学试剂,上面一直做操作台用。这个实验柜台已经年深日久,起码也是解放初期的物品,说不定还是昌黎果树所的前身——昌黎果树试验站(1938年由ri本人建立)的老家当。这个试验柜台已经老掉牙了,上面的油漆已经斑驳脱落,中化室主任康保致想把这个试验柜台重新刷漆翻新。
    1980年我们家从城里往汇文二中搬家时,我曾把家里所有的家具都用清漆刷了一遍,因此自认为自己对刷漆很拿手,于是就主动请缨为试验柜台刷漆。
    当时中心化验室和农化室是同一排平房,我刷漆是在中化室门外的空场上进行的。我刷漆的时候,有两个为农化室做木工活的后两山的木匠师傅时常在旁边观看,他俩都说我刷得很好,还说想不到搞科研的人还会干这行。我说八零年家里搬家时给所有的家具刷过一次清漆。他们俩都说:“这么老掉牙的柜台子了,差不多就行了,不用刷的这么认真。”
    一开始油漆太稠,刷漆用的刷子拉不开栓,这样就会刷的厚。那两位木匠就告诉我买瓶稀料把油漆稀释一下就好用了。我就去五金化工商店买了一瓶稀料(稀料就是200号汽油),经过稀释的油漆果然很好用。我一共刷了两遍深紫色的油漆,刷完以后试验柜台顿时焕然一新,我看着很有成就感,那两位木匠看了也说:这回这柜台子可是鸟枪换炮了。
    第二天下午我刚上班,就看到两个小工正每人拿着一把铲刀刮我刚刷好的油漆。我问她们为什么要把漆刮掉?她俩说是康主任让刮的,康主任说你刷的不行,要重新刷。
    我找到康保致,问:“我刷的漆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非要刮掉重新刷不可?”康保致说我没有按照刷漆的操作规程行事。我问刷漆有什么样的规程?他说首先必须用砂纸至少打磨两遍,打磨光洁以后,要刷四五遍才行,每一次刷的要薄,康保致说我刷的厚。我说油漆我都用稀料稀释过了,怎么会刷的厚呢?他说你就是刷的厚,不用狡辩。
    我没想到一个老掉牙的试验柜台刷个漆还要这么讲究,又不是什么新柜台,其实我刷完以后看着这个柜台已经很漂亮了。再说那个试验柜台虽然陈旧,但表面还是很光滑的,完全没必要用砂纸打磨两遍。看来康保致做事太追求完美了。
    这两个小工整整打磨了三天,才把这个柜台打磨完了,紧接着就是一遍又一遍地刷漆。刷漆大约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这纯粹就是磨洋工。我无论干什么工作都是争分夺秒的,因此很看不惯这种现象。
    我问康保致:“这么一个几十年的老掉牙的试验柜台有必要浪费这么大的精力和这么多的时间吗?刷两遍漆翻新一下就蛮好了。”
    康保致当然不承认他这样做是多此一举,一直认为我刷的不行,必须重来。我心里非常窝火,对康保致指派小工刮掉我刷的漆非常不满意,这使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连那两个木匠都认为我刷的可以,木匠对于刷油漆不比他懂行?我认为康保致是吹毛求疵,于是就和他理论起来。没想到这样一来引起了他的误解,他认为我不服从领导,试验柜台的漆没刷好还要强词夺理,我与康保致之间的嫌隙就从这时开始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