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收获
收获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5,418
  • 关注人气:9,7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韩东长篇小说:欢乐而隐秘(选读1)

(2015-07-23 19:16:24)
标签:

杂谈

韩东长篇小说:欢乐而隐秘(选读1)梗概《欢乐而隐秘》
林果儿和张军恋爱三年,在第七次堕胎后,听从学佛的好友秦冬冬的建议,前往须弥山祈祷超度小婴灵。途中偶然结识富商齐林,齐林对果儿一见钟情,张军顺势谎称自己是果儿的表弟,意图撮合二人。果儿起先不从,和张军分手后反和齐林走到一起。果儿生性天真刁蛮,齐林对她百依百顺,甚至能容忍她与张军继续恋爱,然而事实竟是误会一场。当林果儿终于认定齐林是自己命定的爱人,并欲与之生子结婚之时,齐林却殒命悬崖。在秦冬冬的开导下,她决定与张军结合,让齐林的灵魂回归到她的腹中。在小说摧枯拉朽的语言背后,暗含了某些关于宗教哲学的探讨,因果报应,死生轮回。荒诞的故事由狂欢式的笔调予以呈现,带来一场欢乐而隐秘的阅读体验。


——谨以此文献给齐林、王果儿和我儿子以及他父亲。
1
 
果儿说我是她的男闺蜜,按我的说法我们是好姐妹。说法不重要,重要的是果儿信任我,对我无话不说。果儿对我说过的最隐秘的事是关于张军的生殖力的。您可千万别误会了,她说的是生殖力,不是性能力。这是两码事。
 张军是果儿的男朋友,对这人我一向没有好感。种种劣迹就不提了。关键是他总是伤害果儿,让她堕胎。他们在一起大概有三年多了,果儿堕胎不下五次,也许已经六次了,多到我已经记不清了。每次堕胎以前果儿总是惶惶不安地来找我,而她一来找我,我就知道他们之间又出事了。果儿找到我,无非是控诉发泄一番,但那一刀还是得她自己挨。我就骂果儿,只图眼前快活,受罪的日子还在后面呢!她反驳我说,“我们异性恋和你们不一样,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这种缺心眼的话也能说得出来,显然是被张军洗过脑了。
 这天果儿又约了我,不用说,又出事情了。果儿连吹了两瓶啤酒后失声痛哭,就像刚刚补充进的水分立马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这,这都第七次了。”她说。
 “噢,”我说,“你再去做就第八次了?”
 “不是,算上这次是七次。还不嫌多啊!”她声嘶力竭地叫起来。
 幸亏酒吧里除了我们这桌再没有别人,但我还是做了一个手势,让果儿注意场合。
 我说,“你们怎么不采取措施呢?如此不计后果。”
 “采取了。”果儿说。下面就是她说的那件关于张军的难以理喻的事。
 “每次我们都采取了措施,而且不是安全期或者体外排精那种。开始的时候我口服避孕药,但还是会怀上,后来张军才答应戴安全套的,男人都不喜欢那玩意儿……反正我们用了两年多,还是每次都出事。”
 我提醒果儿,“滑脱的情况也是有的,也可能你们的动作太大,要么张军故意使坏,他不是不喜欢戴套吗?”
 “不可能。”果儿说,“实话告诉你吧,后来我都不怎么在意自己爽不爽了,光盯着这件事了。”
 “什么事?”
 “戴套呀,他不仅每次从头至尾都戴了,完事后我还要检查。有时候他还会戴两个,双保险。”
 我无语。过了一会儿问果儿,“你什么意思?是说你怀孕不需要男人的精子?……”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张军也不相信我。”果儿说,“他说口服避孕药是化学方式,我漏服或者买了假药也是有可能的。可戴套是物理方式,完全隔绝,难不成他的东东穿越了?这混蛋不相信我除了他没有别的男人,这他妈的是人说的话吗?这么些年除了他我还认识谁啊,不就是你吗?我们睡过觉吗?睡过吗?睡过吗?你说呀!”
 “没有,没有。”我赶紧证明。
 “那不就结了!你们凭什么不相信我?凭什么!!”
 她越说越激动,又开始拚命流眼泪。
 “你醉了。”我说,“我和张军说的是两回事,他不相信你没有别的男人,我不相信的是没有精子你也能怀孕。”
 “反正你们不相信我,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信。我告你老秦,我没喝高,刚开了个头儿。嗨哥们,再拿两瓶啤酒,要冰过的!”后面的话果儿是对吧台后面的服务生说的。
 我虽然对果儿的受孕方式很好奇,但目前的情况下显然已讨论不出任何结果。她只是想发泄一番,明天就要去挨那一刀了。不,不是挨刀,是在同一患处反复地撕扯、切割、抽吸,光是想了一想我的小腹就一阵难受。这时服务生拿了两瓶外表湿漉漉的啤酒过来,我让他拿走,换一瓶红酒来。“拿你们这儿最贵的,越贵越好。”
 果儿警惕地看了我一眼,我又补充说,“我买单,别替我省钱!”
 她想喝就让她喝足喝好吧。按道理是果儿约我,应该她买单,可她要的都是什么酒哦。啤酒就不说了,还不要听装的,瓶装她不要小瓶的。果儿要的是六百毫升装的大瓶啤酒,像个大老爷们似的竖在桌子上自斟自酌,看得人真是心酸。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为张军省钱。
 服务生将两只高脚杯放在桌子上,果儿说,“他不喝。”
 我说,“我得喝。”
 “怎么,受刺激了,要破戒?”
 “谁让我们是好姐妹呢,就让我陪你喝一回吧。”
-------
【全文刊载于2015年第4期《收获》,7月13日出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