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水行摄
秋水行摄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3,514
  • 关注人气:10,5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足球的姓氏之辩

(2006-09-05 15:22:06)
分类: 现象杂感
中国足球的姓氏之辩
 
       姓氏问题在中国历来就是极为重要的,见面就问“您贵姓”,骂人则说“你连自己姓什么都搞不清楚了”,好像还真得好好了解自己姓什么,并一定得记住自己姓什么,以便在被人问起时能说自己“免贵姓〇〇”,或在被人骂开时还能回答“我知道自己姓什么”。
    为此,有必要对中国足球的姓氏问题好好探究一下。世界足球在以前也是搞不懂自己姓什么的,经过那么多年的努力,终于弄清了自己姓“CHINA”,于是国际足联就在近些年给中国颁发了一个“足球祖宗证”,还让中国人荣幸了一番,就像一个阔了的流浪儿去认一个乞丐作老爸,让那“老爸”受宠若惊一样,或说得抽象一点,就像一个富翁离开老家太久,为找点精神寄托,回来认祖,但不知祖坟之于何处,只有在路口找个祭祀之所,摆上丰盛的果品,让那些路边野魂呼朋引伴地狂笑不已一样。不管怎么说,世界足球姓“CHINA”是定了的,但中国足球又姓什么呢?我们不至于要让世界足球说我们的风凉话“原来他们是没根的”吧。即便我们找得不够准确,但总得要找个去堵住别人的嘴巴不是?赵本山不是忽悠了别人,别人倒还感激不尽吗?
    好像中国足球是与一个姓“高”的有关的,那他是否就是中国足球的祖宗了呢?如果是,那中国足球就必姓“高”无疑了。但很多人认为,中国足球不姓高,因为它身上至少该有点那姓高的遗传基因不是?姓高的足球可以把当时的他带到被众星所捧高山仰止的地步,即便有人怨之恨之也无法与之相抗衡,只能长吁短叹!而且他儿“高衙内”也能受尽荫蔽。那为啥中国足球却一点也没有他的遗风呢?谁都敢在中国足球面前说“不”,甚至于对中国足球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呢?说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笔者最近思考了一下,中国足球好像姓“阿”,当然了,这个“阿”不是阿里.汉的“阿”,也不是阿森纳的“阿”,更不是阿根廷的“阿”,而是阿Q的那个“阿”。因为究其根源,他们俩还是有点同祖同宗的特质的,也就是有相近或相同的遗传基因:
    一、原来阿Q 也是不清楚自己姓什么的,中国足球当然也是不知自己姓什么。阿Q糊里糊涂地姓赵了一回,结果被打个皮青脸肿,滚回了土谷祠还搞不清楚其中的原因;中国足球2002年在米卢的手下姓过一回“赵”,结果也是被揍得皮开肉绽,晕头转向,灰溜溜地跑回到老家,现出了原形,“知道的人都说阿Q太荒唐,自己去招打”。
    二、他们习惯相同。阿Q有个习惯:看到王胡“在墙根的日光下,看见王胡在那里赤着膊捉虱子,却是一个又一个,两个又三个,只放在嘴里毕毕剥剥的响。他忽然觉得身上也痒起来了”,也就脱下衣服,拼命也找,“自己倒反这样少,这是怎样的大失体统的事呵!他很想寻一两个大的,然而竟没有,好容易才捉到一个中的,恨恨的塞在厚嘴唇里,狠命一咬,劈的一声,又不及王胡的响”;中国足球也是这样:看到别国足球场上有点肮脏,也就拼命地和人家比,假球、黑哨、罢赛、赌球、球霸、球场暴力等层出不穷,虽大有过之,但自己还是觉得不及他国猛烈而感到汗颜不已。看到小D,心想这回我可要好好揍你一回,没想到在墙根边上来上几个回合,“阿Q进三步,小D便退三步,都站着;小D进三步,阿Q便退三步,又都站着。大约半点钟,——未庄少有自鸣钟,所以很难说,或者二十分,——他们的头发里便都冒烟,额上便都流汗,阿Q的手放松了,在同一瞬间,小D的手也正放松了”,气喘吁吁,难有胜势;中国足球每遇到东南亚小国的球队时,心里所想的就是:这回我用脑袋都要砸死你!没想到与马尔代夫比赛时也只是个1:0,与印尼也只玩了个平手,与香港还出现了刻骨铭心“5.19”。只有在个别时刻里,能像阿Q那样拧了小尼姑的脸后洋溢着异样的快慰。
    三、高喊革命的本质相同。阿Q一心想着革命,因为只有革命,才能“直走进去打开箱子来:元宝,洋钱,洋纱衫,……秀才娘子的一张宁式床先搬到土谷祠,此外便摆了钱家的桌椅,——或者也就用赵家的罢。……”才可以在“爱情”的选择上找到回旋的空间:“赵司晨的妹子真丑。邹七嫂的女儿过几年再说。假洋鬼子的老婆会和没有辫子的男人睡觉,吓,不是好东西!秀才的老婆是眼胞上有疤的。……吴妈长久不见了,不知道在那里,——可惜脚太大”,于是即便别人已经投了降,说了“革过一革的”,也还乐此不疲。中国足球也是革命革了不知多少回的,先是送出去,后又迎进来,再又送出去……再有就是业余赛变职业赛,甲A变中超,仿佛一革了命,效果顿显:留学东欧就能赛过塞黑;到了巴西就能超过桑巴;更名“中超”,规定“外援非国脚不能入内”,马上就能签下无数国脚级外援,为自己传来经送来宝,中国足球马上就可以咸鱼翻身。没想到革去革来,还只是个任人蹂躏的种!
    四、阿Q曾经被人艳羡过,“巴结”过,“于是伊们都眼巴巴的想见阿Q,缺绸裙的想问他买绸裙,要洋纱衫的想问他买洋纱衫,不但见了不逃避,有时阿Q已经走过了,也还要追上去叫住他”,即便是赵太爷也不得不叫他“老Q”,“看他感动了没有”。直至后来“兴致勃勃”地露了底儿,人们才对他“敬而远之”,送了自己的老命。中国足球疯狂的泡沫经济,疯长的“球人”收入,让一些大牌外籍教练、球员心动,阿尔贝茨、拉扎罗尼、米卢还亲自光临,但一到了这里,发现了中国足球只不过是一个穿戴华艳,远看光彩照人,近看却是雀斑点点气息奄奄的丑媳妇,只是个烧钱的窑子后,反正得到了自己“该得的”的,走人为妙!只是不晓得是否会像阿Q那样,被逼着画圈,把自己送上不归之途罢了。
    五、都能摆阔,喜欢臆想。阿Q总喜欢说“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啦!你算是什么东西”,中国足球不也是常这样的吗?“2002年我们就阔了一回的”,“在年轻的世青赛上我们也阔了好几回的”,甚至还可以说“我们现在兜里就比你们阔多了”,不是有人就喊过“六十万我没见过呀,是什么东西”的吗?还有的在喊“我们足球人口比你们阔多了”,这也是有道理的,中国几十亿人口,随便叫上十份之一的人去玩玩儿,保证球场不够使!所以中国的教练们就习惯于废人不倦,你要被人称为“中国欧文”?我就让你连球都没沾上半点儿,看你还欧不欧文!你要在南美足坛上出点名声?我就把你拉回来放到甲级队里,连替补都不让你打,看你还扬不扬名!连维埃拉、舍甫琴柯,还有俄罗斯的中场10号我都废过,还怕你?这种阔法真有种自残的味道!阿Q由于“饥渴”,对吴妈说出了“我和你困觉,我和你困觉”的臆想之语,中国足球也是这样,不是有的俱乐部也在喊:我要和曼联困觉、和巴萨困觉、和皇马困觉、和国米困觉、和纽卡斯尔困觉的吗?其结果呢?还不是像吴妈那样“楞了一息,突然发抖,大叫着往外跑,且跑且嚷,似乎后来带哭了”了吗?想办法“解决问题”是好的对的,但总不能老是从臆想或自慰的路子上去思考吧,要是成瘾了就更可怕!
    ……
    遗传基因,遗传基因是何等的相似!由此推之,中国足球姓“阿”真的不像姓“高”那样牵强,更何况中国足球的遗传基因还与阿Q的祖爷阿斗也是很相近的,我看这回找到了中国足球的真正姓氏,谁还敢说中国足球不知姓甚!而且万一“外人”问起来,我们也能有个堂而皇之的交代——免贵姓阿,哈哈!别人还可能被吓着的呢,何乐而不为呢?

 

                          此文已刊于《足球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午夜烟燃
后一篇:望过天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