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九日旭guanxu
九日旭guanx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7,936
  • 关注人气:5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帽子》-西条八十

(2014-03-16 21:46:51)
标签:

西条八十

帽子

草帽歌

人证

ぼくの帽子

分类: 日本经典歌曲300首

篇的《鵜戸参り》,谈及其歌词的时候曾提及过这么一个人,就是日本著名的象征主义诗人西条八十(1892-1970)。一谈及西条八十,自然就会想起一部曾影响了60年代一代人的日本电影《人間の証明(人证)》。这部电影,在上个世纪读书的年代就不知看了多少次。因为西条八十,这次又认认真真地看了几次,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的一首诗《帽子》。

如果不是因为《人证》这部电影,不是专门研究西条八十诗作的人,恐怕不会有几个人知道西条八十的这首诗《帽子》。因为《人证》,我们很多人知道了关于《帽子》里面那些经典的台词:

“妈妈,那个夏天,在克丽兹米(雾积Kilitsumi的译音)的路上,我的草帽不知怎么掉进了深渊,你还记得我吗?妈妈......”

《帽子》的写作时间是1922年,首次以“ぼくの帽子(我的帽子)”为标题刊登在“コドモノクニ(小朋友之国)”刊物上,最早的原文应该是这样的:

 

「ぼくの帽子(ぼうし)

西條八十

注音标注、文字编译:九日旭(Guanxu


(かあ)
さん、(ぼく)のあの帽子(ぼうし)、どうしたんでせうね?(妈妈,我的那顶帽子怎么了?)
ええ、(なつ)碓氷(うすい)から霧積(きりづみ)へゆくみちで、(嗯,就在那个夏天,从碓氷到雾积的路上)
谿底(たにそこ)
()としたあの麦稈帽子(むぎわらぼうし)ですよ。(那顶草帽不知怎么掉进了深渊)

(かあ)さん、あれは()きな帽子(ぼうし)でしたよ。(妈妈,我多么爱那草帽啊)
(ぼく)
はあのとき、ずいぶんくやしかった。(那个时候我是多么的懊悔)
だけど、いきなり(かぜ)()いてきたもんだから。(因为突然一阵风将它刮走了)

 

(かあ)さん、あのとき()こうから(わか)薬売(くすりうり )()ましたっけね。(妈妈,那个时候一个年轻卖药的从对面走来.
(こん)
脚絆(きゃはん)手甲(てっこう)をした。(他腿上缠着深蓝色的绑腿,戴着手套)
そして(ひり)はうとしてずいぶん骨折(ほねお)ってくれましたっけね。(费力地想帮我捡回帽子)
だけどとうとう駄目(だめ)だった。(但是,最终还是不行)
なにしろ(ふか)谿(たに)で、それに(くさ) (毕竟那是一个深深的山谷,加上那杂草)
()たけ
ぐらい()びていたんですもの。(长有一人多高)

(かあ)さん、ほんとにあの帽子(ぼうし)どうなったでせう?(妈妈,那顶草帽到底怎么样了?)
そのとき(そば)()いていた車百合(くるまゆり)(はな)は、(那个时候,路边开着百合花)
もうとうに()れちゃったでせうね。そして、 (也许早就枯干死了)
(あき)
には、灰色(はいいろ)(きり)があの(おか)をこめ、 (就在那个秋天,灰蒙蒙的沉雾笼罩着丘陵)
あの帽子(ぼうし)(した)毎晩(まいばん)きりぎりすが()いたかも()れませんよ。(在那草帽下面,也许每天晚上都有蟋蟀在哭泣。)

(かあ)さん、そして、きっと今頃(いまごろ)は、今夜(こんや)あたりは、(妈妈,今晚,一定在这个时候)
あの谿間(たにま)に、(しず)かに(ゆき)()りつもっているでせう。(那山谷间,静静地落满了白雪)
(むかし)
、つやつや(ひか)った、あの伊太利(イタリア)(むぎ)帽子(ぼうし)と、(之前那顶油光发亮的意大利草帽)
その(うら)(ぼく)()いた  (和草帽里面我所写的)
Y
?Sという頭文字(かしらもじ)   Y.S.两个大写字母)
()
めるように、(しず)かに、(さみ)しく (一起寂静地掩埋在那里。)

 

 

【注:西条八十(さいじょうやそ) 罗马注音Saijou YasoY.S是西条八十的英文缩写】

《帽子》-西条八十


这首诗,之后在1929年被收录到西条八十所著的《少年诗集》的时候,将诗题“ぼくの帽子(我的帽子)”直接改成了“帽子”。而且,不知道是作者的本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诗里面的个别文字与原诗稍有不同(尽管意思基本一样)。例如,原诗(《我的帽子》)第三行谿底へ落としたあの麦わら帽子ですよ在《帽子》里面是渓谷へ落としたあの麦稈帽子ですよ”(这个在雾積温泉馆里面树立的牌坊可以得到作证)。意思是差不多的,不过读音可能就要讲究一下了谿底”的读音是“たにそこ(tanisoko)”。原诗中的“谿”字,本身是“溪谷”的意思。“谿底”表达的是“溪谷的底部(谷底)”,也就是表示帽子掉落的位置。尽管在后来《帽子》基本都采用了“溪谷”代替了“谿底”,在词义理解方面和读音方面,“溪谷”的发音仍应该与“谿底”一致,念成たにそこ(tanisoko)”。而不要将“溪谷”音读成为“けいこく(keikoku)”。在《人证》里面,刑侦科在黑板上也写下《帽子》这首诗,只要用心看一下,就会发现写的是“谿底”而不是“溪谷”(留意下面的视频),这是与《人性的证明》这本书的内容是不符的。为了证明这点,笔者特意买了本日文版的《人性的证明》这本书,里面用的是“溪谷”而非“谿底”这个说明什么?说明导演非常熟悉这首诗,尽管本本上面写的“溪谷”,但是,只要念这首诗,很自然将“たにそこ”书写成“谿底”

在原诗倒数第7行あの帽子の下で毎晩きりぎりすが啼いたかも知れませんよ。《帽子》面,改为“あの帽子の下で毎晩きりぎりすが鳴いたかも知れませんよ。”“啼”和“鳴”的读音是一样的,词义基本一样,但是情感稍有不同,“啼”有哭泣的含义,而“鳴”相对比较中性。在翻译这段时,是用“哭泣”还是“鸣叫”,主要看当时的语境。在《人证》里面,女主角八杉恭子最后在朗诵《帽子》这首诗时候,用了“哭泣”,以表达她失去儿子的心情。

除了以上不同点之外,《我的帽子》和《帽子》还有个别文字不同,喜欢咬文嚼字的人可以自行去比较:

 

帽子

西条八十


母さん、僕のあの帽子、どうしたんでせうね?  
ええ、夏、碓氷から霧積へゆくみちで、  
渓谷へ落としたあの麦稈帽子ですよ。

 

母さん、あれは好きな帽子でしたよ。 
僕はあのとき、ずいぶんくやしかった。  
だけど、いきなり風が吹いてきたもんだから。 

 

母さん、あのとき向うから若い薬売が来(き)ましたっけね。
紺の脚絆に手甲をした  
そして拾はうとしてずいぶん骨折ってくれましたっけね。
だけどとうとう駄目だった。  
なにしろ深い渓谷で、それに草が   
背丈ぐらい伸びていたんてすもの。

 

母さん、ほんとうにあの帽子どうなったでせう?  
そのとき傍に咲いていた車百合の花は、
もうとうに枯れちゃつたでせうね。そして、  
秋には、灰色の霧があの丘をこめ、   
あの帽子の下で毎晩きりぎりすが鳴いたかも知れませんよ。  

  

《帽子》诗篇里,提及一个地名“雾積”。“雾积”(日文平假名:きりづみ,日语罗马字发音Kiritsumi,念起来像“克丽兹米” )是位于日本群马县安中市松井田町的温泉名胜。雾积温泉被发现于江戸时代末期。传説是主人在寻犬中探得此地,所以在旧时此温泉亦称为“犬之汤”(犬の汤)。

1888年,开始雾积被开发为一个避暑地,从而繁荣起来,甚至在日本战后初期一度是驻日美军喜爱光顾的渡假胜地。除西条八十之外,幸田露伴与谢野晶子等日本文化界名人也曾慕名而来。

雾积温泉是日本著名的象征主义诗人西条八十的诗赋《帽子》的背景地。同时也是根据《帽子》而改编的森村诚一推理小説人间の证明》的背景地,以及同名电影(即中国观衆十分熟悉的《人证》)的部分场景的拍摄地。近数十年来,因当地频繁发生的泥石流灾害的毁坏,现在温泉场所大部分已被土石湮没、不复存在,仅存2家温泉旅馆仍在营业。

在电影《人证》中,女主人公八杉恭子之子、黑人乔尼·海瓦德在提及“雾積”时,为回避自己较重的西班牙语口音将“Kiritsumi”说成了“Kiss me”成为此片中的幽默点以及人们对雾积的趣称。


《帽子》-西条八十

(雾積温泉,钱汤馆)

《帽子》-西条八十

(位于雾積温泉 西条八十《帽子》牌匾)

 象征主义作品的特质之一,就是应一种象征性的形象和意象来表现自己微妙复杂的内心世界,传达对外部世界敏锐的感觉和印象。《帽子》是西条八十30岁时候写的一部儿童诗,诗中充满着一种孩童的想像和幻想,弥漫着一种无谓的伤心和失望。

诗中的“帽子”,象征着母与子之间的关系与情感,突然的一阵风将草帽吹走了,掉进了深渊,意味着这种关系的消失的不可抗拒与无奈。诗中,莫名地出现了“药贩子”的段落,令很多人感到困惑,“卖药的”在这首诗里面起什么作用呢?其实,所谓“药贩子”本质也是“采药”的人,这个也是在山谷中合理出现的人物,也只有他,才有可能去捡回草帽。也就是说,那个“卖药的”象征那个想挽救母子关系与情感的人。在《人证》里面,女主人在最后的诗念中,将“卖药的”这个想捡回草帽的人,表述为“一个知名的老人,一个神圣的人,想保护这顶帽子,但是一阵风将帽子刮走了......”

最后出现Y.S两个字母,是西条八十的英文名字的缩写(注:西条八十(さいじょうやそ) 罗马注音和英文名Saijou Yaso)。Y.S也是有象征意义的,说明《帽子》这首诗并不是一个凭空想象的一首诗,确切地说,这首诗与自己的经历有关系。

在《人证》中饰演乔尼的乔山中则与角色有着相同的经历。一本西条八十的诗集,一顶草帽,以及乔尼并不标准的黑色皮肤,似乎都在暗示,剧中的他并不属于美国。他曾说:“我和乔尼非常像,我母亲是日本人,父亲是美国占领军,所以我能够演得非常自然,甚至有时候不是我在演他,而是在演我自己的人生。” ......后来,乔山中根据西条八十的《帽子》,改写成为英文歌词,这就是后来我们熟悉的那首《草帽歌》:


Ma Ma do you remember,   妈妈你还记得吗

the old straw hat you gave to me,  你送给我那顶草帽

I lost that hat long ago,  很久以前失落了

flew to the foggy canyon.  它飘向浓雾的山岙

Yeh Ma ma I wonder  耶哎妈妈,我好想知道

what happened to that old straw hat,  那顶草帽不知怎么啦

falling down the mountain side  掉进了深渊

out of my reach like your heart.  就像你的心我再也得不到

Suddenly that wind came up,  忽然间一阵狂风

stealing my hat from me yeh.  夺去我的帽子

Swirling whirling gust of wind, 一阵旋风

blowing it higher away. 将它吹走了

Ma ma that old straw hat  妈妈那顶草帽

was the only one I really loved, 是我唯一至爱

but we lost it. 但我们已经失去

No one could bring it back, 没有人再能找到

like the life you gave me. 就像是你给我的生命


(2018年4月1日加注:为了感谢圈友们对笔者的鼓励和启示,笔者将陆续将以往所制作的日语简谱图形文件全部上传到中国曲谱网,以便供需要的朋友免费下载。需要另外获取博文里歌曲音频、视频、简谱PDF原件,或者有制谱要求的,请联系博主,非诚勿扰。感谢。(博主的邮箱:15245703@qq.com;博主的微信号:QQ15245703)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