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驰
李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58,285
  • 关注人气:184,8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不,别买苹果!【文章是旧的,红颜色是今天(2013.1.27)上的色】

(2011-12-05 19:55:55)
标签:

财经

                              不,别买苹果!

格林沃尔德说,投资生产时髦数码产品的企业是一笔坏投资,可能投资于生产洗车设备的企业收益会更好。

  • 作者:William Baldwin
  • 2011-11-14
  • 《福布斯》2011年11月刊(上)

 

    热门股容易被高估,而带有令人不悦的因素的股票总是被低估。长远看来,拥有后者回报会更好。

    假如你必须从以下两支股票中选择一支进行投资,你会怎么选?

A 公司销售的数码产品造型优美,是时尚的标准。用户是狂热的忠实信徒,而且公司总裁被当成神来膜拜。自2003年以来,股价上涨了6,000%。

B 公司控制着“小胖子”(Butterball)火鸡肉品牌。该公司的资产包括面粉厂、集装箱运货船和猪舍。该公司很少上新闻,即使有少量报道还与血汗工厂等令人不悦的主题相关。很难想象,该公司总裁展示的新家禽屠宰生产线会让观众欢呼。

    价值投资专家、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的格林沃尔德(Bruce Greenwald)教授本能地喜欢B公司。他说,热门股容易被高估,而带有令人不悦的因素的股票总是被低估。长远看来,拥有后者回报会更好。

    你可以轻而易举地认出A 公司是苹果公司(Apple)。相比之下,“小胖子”公司籍籍无名—— 海滨公司(SeaboardCorp.)。为何它吸引了格林沃尔德的注意?原因有三点:一是该公司坐拥日益增多的巨额现金及流通证券;二是竞争对手要想复制其猪舍等营运资产的成本高昂;三是这些资产与海滨公司的市值相比能带来良好的回报。

    目前苹果公司利用iPhone 和iPad 大赚特赚。不过格林沃尔德认为,时髦的数码产品带来的高利润,随着时间的推移趋向走下坡路。看看索尼公司(Sony)的随身听(Walkman)和康柏公司(Compaq)的电脑就明白了。

    现年65 岁的格林沃尔德在接触价值投资时,已经有一把年纪了。当年他在麻省理工学院(MIT)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当时学术界的教条是:股市是完全有效的,因此无法被击败。他在职业生涯的早期,曾撰写有关宏观经济和劳动力市场的论文。

    20年前,哥伦比亚大学担心哈佛大学(Harvard)引诱格林沃尔德跳槽。他对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院长说,如果能让我3 岁的女儿进哥伦比亚大学的附属幼儿园,我就留下。

    他女儿没能通过面试。为了留住格林沃尔德,院长另辟蹊径。他将教授企业战略的格林沃尔德晋升为专门研究资产管理的罗伯特· 赫尔布伦(Robert Heilbrunn)教席教授。

    该职位拥有充足的研究经费。用家族的一些资金进行投资的赫尔布伦一向遵循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的投资理念。格雷厄姆曾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78年前奠定了价值分析的基础。后来,赫尔布伦将钱托付给格雷厄姆的学生巴菲特(Warren Buffett)进行投资。

    格林沃尔德接受了赫尔布伦教席,并开始信奉赫尔布伦所支持的投资理念。

    投资理念有效吗?购买失宠的股票有效果吗?随着时间的推移,的确有效。46年来巴菲特的伯克希尔· 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取得的成功可以作证,最近该公司投资于润滑油、铁路和笨手笨脚的银行。还有第一雄鹰(FirstEagle)系列基金,格林沃尔德教授兼任该公司的研究主管。

    第一雄鹰历史最悠久的产品是全球基金(Global Fund)。1979 年,年轻的法国价值投资者艾维拉德(Jean-MarieEveillard)掌控了该基金。自那以来的1/3世纪中,该基金的年平均回报率是14%,比摩根士丹利世界指数(MSCI WorldIndex)高出惊人的5 个百分点。

    艾维拉德已经在2009 年退休,但他对完全缺乏魅力的行业的喜爱,仍然在该基金留下了明显的印记。目前该基金重仓水泥、制糖、碎石和链轮行业;轻仓高科技行业,而且虽然拥少数几支科技股,但还是脸谱(Facebook)拥趸们眼中的过气股票。

    第一雄鹰的投资组合中有微软(Microsoft)。这支不受青睐的股票的市盈率只有9 倍,非常便宜。格林沃尔德说,该公司盈利的背后蕴藏着一项强大的资产——软件使用惯性。电脑用户可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抛弃Excel 改用其他电子表格软件。

    格林沃尔德说,客户黏性、竞争壁垒和规模经济,这些是企业战略家希望企业运用资本时能做到的事。在书籍和音乐方面,亚马逊拥有这些优势;对于其他产品,则没有。如果它为你找到一家竹地板供应商,这种事谷歌也能做到。他认为亚马逊是令人舒服的卖空对象。

    数十年来,巴菲特的成就已被世人大肆宣扬。可是为什么大部分投资者们没有转向价值股,而是投资于所谓的成长股,让自己的优势消失殆尽呢?

    格林沃尔德利用人类心理来解释这种顽固不化的现象。人们渴望狠狠捞一票。如果幸运的话,购买亚马逊股票可能很快会翻一番;如果购买海德堡水泥(Heidelberg Cement),可能就不会那么快。教授说:“我们知道,无论在哪个社会彩票总不愁卖不掉,即便从数学角度来说,它们没有价值。高成长、彩票式的股票总是被高估,由此可以推论,枯燥难看的、令人失望的或难以理解的股票容易被超卖。因为人们不愿意站在这一边。”

    想找令人失望的股票?试试雷诺汽车公司(Renault)吧,其增长不算快,但是恰好拥有一项宝贵的资产——在日产汽车公司(Nissan)的股份。想找丑陋的股票?没有比出售武器的阿利安特技术系统公司(Alliant Techsystems)更难看的了。如果你能忍受晦涩难懂的业务,不妨研究下德国的一家洗车设备供应商。

 

    价值股的买家必须做好准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全世界都好像对这些股票视而不见。要忍耐,最终价值会实现的。

    当年格林沃尔德3 岁大的女儿没通过哥伦比亚大学附属幼儿园的面试,可后来她也发展得不错。她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时,得到了美国大学优秀生全国性荣誉组织(Phi Beta Kappa)的奖励,目前她在牛津大学(Oxford)。

 

富人如何变得更富

上世纪90 年代末的互联网狂潮期间,当时为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 Générale)运营第一雄鹰基金的艾维拉德拒绝购买亚马逊之类的高科技股。他更喜欢金矿企业。他的业绩落后于大盘。基金份额持有人一窝蜂地赎回。

有人听到艾维拉德说:“我宁愿损失一半投资人,也不愿亏损投资人的一半投资。”

和投资者一样缺乏耐心的法国兴业银行将基金管理合同进行拍卖。一位买家出现了。那是由阿诺德(Hans Arnhold)控股的投资公司。

阿诺德是德累斯顿(Dresden)某银行世家的一员,当年他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纳粹的魔爪,逃离德国,后来在纽约开业。他的后人似乎继承了他发掘价值的眼光。

他们究竟付了多少钱不得而知,但应该不会很多,毕竟当时基金管理的资产已经从60 亿美元暴跌到26 亿美元。这笔交易在1999 年12 月31 日成交。3 个月后,网络股崩盘。

目前第一雄鹰基金管理着500 亿美元资产,管理业务的价值今天可以很容易地估到20 亿美元。

——文 William Baldwin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