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瞬雨
瞬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3,691
  • 关注人气:3,9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尊重技术的非寡头意愿:IT并购之辩

(2008-02-18 09:54:34)
标签:

oracle

peoplesoft

bea

cisco

lotus

ibm

并购

哈佛商业评论

rolls-royes

saab

it

分类: 《IT的屁股》评论

 瞬雨 2008年2月

本文刊载于《中国计算机报》

 

    关于Oracle鲸吞PeopleSoft的善恶之辩尚未消散,又以85亿美元收购BEA,而Cisco更是以年度11次并购、总数126次的刷新记录吸引业界关注的目光。道理似乎非常简单,购买总是比创造和建设来得方便。事实上,并购已经成了很多大型IT公司扩大市场的唯一重要手段;这从反面说明了这些企业自身的创新乏力,只能依靠资本的优势获取外部创新。而善于并购者总是夸大并购在企业发展中的战略作用,忽视被并购者本身和由他们所创造出来的技术和技术领域的独立成长和发展意愿。

 

    横向比较一下,并购并不只存在于IT业,大规模并购同样发生在汽车和航空制造业:举世瞩目的就有戴姆勒—克莱斯勒的合并与分手、波音同麦道的非成功合并。汽车和飞机制造业是相通的,这就是为什么Rolls-Royes既是全球最大的飞机发动机品牌(罗.罗),又是顶尖的汽车品牌(劳斯莱斯);Saab既制造优秀的活塞式飞机,又制造高机动性汽车的缘由。

    但是IT业与之不同:汽车和飞机的设计和制造是技术稳定型的产业,它所有的技术进步,机动性也好、加速性也好,都不能脱离安全和成熟这两个决定性的要求,稳定先于发展;资金密集和规模化自然是汽车和飞机制造业获取竞争优势的必由之路,并购从而成为实现体现资金密集和规模化的最佳手段。而IT业是技术活跃性的产业,IT业的新技术创新是真正意义上的日新月异、是想象力的天堂。纵观被收购的IT企业,几乎都是生机勃勃、生命旺盛,而收购者除了单纯的成本考虑和消灭竞争的动机之外,大都是想通过捷径跨入新的业务领域,但是他们带给被收购者的,究竟是什么呢?

 

    并购的过程是一个洗涤背景的过程,或者说去壳的过程,是将被并购企业从自己所嵌入的文化和技术背景中取出的过程;收购者在运用资本的力量战胜一切反并购因素的同时,也使自己和被购企业处在了一种极端不真实之中。在这个缺乏成长理性的巨噬虫般的原始方式下,具有持续意义的企业文化在由资本操控的并购观念中是没有地位的。尽管主购企业以为被购企业作为大家庭中的少数派,在强大的生存压力和持续“变革”中很快会被同化,但被收购者残存的生命力和独立意识却会对收购者的生存构成威胁。CA曾经依靠持续不断的并购成长为管理软件的巨人,但是积累的问题总有显现的时候;CA当前的渠道危机在我看来不单纯是渠道的问题,更关键是产品线的问题。而产品线的问题说到底就还是并购策略的后遗症。

    我们如果将市场和产业看成一个局部意义上的社会,那么公司被收购的过程,就是一个类似于社会学涵义上“次级社会化”的过程。按照齐格蒙特.鲍曼的分析方法,我们可以认识到,对于企业来说,产业和市场对其施加的社会化影响不只局限在创业的探索和学习阶段;事实上,这种社会化过程不会间断,它贯穿于企业的整个生存过程,并将个性与依赖带入复杂的产业和市场交互中。而次级社会化往往却会在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在次级社会化影响下,企业的未来情境是由次级社会条件的变化所决定,而不是企业的主观发展意识的结果。换句话说,被收购企业在接受次级社会化(比如收购者的重新领导和参与管理等)之后,与市场和产业的主动交互和应变将被隔断(至少是拉开距离),代之以收购者的意志、方法和程序;即使收购者保留了被收购者的品牌、人员和工厂。据个例子,在收购者的分析惯性影响、对产业方向的前瞻性判断失误或者忽视的情况下,作为子品牌的被收购者即使保留原领域领先者的头衔,也会因为突然性的行业变革(创新替代)而失去机会和存在价值。

    1995年,在邀请遭到回绝的情况下,IBM以市场价2倍的价格买入Lotus的所有流通股,强行收购了这家当时全球排名第6的软件公司。如今的IBM软件,一直以Lotus的Notes系列为荣;人们渐渐淡忘了这场当时软件业最大并购案引起的强烈争议,逐渐称道起IBM保留Lotus独立性的明智和进入该领域的成功举措,甚至把这一收购作为成功的典范。但是在我看来,恰恰是IBM的收购,制约了Lotus这十几年来的发展脚步;如果Lotus没有被IBM强行收购,谁能肯定它在今天,不会是浏览器市场、网络视频或者搜索市场强有力的竞争者?

 

    《哈佛商业评论》分析指出:“当公司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削减成本时,并购效果最好;而并购对于增长不是很适用,既难以驾驭,又有很大风险”。并且给出一个统计结论:“在过去75年的并购中,有超过一半没有带来预期价值,多数情况下公司的价值反而受到损失。”也许我们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成功的并购上,而对大多数失败的并购视而不见。市场是一个动态的共同体,产业领域内的大小企业正是在这个共同体中生存才涌现出非凡的创造力,寡头竞争也许是制造业、能源业的福音,但不是IT业的。

 

*************************************************************

本文为《之辩》集之九

 

《之辩》集:

1.《笔记本不是艺术品——ThinkPad典藏之辩

2.《三问SaaS——“不可抵挡的软件革命”之辩》[计算机世界]

3.《当心画虎不成反类犬——IT业“设计无疆”之辩 》[中国计算机报]

4.《技术的企业需求和隐在市场——“业务科技(B.T.)”之辩》[互联网天地]

5.《与客户无关——虚拟化之辩》[中国计算机用户]

6.《每个格子一头猪:PPG之辩

7.《Wait-Key:电子智务之辩

8.《谁信得过呢?互联网存储之辩》[中国计算机报]

9.《尊重技术的非寡头意愿:IT并购之辩[中国计算机报]

 

尊重技术的非寡头意愿:IT并购之辩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