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梦溪
刘梦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97,715
  • 关注人气:20,6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刘梦溪:且看薛姨妈薛宝钗母女如何戏弄黛玉

(2019-04-02 14:12:14)
标签:

红楼梦

薛姨妈和薛宝钗

戏弄

林黛玉

文化

薛姨妈薛宝钗母女如何戏弄黛玉

 


刘梦溪

 

 


  《红楼梦》第五十七回,是描写宝黛爱情的极重要的回次,我们好久没有看到关于宝黛情感世界的如此密集的内容了。宝玉因紫鹃说黛玉要回苏州老家的一句玩笑话而引发的呆病,刚刚恢复正常,潇湘馆才恢复平静,一位稀客突然莅临了。

 

  这位客人是薛姨妈,她带给黛玉的头一个信息是,她们家的薛蝌公子与邢岫烟定亲了。随后薛宝钗也来了。薛姨妈以邢、薛的亲事为由头,讲了有关婚姻是前世注定的道理。她说:自古道:千里姻缘一线牵。管姻缘的有一位月下老人,预先注定,暗里只用一根红线把这两个人的脚绊住,凭你两家隔着海,隔着国,有世仇的,也终久有机会作了夫妇。这一件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凭父母本人都同意了,或是年年在一处的,以为是定了的亲事,若月下老人不用红线拴的,再不能到一处。比如你姐妹两个的婚姻,此刻也不知在眼前,也不知在山南海北呢。

 

  薛姨妈为什么要讲这么一通大道理呢?

 

  我认为他是暗示宝黛的自由恋爱不会有正面的结果。他话中说的:或是年年在一处的,以为是定了的亲事,若月下老人不用红线拴的,再不能到一处。这说的都是谁和谁呀?谁和谁年年在一处呀?至少宝黛的情况完全符合薛姨妈的预设,应该不成问题。

 

  问题是接下去薛姨妈讲的更加明白,她说比如你姐妹两个的婚姻,此刻也不知在眼前,也不知在山南海北呢。虽并提钗黛,重点是黛玉而非宝钗,一望可知。试想这对黛玉的打击该有多大呵!可是还没等黛玉寻思出薛姨妈的弦外之音,薛宝钗就躺在她妈妈的怀里撒开娇了。这时的黛玉还没有难过,只是说宝钗平时最是个老到的人,现在却在姨妈面前撒娇。

 

  薛姨妈的下述言语动作,才让黛玉感到难过起来——

 

  薛姨妈用手摩弄着宝钗,叹向黛玉道:你这姐姐就和凤哥儿在老太太跟前一样,有了正经事就和他商量,没了事幸亏他开开我的心。我见了他这样,有多少愁不散的。

 

  当着黛玉的面,宝钗撒娇,薛姨妈爱抚并且夸赞宝钗,这让没了母亲的黛玉作何感受呢?黛玉见此光景,禁不住哭了,她说:他偏在这里这样,分明是气我没娘的人,故意来刺我的眼。

 

  黛玉是有分寸的,她的流泪分明是由于薛姨妈用手摩弄着宝钗,这个动作使黛玉受到刺激,触景生情,才流的眼泪。但她不说薛姨妈,只说宝钗如何如何,是尊重年长之人。但薛姨妈可没有尊重黛玉,请看下面他改摩黛玉以后说的一番话:


 好孩子别哭。你见我疼你姐姐你伤心了,你不知我心里更疼你呢。你姐姐虽没了父亲,到底有我,有亲哥哥,这就比你强了。我每每和你姐姐说,心里很疼你,只是外头不好带出来的。你这里人多口杂,说好话的人少,说歹话的人多,不说你无依无靠,为人作人配人疼,只说我们看老太太疼你了,我们也洑上水去了。

 

亲爱的读者诸君,你们能相信薛姨妈讲的话吗?他说他心疼黛玉超过心疼宝钗,你能相信薛姨妈的话不是虚应故事而是真情表达吗?

 

  况且,说黛玉的周边人多口杂,也就可以了,为何还要说说好话的人少,说歹话的人多?这不等于告诉黛玉:大家都说你不好吗?这对黛玉的刺激未免太大了。而这位薛长辈所以没把心疼黛玉的感情露出一二,也是因为怕人家说他老太太的上水。除了大都是说黛玉坏话的人,一些对黛玉好的人也不敢表现出好来,这就是薛姨妈为我们描绘的黛玉身边的险恶环境。谁都懂得,当着黛玉的面如此铺排渲染黛玉的处境,无论如何是残酷的,只能更加刺激黛玉孤弱的心而加重她的日益严重的病情。

 

  但黛玉的心是单纯的,她立刻相信了薛姨妈的爱语,表示愿意认薛姨妈作娘。薛姨妈刚说了一个,宝钗就用一个极不堪的恶谑打断了——她说薛蟠看上了黛玉,只要薛姨妈去和老太太求这门亲事,也就成了。黛玉气的上来抓宝钗,说:你越发疯了!宝钗当然没有疯,她不过是开了一个玩笑,只不过开的不伦不类,变成,和我们看到的历来的宝钗都不一样,不仅扭曲了自己,也伤损了黛玉。是不是故意伤损?我非宝钗,不好妄断。反正薛姨妈用另外的话题一下岔开了,尴尬局面得以缓解。

 

  然而接下去薛姨妈讲的话,却需要听话听音儿。她对宝钗说:

 

前儿老太太因要把你妹妹说给宝玉,偏生有了人家,不然倒是一门好亲。前儿我说定了邢女儿,老太太还取笑说:我原要说他的人,谁知他的人没到手,倒被他说了我们的一个去了。虽是顽话,细想来倒有些意思。我想宝琴虽有了人家,我虽没人可给,难道一句话也不说?我想着,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他又生的那样,若要外头说去,断不中意。不如竟把你林妹妹定于他,岂不四角俱全?

 

薛姨妈是说,贾母本想把薛宝琴说给宝玉,因为有了人家,没能成此好亲。结果薛家的薛蝌反倒娶了贾家方面的人,等于薛家欠了贾家一门亲事。贾母虽是拿来取笑,薛姨妈却觉得有些意思。她考虑的是如何还这笔欠帐的问题。如果薛家还有合适的女儿,就好办了,偏偏她老人家又没人可给。她绕来绕去,就是不提宝钗。

 

  难道她忘记了宝姑娘这个她的最爱,原是要等有玉的才嫁的这个信条?第三十四回宝玉挨打之后,薛蟠不是还揭露过薛家的这个隐秘吗?当时薛蟠对宝钗说: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薛蟠再浑,总不至当面造他妈妈的谣罢。这证明薛姨妈千真万确说过金玉的话。其实还有一证,是宝钗自己提供的。第二十八回,白纸黑字地写着: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此又证明薛姨妈不仅和薛蟠讲过,还直接和宝玉的母亲王夫人讲过,以及王夫人以外的其他人讲过。

 

  怎么薛姨妈现在却说他们薛家没人可给,而要宝玉定林妹妹?她肯于如此发扬风格吗?

 

  照我的看法,实际上她已经成竹在胸,所以才拿黛玉来安慰黛玉。可怜的黛玉却当了真,脸一下子红了。紫鹃听到更如获至宝,立即跑来说:姨太太既有这主意,为什么不和太太说去?喜欢《红楼梦》的各位读者朋友,你们猜薛姨妈是怎样回应紫鹃的提议的?你们万万想不到,这位老于世故的姨妈竟然哈哈大笑,说道:你这孩子,急什么?想必催着你姑娘出了阁,你也要早些寻一个小女婿去了!

 

  在中国传统社会,婚姻大事何等重要,尤其是黛玉的婚事,极微妙、极具敏感性,薛姨妈却视为儿戏,戏弄了黛玉,又戏弄忠于黛玉的紫鹃。难怪紫鹃说她倚老卖老。宝黛之间的爱情,贾府上下、大观园内外,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薛姨妈却在这里揣着明白装糊涂(李零《我读论语》书中有此妙语,特借来一用)。

 

  潇湘馆伏侍黛玉的婆子们,也都在为黛玉的婚事着急,见薛姨妈如此说,也都上来说话了:姨太太虽是顽话,却倒也不差呢。到闲了时和老太太一商议,姨太太竟做媒促成这门亲事是千妥万妥的。薛姨妈回答得很平静:我一出这主意,老太太必喜欢的。然而直到后来,我们从未看见薛姨妈给贾母出过这个老太太必喜欢的主意。

 

  她只不过是在黛玉面前说说而已。

 

  我觉得第六十七回薛姨妈、薛宝钗母女在黛玉房中的反常举动,是在黛玉的爱情伤口上撒上盐再换着手拼命揉搓。恕我直言,薛家母女未免有些太残酷了。但到了第六十八回,薛姨妈一跃成为照管众姊妹丫鬟的的大观园主管,而且搬进潇湘馆,和黛玉同住,宝黛谈恋爱的机会都不容易得到了,这是后话。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