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坡
西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002
  • 关注人气: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没有引起轰动

(2010-08-17 07:20:47)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没有引起轰动

——“半月北美行”之三

陆涛声

     过去多次听人说或看到报道,说某某人书法某某人画到国外展出,引起了轰动。我一直不大相信。别说是地方上尚是那么一点小名气的,即使启功、沈鹏、李铎到境外办书展,也只能是一些文化界人士或收藏家重视,曲愈高,和愈寡,尤其是西方人,几个懂书法和国画?这话我过去没资格说,因为没在现场。

     受大温哥华中华文化中心邀请,7月中旬至8月初赴加拿大举办《陆涛声性情墨迹(书法)展》,是在温哥华市中心唐人街的文物馆。大温哥华是温哥华市及周边地区,210万人口,约有40余万华人;中心为我书展发出了四百多封请柬。请柬并未规定开幕式到场,而是请他们在展出期间来参观,那儿人们不像我们国内逢展览邀请都这么容易安排来参加开幕式,故开幕式只到场四十来人;开幕式结束后也有人来参观,只是三三两两,没热闹场面。我是首次办个人书法展,一办就办到国外,得到怎样的评价?与我主观感觉会有多大距离?心里没数,原就未指望轰动。

开幕典礼出席的来宾,除了温哥华华人艺术界的代表人物,还有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馆的领事张立华、加拿大卑诗省负责亚太事务的省议员Richard T.Lee(中文名字:李灿明),得到了两国官方的支持;还有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馆前文化参赞、国际著名汉学家W. Walls,他们都在开幕式上致了祝贺辞,对我书作多有赞语——也许他们是出于礼貌说的,不一定值得引以为豪。那些自动前来的参观者,有些看了书作又回头看看我,投来友善敬重的微笑,有好些人在签到处拿了我书法作品册页要我签名,要求和我合影留念。有位六十多岁的溫哥华华人首席摄影家,把我拉到一旁,主动要求给我拍一张高质量的照片,他凭自然光给我照,印出两套照片并把电子图片刻成光盘,两次开车找我未遇,最后他打听到在温哥华华人艺术家协会再次邀请我参加“书法雅集”,与当地书法家以笔墨交流,又专门驱车赶来送给我,自然光艺术照果然拍摄得非常好,还多印了一套要我签名由他留作纪念,并与我合影。

庆祝宴会上我与大家交谈时,就书画艺术的一些宏观理论问题谈了个人看法,宴会结束,温哥华华人艺术家协会会长、著名岭南派画家陈蕴化先生竟动情地说:“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今天遇到知音,可惜相聚时间太短了。”他希望我回国前再安排半天,邀我再与当地华人书法家们举行书法雅集,好再有交谈机会。

书法雅集安排在温哥华时间25日下午,就在我的书法展厅内。我走进展厅时,十来位当地书家和三四位摄影摄像者及一些看客已在观看我书作,有三位书法家在用相机逐一拍摄我的展品;一位年过六旬书法家在开幕那天曾到场,他很忙,没时间参加书法雅集活动,却还是赶来找我,自作了一首诗赞扬我,用四尺宣纸书写了,卷好用一个保护筒装好送给我,和我合影后匆匆离去;参加雅集的书法家,也有两位自撰赞扬我的句子写成书法送我,还有一位画山水大瀑布表现“涛声”送我,还有的把我拉到我的几幅书作前告诉我他们特喜欢……他们都纷纷要求与我交换名片与我合影,评价我书作观点大都相同:字中有学养有神采……我深切感受到他们对我及我的书作的热心和尊重,心里感到暖暖的。书展没有轰动,我却有几分感动,几分激动。

    这次书展,国外有加拿大《星岛日报》、《环球华报》、《大华商报》、世界新闻网、加拿大新闻网、新加坡早报网……国内有《人民日报》、《文艺报》、《扬子晚报》、新浪网、香港凤凰、新民晚报网等,总共50多家媒体报道或转载,但我认为这依然不是轰动,只是因为这次活动的精神意义引发的效应。

    听到赞扬、看到报道我也高兴,不过我并没有陶醉。我有自信,但会力戒盲目。65件书作全挂在展厅的整体效果,我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与平时在家单件或几件挂着观看感觉并不一样。我检阅了我的书作,也等于检阅自己。还是发现有好些有这样那样不尽如我意之处。我笃信“书之妙道,神彩为上”,不太相信靠临摹书写单纯表现技巧;以为有了毛笔书写的基本功和技能,就决定于书者气质、学养和情绪,书写是在无为状态中,笔画是心境、情绪自然流露的符号,“书为心画”,不同内容,不同心境情绪书写便产生不同神采的书作,或潇洒,或奔放,或飘逸,或恬静,或凝重……至于奇妙的笔画,实是无意之中顺势流露的神来之笔。而这些展品中,好些却因为带着要写出国展品的心理压力,一遍又一遍认真写,是刻意写出来的,缺少了那份生气和神采,感到遗憾和不安。在温哥华时,我就盘算着哪几幅要待合适心情时重新书写。

     回国后,好些朋友问我卖掉几幅。我回答,一幅也没有卖。过去舆论宣传常说某某人书画出境办展览卖掉多少、一幅价卖多高,。我不敢评说其中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夸大甚至虚假,仿佛出国办展就是展销——屡有这种舆论,便在人们头脑中形成这样的概念。这些朋友就是舆论驯育出来的思维。我首次积累出这么多作品够办个完整的书展,好不容易,原就计划温哥华展后全数搬去常州再展一次,然后回到北京汇报展,既定的是展品一件都不能少。这早在准备展品期间就多次与来访的书友和文友说过,也早向负责接待我的加拿大收藏家王博士说过。在开幕隔夜去复看展品布置时,负责接待我的王博士向我建议给每件作品标上价;我说,明天出席开幕式的有中、加两国官方代表更强化了两国文化交流的含义,这比标价出售重要得多。

   有些人出国展览,回来往往自己说卖掉多少,价格如天价,如一件雕刻作品保价自报5000万元,让媒体报道,我觉得荒唐得有点过分。我回来如果也向媒体说卖了多少件,一件几万、几十万元,也无可查证,只是那样便是欺骗媒体愚弄记者,也辱没自己的人格。

   我深信“道”是决定艺术品位高低首要因素。

                                     2010/8/3/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