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浦江客
浦江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26,529
  • 关注人气:61,6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竹枝词说:吴松江上好春风

(2022-09-21 08:30:41)
标签:

文化

历史

文学

随笔

图片

分类: 读书杂谭
竹枝词说:吴松江上好春风
民国初年吴淞江一带的风景老照片  (图片选自上海地方志办公室网)  


竹枝词说:吴松江上好春风
——“竹枝词里话申城”之五:吴淞江 


       我们都说黄浦江是上海的母亲河,其实这句话说得不完全。如果说黄浦江是母亲河,那么苏州河就是资格更老的母亲河。
       说到苏州河,那么苏州河与吴淞江是何关系?我们来听听上海竹枝词怎样来追根溯源。
       生于松江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县)的明初诗人袁凯有一首《江上看花竹枝词》: 

       吴松江上好春风,江上花枝处处同。
       得似鸳鸯与鸿鶒,对对往来锦云中。 

       竹枝词说的“吴松江”与我们要说的“吴松江”是何关系?这就要说到吴松江名称的历史变迁了。据《上海通史·古代卷》记述, 吴松江为吴淞江的古称,一名松陵,又名笠泽。明代归有光编著的《三吴水利录》,收有北宋熙宁年间(1068一1077)郏亶所上奏书二篇,其中仍云“松江”。此后,郏亶之子郏乔在他的书稿中将“松江”说为“吴淞江”,松江始有吴淞江之称,估计就在这一时期。
       又据顾炳权《上海风俗古迹考》记述,在古文献上有记称松江、淞江、吴淞江、吴松江等,这是河道史实的异称。古文献中也有记载为松陵江、笠泽江、青龙江、沪读江的。“苏州河”之名出现在清道光年后,这也是吴淞江下游(上海段)的别称。史志上关于吴淞江的异称,以记“松江”的最普遍。关于“淞”、“松”两字之递变,明清地方志有说:“一名‘吴淞’,因水患,去水从‘松’。”至于吴松江又名松陵、笠泽,实是指吴淞江上游某段之名。
       关于吴淞江的历史变迁,论著颇多。其中,近代地理教育学家褚绍唐在《吴淞江的历史变迁》一文中的论述最为简练清晰:吴淞江是太湖流域通至上海的一条重要航道。全长125公里。今日的河道形成两端狭中段宽的特殊形态,乃是长期自然演变及人为治理的结果。在唐末以前,它源出吴江县以南的太湖口,下游在今上海市区的原江道入海,当时河口宽达10公里。北宋时期由于吴江修筑了长桥,阻拦了太湖下泄的水量,下游出于潮汐倒灌,日益淤浅,以后曾不断进行治理。当时河口已到达南跄浦口,此口在南宋初期淤没。南宋中期由于修建了里护塘,阻断了东江下游出口,迫使浙江北部平原的水流均汇入黄浦,使黄浦日益增大,但它仍为吴淞江的支流。明清时期,吴淞江上源太湖口逐渐浅狭,遂以瓜泾口为正源。明代中叶下游引入今道,成为黄浦江的支流。清代初期下游曾修建老闸及新闸,中期又开凿黄渡越河,遂形成今日的全部河道。
       袁凯的竹枝词对吴松江的景色赞美之词,并不偶然。古往今来,赞美吴淞江的诗文不计其数。晋人张翰有《思吴江歌》,其中有句:“秋风起兮佳景时,吴江水兮鲈鱼肥。”唐代文人赋咏松江诗文更多,如张志和《渔父词》、陆龟蒙《松江蟹舍赋》等,再如韦应物诗“松江献白鳞”,白居易诗“水鲙松江鳞”等,至于如“松江蟹舍主人欢”、“震泽平芜岸,松江落叶波”等诗句更多,也颇有意趣。
       上海竹枝词中还有不少赞美吴淞江美景的作品,如王鸣盛的《练川杂咏》: 

       震泽西连宝带桥,吴淞东去水迢迢。
       津亭日暮风和雨,半是江声半海潮。 

       再有竹枝词中一些诗句:“渔庄蟹舍隐苍苍,百里松陵一苇杭。”(丁宜福《申江竹枝词》)“吴淞江上泊舟齐,潮去潮来浪拍堤。(余槐青《上海竹枝词》)由此可见,袁凯“吴松江上好春风”之说并非虚赞,这些诗句描绘了吴淞江江水迢迢,船来船往,沿江渔庄蟹舍隐隐,江桥津亭连连的美丽景色。
       当然,上海竹枝词的有价值之处,还在于它对吴松江水利疏通的记述和呼吁。清代著名书画家王鸣韶有竹枝词《和练川杂咏》: 

       御史河开好往返,三江依旧水潺潺。
       一龙浚治原前定,短艇初通鹤颈湾。 

       王鸣韶原注:“刘凤《续吴录》:嘉定尹龙晋,以御史浚吴淞江,民大被利,名之“御史河”。方凿地时,获一石,刻云,“得一龙,江通”,盖予记之矣。鹤颈湾,水名。”说的是,明朝年间,吴松江嘉定河道百年以来被泥沙淤塞,致使水流不畅。有个叫尹龙晋的御史左官,率众疏浚江河道,当地老百姓得到好处,将吴淞江嘉定河道命名为“御史河”以志纪念。《续吴录》还记载,明万历年间,时任巡抚的海瑞又对御史河进行了疏浚,此后又设专门官员督视多年。“盖吴利水稻,其丰穰,惟在水之节宣得其所。”
       至于竹枝词所言“一龙浚治原前定”,提到的“龙”,系民间传说中的“海龙王”。当时吴淞江久湮,民间流传童谣唱道:“要开吴松江,须等海龙王。”这首童谣反映了疏浚河道的艰难,同时也表达了沿河百姓的迫切愿望。
       据《上海通史·古代卷》记述,宋时的松江,自太湖分流,经吴江县东南,过甫里,经华亭,入青龙镇,自湖至海凡260里。在华亭境内,松江流过淀山湖后,先后合赵屯浦、大盈浦、顾会浦、崧子浦、盘龙浦五大浦,水势颇壮。当时人有吴淞江“故道深广,可敌干浦”之说,可见,早些时候河道更为宽阔。“上承太湖,直流注海,湍悍清驶,海潮不得停滞”,吴淞江的宽广通畅,对于太湖下游排泄灌溉,减少水患起到重要作用。
       自唐宋以后,娄江、东江或湮或塞,功能日衰,吴淞江成为太湖下游主要的泄水通道。当地人利用水乡河道,内以围田,外以围水,称之为“圩田”,“盖河高而田在水下,沿堤通斗门,每门疏港以溉田,故有丰年而无水患”。华亭县通过兴修海塘堤岸,“得美田万余顷”,每年出谷数十万斛,成为太湖流域农业的新兴发展区。然而,圩田的推广对水利的危害性逐渐暴露。及至宋元,沿江占荡圩田,强毁堤岸,涸湖为田,霸占河道,以致围田占水现象愈演愈烈,吴淞江日渐狭缩。
       当然,吴淞江壅塞的原因十分复杂,除人为的围田占水,造成水流不畅,水量大减,还有其他因素。譬如,吴淞江河道过于弯曲,太湖入江至海有“五汇四十二湾”,水行迂滞,不能径达于海,再加上圩田增多,水流愈阻。还有为便于行走、纤夫拉纤等需要,历代在江上架桥,水洞常常被任意阻塞,使得吴淞江水势在太湖一出口即受阻挡。更有甚者,宋朝时吴淞江下游青龙镇西北的安亭港,监司为了制止走漏商税,竟堵塞江流,以截留税收,更加重了吴淞江的湮塞程度。此外,太湖流域地体下沉,下游海岸线又不断向东伸展,河道沙涂不断延长,故而极易引起淤塞,以致一些地方出现“潮沙淤塞,已成平陆”的严重局面。
       对吴松江的现状,历代官员频繁巡视,文人学士竞相上书进治水良策,在竹枝词里也有呼声。如清光绪年间丁宜福《申江竹枝词》:“今日东南说水利,不知谁是海龙王?”,清光绪年间顾翰《松江竹枝词》:“水利不妨传异国,何须再待海龙王。”他们已经不再相信传统的“龙王”神话,开始呼吁寻找当代的治河能人,甚至开始眼光“传异国”,呼吁汲取国外的先进治河经验。
       俗话讲:“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历史上“去水迢迢”,船来舟往的吴松江,上海境内的几段河流竟“仅如沟洫”。令人沮丧的是,尽管开浚次数愈来愈多,最终还是不能恢复往日“深广可敌千浦”的吴淞江,而且常常随浚随淤。水流与泥沙问题没有得到合理解决,是它的症结所在。这时,太湖下游急切需要寻找新的出海干流。于是,天佑上海,上海境内新的出海干流——黄浦江“异军突起”。 


竹枝词说:吴松江上好春风
(上图)吴淞江的历史变迁图(下左图)古代上海吴松江
(下右图)民国初年吴淞江河道和桥梁景象
 

       注一:上海竹枝词是一部“诗性”风土志。从题材内容看,上海竹枝词的描写对象可分为三类:一是上海的风土民俗;二是上海的历史掌故、社会变迁;三是山川形胜、时尚百业。这些竹枝词构成了上海地域文化传统与地方性知识的表述。上海素有创作竹枝词的传统,自元代以降,积累了大量的竹枝词。无论是常年生活于上海本土者,还是客居他乡的游子,或是寓居于沪的文人游客,都创作了为数众多、有关上海的竹枝词。上海风俗史专家顾炳权编著的《上海历代竹枝词》与《上海洋场竹枝词》两部上海竹枝词集大成之作,收录了8000余首竹枝词。本文所引上海竹枝词,皆摘自顾老著作。
       注二:袁凯,生卒年不详,字景文,号海叟,明初诗人,以《白燕》一诗负盛名,人称袁白燕。松江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县)人,洪武三年(1370)任监察御史,后因事为朱元璋所不满,伪装疯癫,以病免职回家,终“以寿终”。著有《海叟集》4卷。
       王鸣盛(1722—1798)清江苏嘉定人,字凤喈,号西庄,又号礼堂、西沚。乾隆十九年进士。自编修历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以事降为光禄寺卿。南还居苏州三十年,卒于嘉庆二年十二月。工诗文,精史学,亦通经学。有《尚书后案》、《十七史商榷》等文集。
       王鸣韶(1732—1788)清代书画家,后四王之一。原名廷谔,字夔律,号鹤溪,一号鹗起,新阳(今江苏昆山)人,兄王鸣盛。濡染家学,善诗治古文,以清简为上。著逸野堂文集,刻江左十二子诗。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