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浦江客
浦江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39,350
  • 关注人气:61,6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武松染疫说四大名著瘟疫叙事

(2022-06-29 14:38:12)
标签:

文化

历史

文学

随笔

分类: 读书杂谭

 

从武松染疫说四大名著瘟疫叙事
四大名著之《水浒传》众好汉图画  (图源网络)

 


从武松染疫说四大名著瘟疫叙事


  
       读过《水浒传》的朋友,还记得宋江和武松初次见面的尴尬场景吗?

       《水浒传》第二十二回,讲到宋江坐楼杀惜之后,逃到柴进庄上躲避。柴进久闻及时雨宋公明的大名盛情款待,不料宋江夜深酒酣,出至东廊躲酒,步履踉跄,恰好踩在火掀柄上,将火掀里的炭火都掀在一位在廊下烤火的好汉脸上。这位好汉跳将起来,就要打宋江,幸亏柴进随后赶来劝解。原来那好汉正是武松,于是与宋江两下相认。

       武松为何孤身一人在廊下烤火?原来他在清河县打伤人后逃到柴进庄上,后来听说那人未死,于是准备回乡寻哥哥武大,不想染患疟疾,不能够动身回去。却才正发寒冷,在那廊下烤火。武松这位“身躯凛凛,相貌堂堂”的壮汉怎么也会患疟疾?据现代医家分析,武松所患的是传统中医所讲的“夏伤于暑”所导致的“秋疟”。武松青春正盛,一向身体强健,可能平日疏于保养,盛夏未免贪凉,加之身负重案在逃,心境未免失落灰暗,免疫力自然就下降,疟疾就这样找上门来了。小说第二十八回里,武松对施恩亲口说过:“我去年害了三个月疟疾。”这种传染病的痛苦体验,成为了打虎英雄的终生噩梦。

       其实,《水浒传》就是以北宋嘉佑年间瘟疫流行为背景开端的。《水浒传》第一回的开篇这样写道:“嘉祐三年上春间,天下瘟疫盛行,自江南直至两京,无一处人民不染此症,天下各州各府,雪片也似申奏将来。且说东京城里城外军民死亡大半,开封府主包待制亲将惠民和济局方,自出俸资合药,救治万民。那里医治得,瘟疫越盛。文武百官商议,都向待漏院中聚会,伺候早朝奏闻天子,专要祈祷,禳谢瘟疫。不因此事,如何教三十六员天罡下临凡世,七十二座地煞降在人间,哄动宋国乾坤,闹遍赵家社稷。”可以说,是瘟疫引出了一百零八将聚会水泊梁山的故事,是瘟疫提供了水浒故事演绎的舞台。

       一部人类文明史,也就是一部人类的战疫史。在过去的几千年中,瘟疫一直都和人类共存,并影响着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方方面面。在中国浩如烟海的唐宋诗词、古典名著、传奇小说中,也留下了很多人类与瘟疫搏战的历史画面和文化记忆。尤其在古代通俗小说里,这种历史画面和文化记忆特别生动传神,当然也包括在今人熟知的《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这四大名著里。

 

       《三国演义》——瘟疫影响战局

       历史上的瘟疫多发生于战乱频繁的年代,作为描写三国历史的文学巨著,《三国演义》虽然没有正面描写疫情,但对疫情影响战局还是有点睛之笔。曹操一统北方后,以不可阻挡之势一举南下,准备击败孙权,一统天下。孙权对局势忧心忡忡,这时,周瑜却对击退曹军胸有成竹,他分析形势说:“驱中国士卒,远涉江湖,不服水土,多生疾病”。虽然小说并没有交代当时在曹营中暴发的是什么传染病,但根据史书记载,在赤壁之战之前的300多年间,赤壁一带有血吸虫病广泛流行。周瑜认为曹军将士是北方人,来自非血吸虫病疫区,很容易感染,而且往往呈急性发作,危害十分严重。故坚信孙刘联军凭“天时、地利、人和”,必定取得赤壁之战的胜利。

 

       《西游记》——“弼马温”的隐喻

       《西游记》第四回,玉帝招安美猴王,传旨官封御马监正堂管事“弼马温”。“弼马温”这个官职在历史上未出现过,是作者的幽默创造。“弼马温”不过是避马瘟的谐音而已,明人谢肇淛在《五杂俎》中对其解读:“置狙于马厩,令马不疫”。意为在马厩里养猴,可以惊扰马群,逼着每一匹马多多奔跑,强健体质,从而增强免疫力。这或许是古人总结出来抵抗瘟疫的朴素之道吧。古代小说里,经常将遇到倒霉、不幸的事称为“遭瘟”,在《西游记》里也经常出现这样的咒骂。八戒去请观音,被红孩儿假扮的观音骗去抓住,说要蒸熟了吃。八戒听了大骂:“泼怪物!十分无礼!若论你百计千方,骗了我吃,管教你一个个遭肿头天瘟!”意思是说:“我是头瘟猪,你们要吃了我就让你们也得瘟病!” 小说将灾祸比作瘟疫,可见当时人们对瘟疫恐怖的破坏力和扩散力,是多么惧怕。



 从武松染疫说四大名著瘟疫叙事

“四大名著”电视剧剧照选

 

 

       《红楼梦》——瘟疫的悲剧性审视

       《红楼梦》里,“风流灵巧”的晴雯因受风凉而得伤寒,因庸医误治,病势日重,转为痨病。王夫人说道:“若养好了,也不用叫他进来,就赏他家配人去也罢了。”此后,沉重而易染人的痨疾,外加小人的中伤,终使晴雯被撵出了贾府,在破陋肮脏中抱屈而亡,甚至死后连完尸都不曾留下。王夫人命赏了十两银子后说道:“即刻送到外头焚化了罢。  女儿痨死的,断不可留!”她被草草火葬,使宝玉错过了相见的最后一面,空留长恨。

       凤姐的女儿巧姐病了,请大夫来诊脉。大夫说:“姐儿发热是见喜了,并非别病。”所谓“见喜”,实际上是凶险无比的传染病——天花。天花重症者常伴随并发症,轻则残疾,重则丧命。巧姐是凤姐的独生女,无论是残疾还是丧命,对于贾府尤其是凤姐都是残忍的打击。凤姐急忙遣医问药,指挥家人做了全方位措施:一面打扫房屋,供奉痘疹娘娘;一面传于家人,忌煎炒等物。外面又打扫净室,款留两个医生,轮流斟酌诊脉下药。十二日不放家去。从《红楼梦》的记述来看,当时连牛痘接种也还没有。幸亏医生竭尽所能,用中药细心调理,精心调节饮食,并做好隔离防护,巧姐终于转危为安,而且没有留下麻子等后遗症。

 

       《水浒传》——瘟疫笔墨的用意

       《水浒传》开篇讲述的瘟疫故事,可以看到朝廷做了四件事:一是赦免罪囚,二是减免税赋,三是烧香祈祷,四是出资办药。虽然小说是虚构的,但是面对瘟疫,古代社会在集体层面的疫情防控手段其实基本如此。从民间的瘟疫防控叙事来说,小说讲到智劫生辰纲的白日鼠白胜“害热病”,其妻子采取了普通百姓医治热病的做法:患热病时,需要发汗,汗出病症就可以减轻。直到今天,人们如果感到头疼脑热,也会捂上被子睡一觉,出出汗就好了。这些古老的抗病经验,时至今日仍然有效。

       在水浒故事世代累积的过程中,诸多关于瘟疫的知识、思想与信仰成为了小说文本的构成要素。有的涉及小说的整体结构, 例如第一回的“张天师祈禳瘟疫,洪太尉误走妖魔”。也有的在情节里被提到,比如武松在柴进的庄上患疟疾,因一场误会结识宋江等。当然,还有一些疫病知识存在于话语层面、人物对话乃至绰号之中。瘟疫对于小说中还有独特的隐喻义,它象征着上天的惩罚。梁山好汉们“哄动了宋国乾坤,闹遍赵家社稷”,与骤然发生的瘟疫一样,是对封建统治合法性的一种质疑和挑战。

 

       四大名著对于瘟疫的叙事,既是用小说映射历史真实的瘟疫,又是用小说重构历史真实的瘟疫。四大名著中的瘟疫叙事是十分丰富的。从小说中可以看出,在瘟疫巨大的破坏力和恐怖的扩散力面前,人的力量是那样微不足道,无法预知、更无法控制,只能把瘟疫等自然灾害归结为超自然力的结果。同时,小说也多多少少反映了人类应对瘟疫的一些方式。四大名著中的瘟疫叙事,有的是生活常识的自然流露,有的则词简意丰,背后却蕴含着源远流长的中国古代抗疫文化。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