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浦江客
浦江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39,350
  • 关注人气:61,6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左宗棠晚年为何“好骂人”

(2022-03-29 02:08:00)
标签:

历史

文化

清史

读书

随笔

分类: 窥史议政

左宗棠晚年为何“好骂人”
晚年左宗棠留影 (图源网络)

 


左宗棠晚年为何“好骂人”



       今见文章,说左宗棠晚年“好骂人”,“西征以后再没干什么值得一提的事业”。笔者不以为然,认为从左宗棠的史实及性格可有一番研讨。

       左宗棠晚年“好骂人”的轶闻,并非无稽之谈,晚清不少史料均有记述。

       据《清朝野史大观》记载,左宗棠自同治甲子与曾国藩绝交以后,“彼此不通书问”。同治丁卯年,左宗棠任陕甘总督入关剿贼,恐怕曾国藩“隐扼我饷源败我功也”,但曾国藩为西征筹饷始终不遗余力,左宗棠能够肃清陕甘及新疆,“文正实助成之”。然而,左宗棠“不肯认也”,而且“每接见部下诸将必骂文正”,以至于诸将背后抱怨:“大帅自己不满意曾公也就算了,何必在我们面前嚼舌。并且其理不直,其说不圆,颠来倒去就是这么几句话,我们听得耳朵都生老茧了。”同治十一年,曾国藩去世,左宗棠寄去挽联痛悼,并致信曾国藩儿子曾纪泽,措辞颇为恳挚。大家以为左宗棠意气从此可以平复了,光绪六年他也奉旨进京入军机处,可是据前去拜谒他的官员回忆,左相的话还是很多,主题还是讲述自己在西陲的功绩,还是在骂曾国藩。

       另据长期在曾国藩手下做幕僚的薛福成回忆,光绪十年左宗棠出任两江总督,道员潘季玉初次谒见左相,才寒暄了几句,提到西北边陲之事,左相马上就自述他在西北的功绩,喋喋不休,令人无法插话。不一会儿,左相就开始骂曾文正公,骂个没够。侍者见天色已晚,就端起茶杯放在左相手中,并高喊“送客”,潘道员只好不得不告辞出来。过了一天,左相下请帖招潘前去饮酒。潘以为这下可以乘机谈谈地方公事了,没想到刚刚才入座,左相就开始骂曾文正公。直到散席,他的骂声仍然像涌泉一般。过了几天,潘道员前去告辞,左宗棠一开始就骂曾国藩,接着就讲述西北边陲的事,最后又骂李鸿章和沈葆桢,其大意是他们本来就远远不如自己,当初就不需要他们出力。侍者又高喊送客,潘道员起身正准备说几句关于地方的公事,左宗棠又把话引到西北边陲的事上,客人只好快步而出。

       曾左交恶是晚清史上的一段公案,孰是孰非难以公断。左宗棠晚年意气用事,好骂人自有史载,但如果说左宗棠晚年只知骂人,却再没干什么值得一提的事业,却是不公正的。

       光绪六年七月,年近七旬的左宗棠奉召入京,先以大学士任军机大臣、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管理兵部事务,后离京出任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履任后,他重视兴修水利和整顿盐务,试图推行票盐制,即取消官府授予某些商人的运销特权,允许商人领票买盐,在按规定纳税后自由贩运食盐,旨在“裕课、便民、恤商”,增加税收,便利民生,发展经济。他还推动建立了徐州利国驿煤铁矿,并为该矿申请减税,扶持商人资本的经营。光绪九年,法国加紧侵略越南继而进犯中国,左宗棠力主抵抗,以七旬之身亲自巡视长江防务指导战备。

       光绪十年夏,法军突袭马尾军港,中法宣战。左宗棠出任钦差大臣,督办福建军务。他受命后立即赶赴前线进驻福州,组织防务,遣兵援台。光绪十一年四月,清廷下令停战求和,签订有损主权的《中法会订越南条约》,左宗棠深为叹息。出于对国事的担忧,他上书奏请专设“海防全政大臣”,统一指挥海军兵船。光绪十一年七月二十七日,积劳成疾的左宗棠在福州病逝,临终时仍念念不忘处于危难中的祖国,对中法越南之战未能“大伸垯伐,张我国威”,深感“遗恨平生,不能瞑目”。

       至于左宗棠晚年“好骂人”,不能管中窥豹,只见一斑,而应鞭辟入里,洞见症结。究其原因,应该说是各种原因复合而成。首先应是其性格使然。左宗棠的性格,史料记载为“性端严,少忤之,必遭呵斥”。老左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火爆,分明一个“湖南橛子”,严肃得不行,开不起玩笑,稍微犯着他,必定是一顿好骂。

       其次不能不说是与曾国藩交恶所致。左宗棠与曾国藩是同乡,又是姻亲,关系友善。在与太平军作战中,这两人加上李鸿章被称为“曾左李”,战功卓著。金陵被攻克以后,曾左两人因战功奏报发生矛盾而互相攻击,于是彼此断绝通讯往来。据曾为左、曾举荐过的陈子庄回忆,曾国藩虽然记恨左宗棠,但待左宗棠居心公正。而左宗棠虽在各种场合骂曾国藩,但在曾公死后,左极重之,在挽联中对曾国藩评价甚高。他在给儿子的家书中袒露心声:我与曾国藩所争的是有关军国大计方面不同的意见,而不是争权竞势所能比的。


 

左宗棠晚年为何“好骂人”

(上图)晚年左宗棠看书的照片(下图)左宗棠与醇亲王合影



       再者,与左宗棠当京官环境不适亦有关系。光绪六年,年近七旬的左宗棠奉诏入京,却对京官环境极不适应。他天性豪爽,锋芒毕露,对一切都不放在眼里。他还拿在地方当一把手的方式对待下属和同僚,引发了方方面面的矛盾,据《清史稿》记载:“然值军机、译署,同列颇厌苦之,宗棠亦自不乐居内,引疾乞退”。

       当然,这也与“老年病”是有关系的。左宗棠晚年病痛缠绕,左眼已经完全失明,右眼也渐渐不太好使。记忆力也衰退得十分严重,经常是刚读完一份文件或信函,转身就将内容忘得一干二净,身心极其疲惫。与此同时,心理也在发生变化。

       怀旧即是一种。喜欢回忆过去,常常追忆往事并沉浸其中,特别是对一些感到自豪和值得夸耀的事情,不厌其烦地反复讲述。失落感也是一种。退出原先的岗位后,角色的转变使他极不适应,说话不好使了,上下同僚脸色变了,好多努力都打了水漂,进京后又接连遭遇三次弹劾,非常郁闷,生活和社会中的不平衡,造成了强烈的失落感。这种心态特征在左宗棠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于是发牢骚,好骂人变成了发泄的方式。

       左宗棠,戎马一生,兢兢业业,战天国、兴洋务、平甘陕、收新疆,功勋卓著,乃晚清一代名臣。但晚年的左宗棠逢人便讲西征、骂曾国藩,群僚皆以为苦,颇有怨言,被人广为诟病。然而,瑕不掩瑜。左宗棠一生最大的贡献就是收复新疆,成为晚清腐败政治中一道光耀的亮点,为中国保住了一百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因此,梁启超先生说左宗棠为“五百年来第一伟人”,毫不为过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