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舟
一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9,678
  • 关注人气:1,0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一舟推荐:适合朗诵的当代诗歌(顾城45首)下

(2012-02-08 09:38:12)
标签:

适合朗诵

当代诗歌

顾诚

一舟朗诵

任性的孩子

风的梦

文化

一舟推荐:适合朗诵的当代诗歌(顾城45首)

    最近帮几个城市的朗诵会策划节目,草草翻看了上万首当代诗歌作品。找出一些在内容、节奏和篇幅上比较适合朗诵的作品。陆续整理后贴出来和朋友们分享。希望能在朗诵与当代诗歌的结合上有所益处吧。

31
、希望者

 

你醒来——
缓缓地转动头颅
让阳光扫过思维的底层
扫过微微发涩的记忆……
呵,你睡了多久?
自从灰蝶般脆弱的帆
被风暴揉碎
自从诗页和船的骨骸
一起漂流
自从海浪把你的“罪行”
写满所有沙滩
那死亡,那比死亡更可怕的麻痹
就开始了

过去(说):
还不满足吗
你这叛逆的子孙
你醒来——
知觉的电流开始发热
锤击一样的脉跳

也开始震响
梦碎了
化作无数飞散的水鸟
化作大片大片明亮的云朵……
你慢慢地抽动四肢
在太阳和星群间崛起
毛发中的砂石在簌簌抖落
犹如巨大的植物离开了泥土
离开了那海藻般腐败的谣言
把召唤升上太空……

现代(说):
你在这里呀
我骄傲的孩子

你醒来——
海退得很远,山在沉默
新鲜的大地上没有足迹
没有路,没有轨道
没有任何启示或暗示
这寂静的恐怖足以吓倒一切
然而,你却笑了
这是巨人的微笑
你不用乞求,不用寻找
到处都有生命,有你的触觉
到处都有风,有你迅疾的思考
你要的一切,已经具备——
自己和世界

未来(说):
不,还有我
你永远、唯一的爱人

 

 

32、梦痕

 


淡黄的眼睫
不再闪动


黑暗在淤积
无边无际
掩盖了
珊瑚般生长的城市
和默默沉淀的历史


我被漂尽的灵魂
附在你的窗前


我看见
诗安息着
在那淡绿的枕巾上
在那升起微笑的浅草地上
发缕象无声的瀑布……


呢喃的溪水
还给我最初的记忆吧


在一滴露水中
我们诞生了
大理石绽开永恒的波纹
象一片磨平的海洋
象寓言般光润
水底白洁的卵石
渐渐开始了游动……


我是鱼,也是鸟
长满了纯银的鳞和羽毛
在黄昏临近时
把琴弦送给河岸
把蜜送给花的恋人


植物呵,你这绿色的孩子
等来的要是秋天呢?
你是常春藤
你拥抱着整座森林
使所有落叶飞上枝头
把洁净的天空重新藏起
呵,不要询问……


夜潮退了,退远了
早晨象一片浅滩


在升起的现实上
我飘散着,盲目的
象冰花的泪
化为缓缓升起的云雾
把命运交给风……


灯,
桔红的灯
没有作声

 

 

33、水乡

 

清明
淡紫色的风
颤动着——
溶去了繁杂、喧嚷
花台布
和那布满油迹的曲调……
这是水乡小镇
我走来,轻轻的
带着丝一样飘浮的呼吸
带着湿润的影子
鲜黄的油菜花
蒲公英,小鹅
偷藏起
我的脚印

我知道
在那乌篷船栖息的地方
在那细细编结的
薄瓦下
你安睡着
身边环绕着古老的谣曲
环绕着玩具
——笋壳的尖盔
砖的印
陶碗中飘着萍花
停着小鱼
甲虫在细竹管里
发出一阵噪响……

我听见
鸟和树叶的赞美
木锯的节拍
橹的歌
拱桥和兰叶弧形的旋律
风,在大地边缘
低低地询问……
我感到
绿麦的骚动
河流柔软的滑行
托盘般微红的田地上
盈溢的芳香……
呵,南方
这是你的童年
也是我的梦幻
……
嗯,你喜欢笑
虽然没有醒
是找到了,板缝中
遗落的星星?
那僵硬的木疖
脱落着
变成花香和雾的涌泉
北风,和东方海的潮汐
在你的银项圈中
回旋,缓缓……
是父亲绵长的故事?
是母亲
不愿诉说的情感?
……
我走过
像稀薄的烟
穿过堂屋、明瓦
穿过松花石的孔隙
穿过一簇簇拘谨的修竹
没有脚印
没有步音
排门却像琴键
发出阵阵轻响
在你暂短的梦里
我走了
我走向四面八方——
走向森林
踏入褐菌的部落
走上弯弯曲曲的枝条和路
跃过巧妙起伏的丘陵
走向沙洲
走向大江般宽阔的思想
走向荆条编成的诗
藏进蜂窝、鸟巢
走向即将倒坍的古塔
烟囱,线架的触角
渗入山岳
——勇士的内心
潜入海洋
永不停息的吻……

在你醒来时
一切已经改变
一切微小得令人吃惊
现实只是——
蛛网、青虾的细钳
还在捕捉夜雨的余滴
梦的涟漪……

将归来
已经归来!
踏上那一级级
阴凉温热的石阶
踏上玄武岩琢成的
圆桌的柱基
在小竹门外,在小竹门外
作为一个世界
把你等待

 

 

34、思想之树

 

我在赤热的国土上行走

头上是太阳的轰响

脚下是岩浆

                    我没有鞋子

                    没有编造的麦草

                    投下浑圆的影子

                    我只有一颗心

                    常常想起露水的清澈

                    我走过许多地方

                    许多风蚀的废墟

                    为了寻找那些

                    值得相信的东西

                    我常看见波斯菊

                    化为尘沫,在热风中飞散

                    美和生命

                    并不意味着永恒

                    也许有这样一种植物

                    习惯了火山的呼吸

                    习惯了在绝望中生长,

                    使峭壁布满裂纹

                    习惯了死亡

                    习惯了在死神的金字塔上

                    探索星空

                    重新用绿色的声音

                    来呼唤时间

                    于是,在梦的山谷中

                    我看见了它们

                    棕红色的巨石翻动着

                    枝条伸向四方

                    一千枚思想的果实

                    在夕阳中垂落

                    渐渐,渐渐,渐渐

                    吸引了痛苦的土地

 

 

35、设计重逢

 

沾满煤灰的车辆
晃动着,从道路中间滚过
我们又见面了
我据说老了
已经忘记了怎样跳跃
笑容象折断的稻草
而你,怎么说呢
眼睛象一滴金色的蜂蜜
健康得想统治世界
想照耀早晨的太阳和面包

车站抬起手臂
黑天中却垂下了它的触角

你问我
在干什么
我说,我在编一个寓言小说
在一个广场的边缘
有许多台阶
它们很不整齐,象牙齿一样
被损坏了,缝隙里净是沙土
我的责任
是在那里散步
在那研究,蚂蚁在十字架上的
交通法则

当然这样的工作
不算很多
天快黑了
走吧,转过身去
让红红绿绿的市场在身后歌唱
快要熄灭的花
依旧被青草们围绕
暖融融的大母牛一边微笑
把纯白的奶汁注入黑夜

在灵魂安静之后
血液还要流过许多年代

 

36、在淡淡的秋季

 

在淡淡的秋季
我多想穿过
枯死的篱墙,走向你
在那迷蒙的湖边
悄悄低语
唱起儿歌
小心地把雨丝躲避


——生命中只有感觉
生活中只有教义
当我们得到了生活
生命便悄悄飞离
像一群被打湿的小鸽子
在雾中
失去踪迹

 

不,不是这支歌曲
在小时候没有泪
只有露滴
每滴露水里
都有浅红色的梦——
当我们把眼睛微微闭起

 

哦,在暗淡的秋季
我没有走向你
没有唱,没有低语
我沿着篱墙
向失色的世界走去
为明天的歌
能飘在晴空里


       
一九八〇年八月

 

 

37、老人之一

 

      
  
  
       
顾城
老人
坐在大壁炉前
他的额在燃烧

他看着
那些颜色杂乱的烟
被风抽成细丝
轻轻一搓
然后拉断

迅速明亮的炭火
再不需要语言

就这样坐着
不动
也不回想
让时间在身后飘动
那洁净的灰尘
几乎触摸不到

就这样
不去哭
不去打开那扇墨绿的窗子
外边没有男孩
站在健康的黑柏油路上
把脚趾张得开开的
等待奇迹

 

38、老   之二

在玻璃外边
有人说:病了
我就想到你

走廊从一个地方开始
又转弯
你住在北边
每天都在北边、
二十年了
门外是门是屋子,是阳台
窗外是窗子,是阳台
下边很深
据说有土地

永远是北窗
明晃晃的中午,都一样
南边,空着
放凉了糖水一样的阳光

永远是北窗
从床的一头观看
目光小心地,终于没碰到什么
放松一下
鸽子会在屋顶上出现

门动了动
没有人
门下有一线光亮,没有
北边是清淡的
像是没有茶叶的茶水
没有人和你说话

你的女儿死了,很早
在路上
那是她的红箱子,她的钟
她的女儿长大了
在为她的女儿工作

今天,风真大
就想想她吧
所有的线都断了
穿不上了,还有东西要补
影子总在那,在窗外
总比玻璃平静

有过一个铜壶
旧的,放在火上
干枯的树枝在相互抚摸
唱吧:把阳光还给太阳
每一次倾注
都使灰尘翻腾

多好哦,多好
死是暖和的
台阶是危险的
所有人都爱过一次
醒来,并不奇怪

 

 

39、郊外 
  
  一个泥土色的孩子
  跟随着我
  象一个愿望
  
  我们并不认识
  在雾蒙蒙的郊外走着
  不说话
  
  我不能丢下她
  我也曾相信过别人
  相信过早晨的洋白菜
  会生娃娃
  露水会东看西看
  绿荧荧的星星不会咬人
  相信过
  在野树叶里
  没有谁吃花
  蜜蜂都在义务劳动
  狼和老树枝的叹息
  同样感人
  
  被压坏的马齿苋
  从来不哭
  它只用湿漉漉的苦颜色
  去安慰同伴
  
  我也被泥土埋过
  她比我那时更美
  她的血液
  象红宝石一样单纯
  会在折断的草茎上闪耀
  她的额前
  漂着玫瑰的呼吸
  
  我不能等
  不能走得更快
  也不能让行走继续下去
  使她忘记回家的道路
  
  就这样
  走着
  郊野上雾气蒙蒙
  
  前边
  一束阳光
  照着城市的侧影
  锯齿形的烟
  正在飘动
  
  19826

 

 

40、我要编一只小船

 

我是青草渺小的生命
我没有办法长大
我只想,去一个
没有大象和长铁链的地方
去到那里伟大,我只有
不停地在河岸上奔跑
去收集午后松软的香蒲草
和太阳光,我想
编一只小船
船上有两个座位
我让识一个不哭的布娃娃
她不害怕时胆子很大
她敢在绿窗台上单独
演奏,她有好几块动物饼干
我还没说:咱们一起
去横渡世界

在我疲倦的时候
我就靠着去年的
干树枝,去想象对岸的风景
——那里的小房子会睁眼睛
那里的森林都长在强盗脸上
那里的小矮人
不上学就能对付螃蟹和生字
靠着……有次,我听见
雨在两块盾牌后和谁说话
他们是在商量
一个计谋,叫那些
金黄金黄的小花去学拼音
去到小路上,欢迎外宾
在必要的时候
把所有泪水都变成
甜的,包括委屈的光亮
我不是红蜜蜂
不关心泪水的营养
我很忙,我要编那只小船
我要去对岸
去那个没有想好的地方
我觉得有人等我
在发烫的梦里有
麦芽糖熔化
我很忙,我的河岸
已经破碎,已经被
宽阔的夏天淹没
我很忙,水流已经覆盖了一切
无声的水草在星星中
飘动,在不断延长
那毛绒绒的影子,我很忙
有人等我,是谁相信了有对岸
有海洋,也有东方

我要去世界对岸
我需要船、需要一个同伴
我要帆,要像水鸟那样
弓起翅膀,在空气中
划下细细的波纹
我要去对岸,我编那只船
直到太阳的脖子酸了
阳光被宽树叶一根根剪断
直到香蒲草被秋天拿去做窝
暗红的灌木中光线很暗
直到冬天,直到月亮
被冻在天上,像个银亮的水洼
群山背过身去睡觉
谁也不说活,直到
那个不哭的布娃娃哭了,以为
对岸已经到达

 

 

 

41、来临

 

请打开窗子,抚摸飘舞的秋风
夏日象一杯浓茶,此刻已经澄清
再没有噩梦,没有蜷缩的影子
我的呼吸是云朵,愿望是歌声

请打开窗子,我就会来临
你的黑头发在飘,后面是晴空
响亮的屋顶,柔弱的旗子和人
它们细小地走动着,没有扬起灰尘

我已经来临,再不用苦苦等待
只要合上眼睛就能找到嘴唇
曾有一只船,从河岸飘向陡壁
阳光象木浆样倾斜,浸在冰凉的梦中

呵,没有万王之王,万灵之灵
你是我的爱人,我不灭的生命
我要在你的血液里,诉说遥远的一切
人间是陵园,覆盖是回忆之声

 

 

42、分别的海

 

我不是去海边 
取蓝色的冰 
我是去海上捕鱼 
那些白发苍苍的海浪 
正靠在礁石上 
端详着旧军帽 
轮流叹息 

你说:海上 
有好吃的冰块在漂 
别叹气 
也别捉住老渔夫的金鱼 
海妖象水螅 
胆子很小 
别捞东方瓶子 
里边有魔鬼在生气 

我没带渔具 
没带沉重的疑虑和枪 
我带心去了 
我想,到空旷的海上 
只要说,爱你 
鱼群就会跟着我 
游向陆地 

我说:你别关窗子 
别移动灯 
让它在金珐琅的花纹中 
燃烧 
我喜欢精致的赞美 
象海风喜欢你的头发 
别关窗子 
让海风彻底吹抚 

我是想让你梦见 
有一个影子 
在深深的海渊上飘荡 
雨在船板上敲击 
另一个世界是没有呼喊 
铁锚静默地 
穿过了一丛丛海草 

你说:能听见 
在暴雨之间的歌唱 
象男子汉那样站着 
抖开粗大的棕绳 
你说,你还能看见 
水花开放了 
下边是 
乌黑光滑的海流 

我还在想那个瓶子 
从船的碎骨中 
慢慢升起 
它是中国造的 
绘着淡青的宋代水纹 
绘着鱼和星宿 
淡青水纹是它们的对话 

我说,还有那个海湾 
那个尖帽子小屋 
那个你 
窗子开着,早晨 
你在黑发中沉睡 
手躲在细绵沙里 
那个中国瓷瓶 
还将转动 

 

43、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走了那么远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你说
它在窗帘后面
被纯白的墙壁围绕
从黄昏迁来的野花
将变成另一种颜色

走了那么远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你说
它在一个小站上
注视着周围的荒草
让列车静静驰过
带走温和的记忆

走了那么远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你说
它就在大海旁边
像金桔那么美丽
所有喜欢它的孩子
都将在早晨长大

走了那么远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我们喜欢葡萄

 

 

44、我不知道怎样爱你

 

我不知道怎样爱你

走私者还在岛上呼吸
那盏捕蟹的小灯
还亮着,红的
非常神秘,异教徒
还在冰水中航行
在兽皮帆上擦油
在桨上涂腊
把底舱受潮的酒桶
滚来滚去

我不知道怎样爱你

岸上有凶器,有黑靴子
有穿警服的夜
有拉衬衣,贝壳裂了
石灰岩一样粗糙的
云,正在聚集
正在无声无息地哭
咸咸低,哭
小女孩的草蓝里
没放青鱼

我不知道怎样爱你

在高低不等的水洼里
有牡蛎,有一条
被石块压住的小路
通向海底,水滴
在那里响着
熄灭了骤然跌落的火炬
铅黑黑的,凝结着
水滴响着
一个世纪,水滴

我不知道怎样爱你

在回村的路上
我变成了狗,不知疲倦地
恫吓海洋,不许
它走进,谁都睡了
我还在叫
制造着回声
鳞在软土中闪耀
风在粗土中叹气
扁蜗牛在舔泪迹

我不知道怎样爱你

门上有铁,海上
有生锈的雨
一些人睡在床上
一些人飘在海上
一些人沉在海底
彗星是一种餐具
月亮是银杯子
始终飘着,装着那片
美丽的柠檬,美丽
别说了,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自己

1983
2

 

45、倾听时间

 

钟滴滴嗒嗒地响着
扶着眼镜
让我去感谢不幸的日子
感谢那个早晨的审判
我有红房子了
我有黑油毡的板棚
我有圆咚咚的罐子
有慵懒的花朵
有诗,有潮得发红的火焰

我感谢着,听着
一直想去摸摸
木桶的底板
我知道它是空的、新的
箍得很紧
可是还想
我想它如果注满海水
纯蓝纯蓝的汁液
会不会微微摇荡

海水是自由的
它走过许多神庙
才获得了天的颜色
我听见过
它们在远处唱歌
在黄昏,为流浪者歌唱
小木桨漂着,它想家了
想在晚上
卷起松疏的草毯

好像又过了许多时候
钟还在响
还没说完
我喜欢靠着树静听
听时间在木纹中行走
听水纹渐渐地扩展
铁皮绝望地扭着
锈一层层迸落
世界在海上飘散

我看不见
那布满泡沫的水了
甚至看不见,明天
我被雨水涂在树上
听着时间,这些时间
像吐出的树胶
充满了晶莹的痛苦
时间,那枝会嘘气的枪
就在身后

听着时间,用羽毛听着
一点一点
心被碾压得很薄
我还是忽略了那个声响
只看见烟,白的
只看见鸟群升起,白的
猎狗丢开木板
死贴住风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