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V欧阳东方
V欧阳东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11,636
  • 关注人气:3,4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24,滴水成冰“水军”在干啥?

(2018-12-07 20:12:41)
标签:

杂谈

—24,滴水成冰“水军”在干啥?

—24,滴水成冰“水军”在干啥?

—24,滴水成冰“水军”在干啥?

—24,滴水成冰“水军”在干啥?

—24,滴水成冰“水军”在干啥?

—24,滴水成冰“水军”在干啥?

—24,滴水成冰“水军”在干啥?

—24,滴水成冰“水军”在干啥?

—24,滴水成冰“水军”在干啥?


零下24摄氏度,是什么样子?
手离开了手套,1分钟就会感觉冻的刺骨的生疼。大地都是僵硬的。
12月7日5时30分,笔者看到刚给1133次客车上完水的李义,带着浑身的冰碴就冲进了四五站台的小屋,“客车上水口冻了,上水时第一股子就喷了一身,瞬间喷在身上的水就结成了冰,眉毛上都带了冰碴”,上水工李义开玩笑说自己又中彩了。
5时40分,天津开往兰州西885次预告,站在上水井旁边,迎面开过来的列车裹挟刺骨的寒风钻进防寒服,瞬间的裸意让人激灵灵打着寒战。
客车上水工葛恒成逐一摸着11号12号13号车厢的注水口,冰凌挂在注水口上,他要判断注水口是否冻住了,冻住的注水口是上不了水的。
在13号车厢上水井处,葛师傅吃力的拉拽着上水管,严寒把上水管冻的“倔犟”的失去了往日的“温柔”,僵硬的上水管在葛师傅像纤夫一样猫着腰拉拽中,不情愿的伸展着。
接好了水管的葛师傅,用上水钥匙打开上水阀,没有水;打开电动操控,同样没有水。葛师傅对笔者说天太冷了,这个上水管被冻住了……。
25分钟后,列队返回上水工区的“水军”们,办了两件事儿。
一是脱掉了和冰箱冷冻室有的一拼的棉鞋,换上拖鞋取暖,让已经冻的有些失去知觉的脚迅速感觉室内的温暖。
二是抓紧时间喝一杯姜糖水,暖胃驱寒。
上水工李义、倪文彬在通过地道返回工区途中,还主动帮助一个从K695次列车上下车的老年乘客抬起轮椅,送出了地道。
在工区屋里坐了25分钟,“水军”门像触电一样,从沙发上“弹”起来,1分钟后穿戴整齐武装齐备的“水军”再次出发了,给邯郸开往银川的K217次客车上水。
“水军”祁枢告诉笔者,加上预告、早进站、上水时间,每趟车也要30分钟结束。
这个冬天的脚步较往年是温和的,但这个冬天的寒流确是超前的,祁枢告诉笔者零下24度的天气在大同应该发生在12月底,今年来的有点突兀,有点残暴。(张志威 党华)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