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xieyong
xieyo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7,522
  • 关注人气:4,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瓶粟斋诗话》补遗

(2015-03-05 19:55:56)
标签:

军事

《瓶粟斋诗话》补遗

                                        谢 泳

张寅彭主编《民国诗话丛编》(上海书店,2002年)中,第五册收有沈瘦东《瓶粟斋诗话》多卷。陈衍《石遗石诗话》后,《瓶粟斋诗话》可能是连续性和时间跨度最长的一部诗话了,尤其是当时旧诗人间的交往史料非常丰富。沈瘦东晚景凄凉,虽然先后任江苏和上海的文史馆员,但著述印行全赖友朋关照,这也造成了《瓶粟斋诗话》随写随刊,铅印油印交错刊行的情况。郑逸梅说:“沈瘦东油印了《瓶知》,那是他的杂札,他的《瓶粟斋诗话》和《续编》,是铅字排印的,此后的第三编,第四、五、六编,即为油印本。既不是同时同地出版,刻写的也不是同一人,所以款式字体很不一致,草率成事而已。他又有一本《谈艺录》,实则也是诗话性质的书”(《郑逸梅选集》第2卷第586页,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1年)。虽然《民国诗话丛编》编者费心搜求,最后还是判断有些《瓶粟斋诗话》“今皆未见,恐已毁于文革中。”我个人感觉,中国现代史料,凡油印过的,一般不会彻底消失,因为油印至少总有几十近百册,这个数量存世的可能性很高。

我所见《瓶粟斋诗话》,油印本,共三卷,33页。书后附有勘误表,刻印装订皆精善。卷前署青浦沈其光瘦东纂稿,朱云樊馨谷校录。《民国诗话丛编》编者说明中未提及这个版本。我用此本与已刊《瓶粟斋诗话》对读了一下,发现内容时有重复,但也有已刊本中未见的文字,需一一比勘方能择出。日后《瓶粟斋诗话》如出完整本,此本似有参考必要。

关于校录者朱云樊,《瓶粟斋诗话》中有一处提到:“朱君馨谷云樊,世居邑之观型堂。朱氏,清末以艺菊名。有园可六七亩,曰蔬园,板桥流水,结构疏野。馨谷年少朴诚,好篆刻,覃精六法,勤于缀辑,乡先生王步香、王韵存遗诗及步香《吴下谚联》等,皆为鸠赀印行”(《民国诗话丛编》第5册第675页)。

上世纪五十年代,沪上旧人诗文集许多是在戴果园家刻印的,戴刻油印诗文集,可能代表了当时油印的最高水平,刻手石贡航、张仁友。诗文集多为大开本小版心,装订也很古雅,由戴刻油印本可以看出旧文化式微期的辉光,旧文人无奈中的细心耐心和从容平静,流露对中国文化发自内心的感情,这些诗文集中至今散发着中国文化的温暖气息。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