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环球科学杂志社
环球科学杂志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77,273
  • 关注人气:6,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DAN追踪非洲象大屠杀现场

(2009-08-26 14:40:34)
标签:

象牙

非洲象

大象

母象

塞卢斯

杂谈

分类: 文章选登

    非法象牙贸易,让象群惨遭屠杀。目前的形势已经比20世纪80年代——非洲象偷猎最猖獗的时期更为严峻。基于DNA分析的新型刑侦手段,也许能斩断偷猎组织的黑手,终止血淋淋的象牙交易。

撰文  萨穆埃尔·K·瓦塞尔(Samuel K. Wasser)
         比尔·克拉克(Bill Clark)
         卡西·劳里(Cathy Laurie)
翻译  蒋青


     1983年,本文的作者之一瓦塞尔在坦桑尼亚塞卢斯野生动物保护区(Selous Game Reserve)边缘考察名叫马朗德威的一小片森林时,偶然发现了两具并排放着的大象头骨。大的头骨是一头母象的,小的头骨非常小,臼齿尺寸只有母象的 1/4。这两具头骨都还没有风化的迹象。护林员解释说,偷猎者先射杀幼象,诱使悲痛的母象走近,趁机杀死它,取走象牙。这种利用大象的高级社会系统和亲情 纽带制造的悲剧,已经在非洲大地上重复了无数次。

     塞卢斯野生动物保护区是非洲最大的保护区,也是偷猎现象最严重的地区之一,1979 年– 1989年间,众所周知的动物大屠杀就有很多在此发生。至少70万头大象在这10年里惨遭杀害,其中7万头就葬身于塞卢斯。1989年,坦桑尼亚野生动物 保护组织新任领导者发起了一项名为Operation Uhai的大型反偷猎倡议。野生动物保护区管理员、警察和军队三方通力合作,有效地打击了偷猎行为。

     接着,坦桑尼亚和其他六国一起加入了一项由联合国主持的协议《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将非洲象列入了1号附录名单。这项公约有 效制止了国际上所有的大象和大象制品交易。有关此项决议的宣传激发了大众的同情心,让人们自觉抵制象牙贸易,对象牙的需求在世界范围内大幅降低,绝大多数 偷猎活动也因此终止。西方国家为非洲的反偷猎活动提供了大量援助,以维持这段难得的平静期。这恐怕是野生生物保护立法史上最为成功的一次,同时,舆论压力 也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但好景不长,这段平静期是如此短暂。部分非洲国家从一开始就反对在非洲实行全面禁猎,而且从未放弃颠覆这项法案。随着西方国家援助告罄,非洲国家只剩下一 大堆反偷猎设备,却再也没有钱对它们实行维护。象牙也日益成为远东一些工业国家新兴中产阶级身份地位的重要象征。这些国家以及美国等富裕国家的需求,使得 高品质象牙价格水涨船高:从2004年的每千克200美元飚升到2007年的850美元,2009年又翻了一番。据中国官方估计,2008年3月,在中国 南方收缴的790千克象牙,其零售价高达每千克6,500美元。

     非洲国家要卖,其他国家要买,承受巨大压力的CITES最终决定放宽象牙市场,允许两种形式的一次性合法交易。无论是哪种形式的交易,象牙都只能取自自然 死亡的个体,或是经合法途径屠宰的有缺陷个体。参与买卖的国家必须提出申请,并证明在控制本国非法象牙贸易方面有所作为。人们还启动了一个监控项目,以确 定合法贸易是否会让偷猎事件更加频繁(不过该项目收集到的数据还不足以回答这个问题)。

     到2006年,已有确凿证据表明,偷猎比禁令颁布前更加猖獗了。仅在这一年,就有25,000~29,000千克象牙在运出非洲的途中被缴获。现在因象牙 贸易而被起诉的风险还很低,全球贸易自由化又让大宗走私变得相当容易。冲着这两点,一些大型犯罪集团也开始染指这类贸易,以求从不断增长的象牙需求中牟 利。由2006年缴获的象牙来估计,每年有超过8%的非洲象从这片大陆上消失(参见下图)。这一死亡率已经超过了象群在最优环境下的年均繁殖增长率 (6%),甚至比触发1989年禁令的年均偷猎致死率(7.4%)还要高。      为了制止这场屠杀,执法部门必须有的放矢,弄清大象到底是在哪里被杀害的。不久以前,研究者还无法通过集装箱里的走私品追踪大象的被害地点:船上的象牙可能在一个国家猎到,在另一个国家加工,再运往第三个国家。

     一旦弄清大象的被害地点,就能向对偷猎打击不力的国家施压;大象被害地区分布图也可以揭示偷猎者的行为方式。如果一船象牙都来自于同一产地,我们就可以下 结论——偷猎者将黑手伸向了特定象群。在这种情况下,执法部门要对付的就是一个有着严密组织的高级偷猎团伙。如果船上的象牙原产地分散,执法者就可以将目 标锁定为各地的一些“散兵游勇”。

     为了将走私品与它们的产地联系起来,我们开发了DNA刑侦方法,以确定偷猎行为在非洲最为集中的地方。这种分子技术方法与那些通过犯罪现场证据(如人类血 液或其他组织样本)来锁定犯罪嫌疑人的手段异曲同工,只不过分析的对象是象牙,我们要做的是把它与非洲象各个种群做比较。

     我们给出的第一批证据,来自2006年两个月内连续缴获的三批象牙。这些走私品一共有11吨,占到2006年缴获量的1/3以上(在2006年这个史无前 例的年份中,没收的象牙走私品多达25,000~29,000千克)。很少能有一个独立的象群可供偷猎者掠夺这么多象牙,如果它们的产地集中于一个相对较 小的区域,那就能够证明,某个庞大的非法象牙贸易团伙是这场屠杀的幕后黑手。

缴获象牙

     2006年7月3日,星期日,中国台湾高雄港:海关人员在对船载货物例行检查时,发现了两只可疑集装箱,他们立即警觉起来。两只集装箱都从坦桑尼亚发往菲 律宾,此前都有过一次取道高雄的记录,运货路径与本次相同。它们似乎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只是在远东各口岸间来回穿梭。海关工作人员查阅了货物装运记录文 件,记录表明集装箱中的货物是剑麻纤维。然而,菲律宾种植着成千上万的纤维作物,所以将剑麻纤维从非洲出口到菲律宾是非常可笑的。于是,检察官决定打开一 只集装箱,看看到底有什么猫腻。果然,60包剑麻中藏着744只象牙。再加上第二只集装箱里的350只象牙,这批走私品共5.2吨,总价值4,600万美 元,在黑市上则可卖到2.1亿美元的高价。

     2006年7月8日,星期六,香港西营盘:在中国台湾缴获大批象牙后5天,一位香港居民反映说,邻居的住所里散发出一股刺鼻的焦味。警察和消防部门迅速出 动,在敲门没有回应的情况下,消防员破门而入。他们发现,屋内竟然有7人正忙着切割和打包象牙,这些象牙重达2.6吨。就此,香港当局缴获了390只象牙 以及121块切割好的加工段。有线索表明,它们都来自东非。

     2006年8月28日,星期一,日本大阪港:日本海关发现了608块象牙原材,可恢复成260只完整象牙,重2.8吨,这是日本象牙收缴量最大的一次。许 多象牙上都用斯瓦希里文(参见第76页照片)编号,这显示它们是从东非运出的。一同运抵的货物中还有17,928只雕刻过的圆柱形象牙制品,很明显是用来 做印章的(虽然象牙目前的一个重要用途是做印章,但实际上这是近些年才发展起来的,历史上的印章多由玉石制成)。但是,日本并未在2006年的CITES 常务委员会议上报告这批私货,因为这次会议将要决定日本是否能成为非洲南部的一次性象牙贸易中的买家。2006年10月7日,日本《朝日新闻》披露了有关 这批非法象牙的消息,日本政府随后也承认他们缴获了这批货物。

     得知有这么一批走私货后,我们向日本方面提出请求,希望获得一些象牙样品,在华盛顿大学保护生物学中心作DNA分析。分析结果可以由提供样品的国家及地 区、国际刑警组织(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简称Interpol)和卢萨卡公约特遣队(Lusaka Agreement Task Force,一个由多个非洲国家共同参与,旨在打击野生动物偷猎行为的合作机构)共享。中国台湾和香港方面自愿提供象牙样品,日本当局却不愿意合作,尽管 我们已经提出了数次请求。

  更多内容,请阅读2009年第8期《环球科学》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