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米克的案例:起死回生

2023-06-08 08:25:23
标签: 健康 教育 情感

赫曼43岁的时候娶了一个死气沉沉的老婆,名叫格蕾特。结婚之后,他们发展出一种仪式化的性行为。首先,他们会沐浴,把自己清洗干净,然后在点着蜡烛的房间里面做爱,还一边听着特别的音乐。这些活动给他带来了深深的快乐以及一种宗教般的体验。

过了两年,格蕾特对这些性仪式就感到厌倦了,开始接受精神分析。赫曼则陷入强迫性自慰。

赫曼的家里有一个狭小而封闭的房间,那里有门无窗。他在这个昏暗的空间里面摆放了床和电脑,每天都会花很多时间待在里面,晚上还会在那里睡觉。这个房间里积存了很多色情杂志,里面有很多裸女图片。他将裸女图片从杂志上切割下来,把它们做成有框拼贴画。他就对着拼贴画自慰。有趣的是,这些女性身体的某一部分有时候会“伸出”边框,仿佛女人正从一个封闭的空间当中浮现出来。

赫曼是被他老婆要求来做精神分析的,他自己似乎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但是,他的性仪式和强迫性自慰已经暴露了他的潜意识幻想:通过性行为让一个死人“起死回生”。这说明赫曼有一个怪异的救人者面具。

这个死人是谁呢?不是格蕾特,也不是拼贴画里的裸女,她们只是替身。

原来,赫曼出生才六周,他的母亲就去世了。为了照顾他,父亲娶了第三任妻子(赫曼的母亲是第二任,第一任也去世了)。这位继母曾经意外怀孕,堕下一对双胞胎。她每周三次带赫曼前往丈夫的前两任妻子的墓地,在坟墓上面献上或种下鲜花。分析师认为,赫曼的继母实际上并不是哀悼前任,而是哀悼未出世的双胞胎。

赫曼应该很渴望母亲起死回生,他开始了治疗性戏剧。他去学习护理,成了精神病院里的一名护士,守卫那些患有精神疾病的强奸犯和杀人犯,后来换了工作了,专门护理老年人。他为很多老人送了终。他清洗和清理这些人,他会抚摸她们,并且感到性唤起。与此同时,他又想着如何让这些垂死的老人复活过来。

但是,这样的治疗性戏剧并没有产生疗效。后来他娶了格蕾特。格蕾特是个活死人。她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曾经遭到父亲的性虐待。赫曼觉得,她的父亲“杀死了”她的灵魂。她对古埃及的死亡仪式颇感兴趣,与赫曼志同道合,所以走到一起。也许她病得比赫曼轻,经过两年的治疗性戏剧,症状就缓解了(当然还没有完全治愈,所以转向精神分析)。赫曼则转向强迫性自慰,这也是治疗性戏剧,效果也不好,最后在格蕾特的要求下接受精神分析。

 

在分析治疗的头一年半,赫曼瞒着分析师继续强迫性自慰。一年半以后,他才把这件事拿出来跟分析师讨论。分析师认为,封闭的房间和带框的拼贴画代表坟墓,图片中的女人的某个部位“伸出”边框,代表走出坟墓,也就是复活。

在此期间,他跟分析师有了更深的情感连结。分析师名叫阿斯特,意思是“枝丫”。他送了分析师一本书,书里有兰花的图片。

兰花生长在“死掉”和腐坏的枝丫上,说明一个新的自体从腐坏的自体上发展出来了。这是多么“恶毒”的投射啊!把分析师当作“腐坏的枝丫”。分析师对此没有觉察,反而认为赫曼把她视为好的母亲/分析师客体,让她保护他的新自体(原文是:“他可能想让分析师保存并保护他新近发展出来的母亲/分析师意象和自体意象,从而取代他潜意识幻想之中去世的母亲意象以及与之相关的儿童意象”)。听了分析师的解释,赫曼就不再强求分析师收下这本书了,他决定自己保存和发展自己的新自体。

到了第四年,赫曼决定戒掉强迫性自慰。他把色情杂志和录像带寄存在分析师的办公室里,强迫性自慰就戒除了。这个操作太不专业了,但确实有效。九个月后,赫曼把杂志和录像带取走,并扔掉。

把色情杂志和录像带寄存在分析师的办公室里,等于把分析师的办公室当成了坟墓,这个投射也很“恶毒”,分析师和督导师都没有觉察,稀里糊涂就同意了,也许是为了补偿上次拒绝赠书的愧疚。但是,对于赫曼来说,这是莫大的包容啊。分析师连死人都愿意“收留”,还有什么不能包容呢?

分析师这个坟墓和“腐坏的枝丫”变成了巨大的容器和“反应炉”,使赫曼的自体得以发生转化,发展出新的自体。

接下来,赫曼参加了一个职业治疗工作坊(又是一个治疗性戏剧)。在学习期间,他做了一个黏土小人,代表“他体内的女人”。然后,他意识到,他“把母亲从她的坟墓当中挖了出来”。他回到分析师的办公室,激动地与她分享这个惊人的事件。

事后,他问分析师,是否可以将这个小土人埋在分析师的花园里。他说,他已经将自己那些色情杂志和录像带“埋”在花园里(实际上存放了九个月后被扔掉),如果她不介意的话,他会再挖一个“坟墓”,将自己的母亲也埋在这里。这一回,分析师拒绝了。赫曼把土人带回家,保存了将近一年。

 

有一天,赫曼用锤子敲碎了黏土小人。

这不是谋杀吗?

赫曼那么渴望让死人复活,其实是一种心理防御,背后的动机正好相反,是杀人。

有一个人格面具,就会有一个与之相反的人格面具。有救人者面具,就有杀人者面具。

不知道赫曼的杀人动机是哪里来的。23岁时,他第一次经历性交,插入女性的阴道唤起了他内心想要杀人的冲动。他当时是警察,熟悉各种枪械和其它武器。他担心自己真的杀人,因而交了武器,辞了职,逃到了另外一个城市。

35岁的时候,他跟一个女人同居,有了一个女儿。很快,他又感觉到了自己的杀人冲动,于是丢下女友和女儿,又落荒而逃了。

按经典精神分析理论,俄狄浦斯期的男孩都有杀父的冲动,因为他把父亲当成竞争对手,他想取代父亲。如果父亲做了不好的事,他就更有理由杀死父亲了。赫曼认为,生母的死是父亲造成的(他的父亲也是这么想的,因而非常愧疚)。

可是,赫曼的杀人冲动都是指向女性的。按克莱因的观点,他把母亲体验为坏乳房,所以恨她,想杀了她。生下他以后,母亲得了肺炎,六周后去世,生前应该没有机会成为一个好乳房。

或者,他错把继母当生母,她每周三次带他去上坟,内心千疮百孔,是个十足的坏乳房。继母去世的时候他正好在旁边,他努力施救,但没有抢救过来,事后非常自责。他已经尽力了,为什么还自责?因为他有杀死继母的潜意识幻想,现在幻想成直了。

分析师的解释却是:赫曼“似乎有一个无尽的任务:让人们复活,却又害怕他们真的复活,因此又想要‘杀掉’他们。”

敲碎了土人之后,他遭遇了好几起车祸。分析师给出了两个解释。一是表层的:赫曼“杀死”了母亲,这让他产生了内疚感,他通过车祸来惩罚自己。二是深层的:在他的潜意识幻想中,他的意象与母亲的表征发生了“融合”,因此,当他的母亲(黏土小人)遭到了毁坏,赫曼(他的车)就必须遭到同样的毁坏。

赫曼必须杀死母亲。杀了母亲,他的仇报了,怨恨就放下了。他竭力压制杀母的冲动,仇一直报不了,怨恨一直在,冲动只好改头换面,变成想杀其他女人,甚至反向作用,变成救人(通过强迫性自慰和仪式化的性行为)。

赫曼把土人碎片保存了一段时间,然后把它完全击碎,装进玻璃罐子里,继续保存。

分析师认为治疗卡住了,向督导师求助。在督导师的建议下,分析师让赫曼把碎片带到会谈之中。分析师说:“让这个小人跟你说说话吧。”这不就是人格面具的观想技术吗?

赫曼随即“听到”了一首歌,然后展开联想。他终于领悟到:“我的确无法让一个死去的女人复活,让一个死去的女人复活远非我之力所能及。”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