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米克的案例:冰雪王子

2023-06-01 09:01:14
标签: 健康 教育 情感

布朗毕业于一所医学名校,在另一所名校担任助教。他因为婚姻不幸福而找沃米克做精神分析。

他已经有三个孩子。他感到妻子不欣赏他的“独特”和智慧,他觉得自己应该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所以他经常做白日梦。他几乎每天都会去一个乡村俱乐部的游泳池,但不是去游泳,而是穿着泳裤坐在游泳池边做白日梦,想象着整个俱乐部的漂亮女人都在盯着他看,仰慕着他的健美身躯。

他在家里或上班的时候也经常做白日梦,并且自慰,甚至当着妻子的面自慰。怕她没发现他自慰,他还会特意把沾满精液的内裤挂在显眼的地方。

以上信息表明,布朗有一个很强的“自娱者”面具。

他的自娱者面具是哪里来的?原来,他的一位母系祖先是美国殖民时期的领袖人物。由于祖辈的光荣历史,整个家族都有强烈的自豪感和优越感,不屑于与普罗大众为伍,而更倾向于自娱自乐。家里有一幅祖先的巨幅画像,人们都说,布朗的眼睛很像祖先。这说明家人把祖先的人格面具投射给了布朗,布朗自己也内化了祖先的人格面具,向祖先认同了。

其实,布朗的妈妈也是一个自娱者。她假装自己极富学问,非常善于处理日常事务,对制作美食很感兴趣,却与自己的孩子保持距离,把养育孩子的工作推给女佣们去做。这也是导致布朗性格内向的原因之一。

布朗的父亲完全是另外一种风格。他婚前很“放荡”,因胆大妄为、飙车和热衷于体育运动而闻名。布朗的弟弟继承了父亲的生活方式,也喜爱体育运动。

荣格认为,一个人找对象,往往会找跟自己相反的人。即使开始不是相反的,相处久了,也会反差越来越大。如果他们有了孩子,孩子就会夹在父母中间,要么认同父亲,要么认同母亲,或者一边认同父亲一边认同母亲,这样容易导致内心冲突。如果有两个孩子,通常是一个认同父亲,一个认同母亲。布朗是老大,优先认同了母亲,说明母亲在家里的地位比较高。

布朗并非只认同母亲,他也认同了父亲的某些方面。父亲婚前很“放荡”,布朗也毫不逊色。当他开始约会时,他有一种习惯,就是想要立即获得性的享受,他觉得自己是享有这个权利的。22岁的时候,布朗和同学外出度假,遇到了现在的妻子。她并不符合他的结婚条件,但是她怀孕了,只好奉子成婚。

生了老三之后,这个孩子有一些生理方面的缺陷,布朗觉得他破坏了家族姓氏的“特殊性”,威胁到了他的自尊,他就出轨了。这件事情后来闹得沸沸扬扬,对他的自尊心打击很大。

 

沃米克认为,布朗属于自恋人格组织。

 

弗洛伊德发现,刚出生的婴儿力比多是指向自身的,他称之为“原发性自恋”,玛勒称之为“自闭”。大约两个月后,力比多转向客体,首先是母亲,玛勒称之为“共生”。如果后来遇到人际关系方面的挫折,力比多会重新撤回,弗洛伊德称之为“继发性自恋”,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就是这样产生的。

荣格认为,力比多既可以投向自身,也可以投向客体,两者没有优劣之分,只是两种不同的类型。有的人投向自身多一些,属于“内倾型”,有的人投向客体多一些,属于“外倾型”。

16种原型面具中,有8种(观察者、保护者、支持者、策划者、自强者、自娱者、抵制者、逃跑者)是内倾型的,有8种(明君、仁君、昏君、暴君、讨好者、幸运儿、叛逆者、苦命人)是外倾的。


弗洛伊德是外倾型的,所以认为内倾、自恋是不好的,荣格是内倾型的,所以不认为内倾、自恋有什么不好。

荣格还发现,外倾有利于适应环境,内倾有利于“自性化”。

后人对自恋的理解跟弗洛伊德和荣格相差很大。科胡特把自恋分为五种类型:

1、镜映型,非常渴望得到认可和赞许,喜欢表现;

2、理想型,容易把别人理想化,崇拜权威;

3、另我型,渴望被理解,到处寻觅“知音”;

4、融合型,渴望与对方融为一体,整天黏在一起;

5、回避型,孤芳自赏,顾影自怜。

除了回避型是内倾的,其它四型都是外倾的。

 

布朗的白日梦五花八门。例如,他在工作场所或者饭店里看到一位女士,就可能会在心里激发出复杂的白日梦来。有时候,这些白日梦的内容是他拯救了这位女士,使她免受强奸,于是她就成了他的奴隶,在饮食和性方面无条件地满足他。

偶尔,他会寻找一位鼓舞人心的女士,然后,他称呼这个理想化的角色为慷慨的女士

有一次在咨询中,他幻想自己是斗牛场上的一只华丽的公牛,周围没有斗牛士,但是有很多慷慨的女士,朝公牛扔来了无数的鲜花。他被女人们爱着,而斗牛士消失了。

有时候,他会允许自己面对斗牛士,这种时候,他会想象自己得了癌症,或者出现了其它一些需要特殊考量的情况。

按精神分析的观点,这些白日梦都与性或俄狄浦斯情结有关。拯救一位被强奸的女士,就是从另外一个男人手里夺走一个女人,与俄狄浦斯杀父娶母别无二至。寻找一位“慷慨的女士”,象征母亲,用克莱因的话说就是乳房。没有斗牛士的公牛,是胜利的俄狄浦斯。面对斗牛士的公牛,或者得了癌症,意味着被阉割。

按人格面具理论,拯救一位被强奸的女士是明君面具或仁君面具,把对方变成自己的奴隶,则是暴君面具。寻找一位“慷慨的女士”是幸运儿面具。被女人包围的公牛也是幸运儿面具。面对斗牛士的公牛是苦命人面具。

他还有一个经典的白日梦,幻想自己住在一个铁球里面,并在铁球之中称王。铁球之外的人既看不到他,也无法触摸到他。有趣的是,这个铁球被高高地放置在一个摇晃着的支撑点上面。

这个白日梦反映的是孤独的主题。他在铁球里称王,这是自娱者面具。铁球摇摇晃晃,说明不是很安全,这是逃跑者面具。

做了好几年的精神分析之后,布朗有了一个新的白日梦:

“我身处英格兰,亨利八世是国王。我成为一个民主团体的领袖,它刚刚在某个外国势力的支持下成立;创建它的目的是为了将一种更轻松自在、更民主的生活方式带给英格兰。我俘虏了亨利八世,并将他收监,我很高兴,我意识到自己可以杀死国王,但是并不必要这样去做,因为国王好好地关在监狱里面,已经不再碍事,也不会再造成什么危害了。”

沃米克对这个白日梦是这样解释的:

1、亨利八世有许多重要的头衔,其一是“第一名”。他代表布朗的夸大性自体。

2、亨利八世很胖,而且很傲慢。他代表布朗想象中的理想化的母亲。在布朗出生之前,她开始变得肥胖,有着足够多的奶水。亨利八世是一位“好母亲”。

3、亨利八世还代表着“坏”母亲。在布朗的弟弟出生之后,母亲便拒绝了他。亨利八世也确实拒绝或杀害了妻子,然后便去寻找下一位妻子。

4、亨利八世是专制而残暴的,代表小布朗的攻击性。国王砍掉了两任妻子的头。他是一位“杀手”。布朗意识到,作为一个孩子,他也潜意识地想要做一位杀手,杀掉他的“坏”母亲。

5、亨利八世是一位改革者,他把英格兰从罗马的控制之下“拯救了”出来。他代表布朗有了一个新的自我功能。在外国分析师(沃米克是土耳其他)的帮助之下,他现在可以把自己从自恋型的人格组织之中解放出来,开始一个崭新而又“更易实施的民主生活方式”了。

6、在布朗的白日梦里,亨利八世被关进了监狱,被好好地关押了起来,并没有被杀掉。这代表布朗有了一种能力,可以压制和驯服自己的攻击性了。

在这个白日梦里,布朗是明君和仁君的混合体,他可以杀了亨利八世,却手下留情了。

 

布朗内化了母亲,形成母亲面具。布朗的母亲面具包括五个部分:母系祖先,慷慨的女士,冷漠的母亲,被强奸的女孩,施虐者。

布朗认同母系祖先,一个原因是他很欣赏母系祖先,“愿意”认同母系祖先,因而有意无意地去模仿。第二个原因是家人把母系祖先的面具投射给他,都说他像母系祖先,于是他就接招了。第三个原因是,母亲也认同了母系祖先,布朗把母亲内化,也就同时内化了母系祖先。

布朗的母亲面具的第二个部分是“慷慨的女士”,因为母亲怀他的时候吃了很多玉米,所以奶水非常足。

事实并非如此,出生才几周,母亲就停止了母乳喂养。“慷慨的女士”纯粹是布朗的幻想。真实情况是,母亲非常自恋,情感冷漠,对布朗很忽视,尤其是有了弟弟之后,对布朗更忽视了。这导致布朗嫉妒弟弟,想杀了弟弟。

母亲面具的第三个部分就是“被强奸的女孩”,因为布朗认为父亲强奸了母亲,才有了弟弟。布朗在白日梦里把“被强奸的女孩”拯救出来,变成自己的“性奴”。

布朗的父亲身上有很多伤疤,布朗觉得是在性行为中由母亲造成的,说明母亲是施虐者,这是母亲面具的第四个部分。布朗认同了这个部分,在想象中对“被强奸的女孩”施虐。

布朗也内化了父亲,形成父亲面具。父亲面具也有三个部分:放荡者,被阉割者,迫害者。

父亲年轻的时候很“放荡”(放荡者面具),所以布朗也喜欢沾花惹草。他的婚姻就源于一场艳遇。老三出生后,他出轨了法官的女儿。开始咨询没几周,他又出轨了一个外国女人。

他的艳遇与“拯救被强奸的女孩”和“慷慨的女士”的白日梦有关。他把“被强奸的女孩(母亲面具)投射出去,陷入艳遇,包括他的妻子,个人条件比较差,根本不符合布朗的择偶标准,他对她非常不满意。

法官的女儿表面上看起来像“慷慨的女士”,其实缺陷很多。她患有恶性肿瘤,做过多次手术,还患有偷窥癖。

沃米克认为,出轨法官的女儿是因为老三有生理缺陷,导致布朗自恋受损,引发自恋性行为障碍(自体破碎)的结果。同时,法官的女儿身上有很多缺陷,激发了他的优越感,使他的自体得到了部分“修复”。

一个人如果需要借助于一个有缺陷的人来衬托自己的优越感,说明他的自恋也是非常脆弱的。在自恋的背后,很可能是一个破碎的自体。换句话说,布朗的自体和法官的女儿一样,也是千疮百孔。这个破碎的自体可能是自身的经历的内化,也可能是父亲的内化,因为父亲身上有很多伤疤,而伤疤代表阉割。然后,他又把这个部分投射给儿子和法官的女儿。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布朗“拯救”法官的女儿是不是也是一种自救,或者自我接纳?或者对有缺陷的儿子的接纳?只是这种接纳太迂回了,太间接了。

出轨外国女人,沃米克就认为是一种迂回的移情。沃米克也是外国人。布朗对沃米克产生了移情,但是没有直接表现出来,而是“置换”到另一个人身上,这个人跟沃米克有相似之处,都是外国人。这种现象叫“咨询室外的见诸行动”。

在布朗的眼里,沃米克不是“慷慨的女士”。布朗并不觉得他有多么好,反而有点鄙视他,因为布朗是医学名校毕业的,而沃米克只是一个外国精神分析师。不管怎么说,布朗出轨外国女人,说明他已经在尝试与外国精神分析师建立连接。

在布朗的眼里,父亲既是一个受害者(被阉割者),也是一个迫害者。有一次,小布朗违反了家规,父亲便把他拉到身边,把燃烧的雪茄头按到了他的手上。这是在咨询过程中,有一次看到沃米克抽雪茄,布朗才回忆起来的。在这个回忆中,布朗把“迫害者父亲面具”投射给了沃米克。

布朗的母亲面具和父亲面具以以下方式影响布朗的行为:

母系祖先(认同):自娱者,球中之王(白日梦)

被强奸的女孩=被阉割者(投射):妻子,法官的女儿,外国女人,沃米克,三儿子,受伤的父亲

被阉割者(认同):白日梦(面对斗牛士的公牛),破碎的自体

迫害者(投射):斗牛士(白日梦),父亲,沃米克

施虐者+迫害者+放荡者(认同):出轨,白日梦(拯救被强奸的女孩)

慷慨的女士(投射):白日梦,理想的母亲,对沃米克的期待

冷漠的母亲(投射):妻子

经过四年半的精神分析,上述八个面具都得到了澄清,布朗终于放弃白日梦,直面人生,真实地对待身边的人。

又过了六年,沃米克在公共场合遇到布朗,他正在与新婚妻子打情骂俏。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