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为什么割了自己的耳朵?

2023-01-26 14:09:48
标签: 文化 娱乐 健康

梵•高为什么割了自己的耳朵?

有一种观点认为与高更有关。梵•高非常崇拜高更。188812月,高更来访,梵•高

欣喜若狂。但是,由于两个人性格差异太大,根本无法沟通,所以梵•高非常失望,于是在24日割下了自己的一只耳朵。

按经典精神分析的观点,这一行为可能与俄狄浦斯情结有关。梵•高把高更当作父亲,当他感到失望时,很可能萌发了杀死高更的想法。他的超我觉察到了这种想法,感到愧疚,于是割了自己的耳朵。

一方面,割自己的耳朵就是自我攻击。本来攻击性是指向高更的,现在转向自身。另一方面,割耳朵等于自我阉割。把自己阉割了,攻击性就受到了抑制,不会伤害对方。

弗洛伊德设想,犹太人的祖先可能是一个暴君,霸占了整个部落的女人,他的儿子们联合起来把他杀了,事后感到后悔,把他奉为神灵,并象征性地阉割了自己——不是真的阉割,而是割掉包皮。

拉康指出,虽然人人都有俄狄浦斯情结,但真正像俄狄浦斯那样杀父娶母的人是极少的,绝大多数人通过自我阉割来抵制俄狄浦斯情冲动。自我阉割就是缴械投降,臣服于“父亲的名字”或“阳具”,也就是社会规则。

 

巴塔耶把自我阉割(包括自残)与献祭联系起来:“它再现了人们完美地效仿一个理想对象的欲望,而在神话学中,理想的对象往往被描述为一位撕开并扯出自己器官的太阳神。”

他报道了两个案例,都与梵•高非常相似。

一个是30岁的刺绣设计师,“1211日上午,他走在梅尼蒙当大道上,到了拉雪兹公墓的时候,他盯着太阳,并从阳光的照射中收到了扯下手指的命令;他毫不犹豫,并且没有感到丝毫疼痛地,把左手食指放到牙齿当中,先后扯掉了皮肤、屈肌腱和伸肌腱,还有指骨关节处的韧带;接着,他用右手拧动被撕开的左手食指的末端,把它完全地扯下。他试图躲避几个警察,但他们最终成功地制服了他,把他送往医院。”

“一个三十四岁的女人,受到雇主的引诱并怀孕,产下了一个婴儿,但婴儿出生不久便夭折了。经历了这样的厄运后,女人患上了一种受迫害妄想症,并伴有无法控制的身体运动和宗教幻觉。她被安置于一家精神病院。一天清晨,一名看守发现她正扯出自己的右眼;左眼的眼球已经被完全地摘掉了……当人们询问她这么做的动机时,病人宣称自己听到了上帝的声音,并在一段时间后看到了一个火人。‘把你的耳朵给我,劈开你的脑袋’,幻象告诉她。在用脑袋撞墙后,她试图扯掉双耳,随后决定挖出自己的眼睛。”

第一个案例提到了太阳,第二个案例提到了“火人”,其实就是太阳神。

梵•高是不是也受到了太阳神的召唤?他喜欢画向日葵,也喜欢画太阳。他临摹伦勃朗的《拉撒路的复活》时,保留了原作的全部人物,除了耶稣。他用一轮巨日取而代之。

 

如此看来,梵•高

把自己当成太阳神或耶稣了。从自残到自杀,就不是臣服或赎罪,也不是摆脱痛苦,而是自恋。

梵•高是最喜欢画自画像的画家之一。画自画像就是自恋的表现。

弗洛伊德认为,刚出生的婴儿都是自恋的,即力比多投向自身,称为“原发性自恋”,玛勒称之为“自闭”。大约两个月的时候,婴儿走出自恋,跟妈妈产生连接,玛勒称之为“共生”。如果这个时候遭遇心理创伤,力比多就会撤回,导致“继发性自恋”。原发性自恋是正常的,继发性自恋是不正常的。

科胡特也把自恋分为正常的和不正常的,但不是根据原发或继发,而是根据程度。轻微的自恋是正常的,严重的自恋是不正常的。

科胡特认为,严重的自恋是因为自恋的需要得不到满足,所以变本加厉。而科恩伯格认为,严重的自恋是一种防御,用来掩盖或抵消自卑。

有人把不正常的自恋分为两型,一型是薄脸皮的,一型是厚脸皮的。前者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容易抑郁,后者自我感觉良好,狂妄自大。科胡特所说的自恋属于前者,科恩伯格所说的自恋属于后者。

在荣格看来,力比多既可以投向自身,也可以投向他人。有的人投向自身多一些,有的人投向他人多一些,表现为“心理类型”的不同。内向的人力比多投向自身多一些,外向的人力比多投向他人多一些。外向的人喜欢人际交往,内向的人喜欢搞研究。大多数著名的科学家、艺术家都是内向型的,他们特立独行,孤芳自赏,跟社会格格不入。

 

其实,古人献祭,无非就是为了平息天神的愤怒,或者贿赂天神。开始的时候应该都是活人献祭,后来改用动物。但是,如果遇到重大的事情,动物打动不了天神,还是要用活人,譬如祭司本人。这个时期的活人献祭不需要把人杀掉,而是让他在祭台上躺一会儿,或者用他的身体的一个部分代替整个人,譬如衣服、头发,或者手指。

另外,古人在成年礼上需要做纹身,目的是在身体上做记号,表示归属于某个群体,以便得到他人的认可,或者让祖先认得他,得到祖先的佑护,其实也是归顺和臣服。

从某种意义上讲,纹身就是自残。

成年礼是人生的一个里程碑,表示告别童年,进入成年时代,也意味着孩子死了,成人诞生了。所以,成年礼既是死亡仪式,又是出生仪式,代表死而复生,脱胎换骨。

古人的成年礼相当于现代人的青春期。青春期的孩子需要归属感,喜欢纹身或自残,喜欢冒险,甚至“死亡游戏”,就很好理解了。

可是,梵•高已经过了青春期。

他真的过了青春期吗?

 

有一种观点认为,梵•高割耳朵跟他的弟弟有关。

梵•高和弟弟相依为命。在他们的关系中,弟弟更像哥哥,在生活上照顾他,让他可以安心画画。当他精神病发作,扰乱治安,被村民投诉时,弟弟竭力保护他。他被关进精神病院,弟弟把他保释出来。

梵•高割耳朵的那天,弟弟正好订婚。是不是因为弟弟订婚让他觉得或者担心自己被抛弃?一年半以后,梵•高自杀了。那时候侄子出生不久。

也许弟弟才是梵•高心目中的父亲。也可能是母亲。其实弟弟也离不开他。梵•高自杀后不到半年,弟弟就离世了。这说明,兄弟俩是共生关系。

玛勒把出生两个月到六个月称为“共生期”,六个月以后进入“分离-个体化期”。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完成“分离-个体化”,一直处于“共生期”。

弗洛伊德的自恋相当于“自闭”,科胡特的自恋相当于“共生”。

 

关于梵•高的病,雅斯贝尔斯认为可能是癫痫,或者精神分裂症,现在公认是双相情感障碍。

按人格面具理论,双相情感障碍是幸运儿面具和苦命人面具交替上身的结果。幸运儿面具上身的时候表现为躁狂,苦命人面具上身的时候表现为抑郁。每个人都有幸运儿面具和苦命人面具,但大多数人的幸运儿面具和苦命人面具的能量都是中等的,遇到开心的事时幸运儿出场,遇到不开心的事时苦命人出场。而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幸运儿面具和苦命人面具的能量都非常强,而且按自己的节奏轮流上阵,不受环境的制约。

为什么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幸运儿面具和苦命人面具那么强?很可能是因为他的父母有时候对他非常好,有时候对他非常坏,或者有的人对他非常好,有的人对他非常坏,导致幸运儿面具和苦命人面具的“分裂”。

幸运儿是厚脸皮的,苦命人是薄脸皮的。

克莱因认为,婴儿都是分裂的,出生六个月后开始“整合”。有的人一辈子也整合不了。

德勒兹指出,完全整合是精神分析的神话,大多数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整合不良”,自体心理学称之为“多重自体”。

 


阅读(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相关阅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