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导演姜博瀚
导演姜博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559
  • 关注人气:2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光荣的愤怒》背后不被人所知的农民暴力

(2007-09-28 04:15:56)
标签:

娱乐/八卦

《光荣的愤怒》导演/曹保平 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教授 /编剧《冲天飞豹》

日前已确定了10月12日上映的《光荣的愤怒》在今典影院举行了发布会。影片曾入围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

这部极具云南特色的影片由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曹保平自编自导,广受好评,获奖无数。作为第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单元的竞赛片,《光荣的愤怒》虽然与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无缘,但却收获了大学生最喜爱电影奖和今年新增设的评委会特别奖。田壮壮领衔的评委会对该片也给出了相当高的评价,认为“影片暴露当代中国农村仍存在恶霸横行的现象,有一定批判现实意义,难得的是,处理这类题材不但镜头灵活,动感十足,更处处有浓厚的反讽意味,演员生动的演出亦叫人难忘”。

《光荣的愤怒》背后不被人所知的农民暴力

问:影片《光荣的愤怒》投资多少钱?

曹保平:270万,故事黑色的成份很多很好玩,如果故事不好看,我就不去做了。演员都是职业的,那些村民是当地的一些小学和中学的老师,甚至武警中队和政府干部还有盐场的职工都来做群众演员。刚开始,有些老师不同意,只好镇长出面,我们给了镇长一个角色来诱惑他帮助。但也有一些困难,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拍摄电影的场面。我们提前10天去感受生活,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到茶馆说戏,拍摄时群众演员后背被打伤了,很辛苦。有个演员被打了十几巴掌。都打晕了。他们的表演质感很好,找明星合作可能不一定会出彩。

姜宝龙:你怎么去选择自己的创作团队?

曹保平:选择合乎自己的人来做,美工都是我们学校的毕业生,其他的工作人员也比较了解。

姜宝龙:电影的发行运作怎么样?

曹保平:电影频道可能会有60万到70万的价。电影越有钱,拍摄的就越好,但是题材的好坏是最重要的。运动摄影很多,我的摄影师很高大魁梧,做起活来很方便。

姜宝龙:你觉得现在的片子和你的需要一样吗?

曹保平:片子太紧,缺乏松弛,不深刻,很简单的故事,我喜欢里面的气韵和演员的表演,否则就变成了很薄的内容。

姜宝龙:电影中用了很多的字母来注解,为什么?

曹保平:现在我觉得很别扭,做成黑幕,把我的态度带出来了,我希望镜头视角和支书在做一件事情,而且别人看了很可笑,这是一个创作者的姿态问题。我很像去掉,有些多余。

《光荣的愤怒》背后不被人所知的农民暴力

姜宝龙:你认为黑色的成分有多少?

曹保平:和原先反差不大,要做到冷静的不动声色。黑色是境界,原先剧本不是警察掉下来,而是警察钢盔从屋顶当掉下来,有些符号化的意思,但是不敢拍摄,帽子上有国徽的标志。

姜宝龙:电影中有打斗的镜头,有过指导吗?

曹保平:我在剧本中的大都场面都很简单,打的鸡飞狗跳,鬼哭狼嚎,有区别于镜头上的表现,从井别开始,使文学性的词语,镜头怎么构成是不同的。在剧本里,四兄弟很坏,没有什么细致的交代。我喜欢淋漓尽致的去表现拍摄事件,要呈现出来,涉及到动作性我很担心,但心态变得程式化或功夫片的感觉。所有的动作我都自己设计,人摔倒下去的时候一杠子打倒在地,后面再拍摄打斗,摔下去的力量,人的腰部护板,太匆匆的去做了,不是很理想。

姜宝龙: 怎么用的地方方言?

曹保平:害怕北京去的演员都会有方言问题,云南方言是每天学习背诵,他们听说是北京的剧组到当地拍摄电影,反响很大。那个老三是云南省话剧团的演员。他们都很认真,表演也很好。

姜宝龙:女人的戏分好像特别少?

曹保平:剧本以男人和男人的冲突为主,秀凤在草垛里和老四得悉很多,那是是节奏感很强烈的,害怕审查不过。原先打算用2个半小时的版本,又显得太长乐。

姜宝龙:影片最后结束的时候用电视报道了这个案件,有什么考虑没有?

曹保平: 说实话,结尾有些妥协。什么样的结尾最好的,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故事起的太高了把高潮推向极致,最后就显得低了。

《光荣的愤怒》背后不被人所知的农民暴力

姜宝龙:片中音乐的运用?

曹保平:音乐很困难,做完了片子,没有想到音乐的风格。音乐是增加观赏性的,我不想太个人化。赵的作曲都无法选择音乐的最佳方式,最后音乐写了7遍,像一个商业片的感觉。现在感觉还可以,朴实的农村,说唱版的风格很有意思,主观的意念呈现出来了。

姜宝龙: 你是大学的编剧教授,怎么去刻画电影中的人物?

曹保平:我觉得什么样的电影都可以存活,由个人的品质在里面很风格。我不排斥个人试验化的片子,每一种电影依然是可以的。世界观和审美观的不同,要和社会接轨,经历过摔打后就会好。

什么样的思想和形态都可以造就电影的作者风格,我的学生刘伽茵的《牛皮》是很好的,她能很认真地去做一件事情。

 

我们中国人说有两样东西是不能看的,一是足球,一是电影。这是我们电影人的悲哀,苍凉,究竟什么是电影,我们拍摄电影是为什么?市场和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就像火车的两条铁轨,载着火车运行。我们每年10几亿的票房,看到的八部电影可能在电影院会匆匆的一过,就完了。惊异的,放了一年的时间,单场票房的记录,国产电影进入市场,更快更繁荣的发展起来。独特的地方,打动人的地方,看到看不见的电影。小片的生存方式很艰难。导演的职业要求会提高表现力。

 郑洞天老师说《光荣的愤怒》很好,在剪辑的时候他就告诉曹保平,片子肯定能通过。因为6年之前曹保平老师就想拍摄这部电影,当时的政策没有允许,直到实现这个梦想已经是几年之后了。曹老师,是编剧教授,他说影片故事的叙事是第一位,给观众一个好看的电影很重要。

                      文图/姜宝龙   北京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