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r鹿久
Mr鹿久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9,938
  • 关注人气:2,9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音乐家们,你凭什么来抵制 “恶俗网络歌曲”?

(2007-10-22 20:31:15)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娱乐/八卦


  无事的时候,在新浪网上又发现一则这样的新闻:由中国音乐家协会等举办的座谈会10月19日邀请到了众多音乐界知名人士共聚一堂,“会诊”网络音乐。除了创作《亚洲雄风》、《爱我中华》等经典歌曲的徐沛东外,阎肃、谷建芬、王付林、王祖皆、金兆钧、李海鹰等著名音乐人也悉数到场,共同将矛头指向当下正火的网络歌曲:包括刀郎、杨臣刚在内的一批网络歌手的成名歌曲被点名批评。
  
其实批评与被批评是音乐界常有的事情:人不一样,思维方式的差异自然会有冲突。音乐家协会这次也是很直接地指出网络歌曲患有空洞,消极,恶俗等疾病。这样的消息一出,网络音乐界自然一片哗然,在此,喜欢多嘴的我,又忍不住多说两句:恶俗该谁定?怎么定?
  针对两首同是来自网络,待遇却相差很大的网络歌曲:《吉祥三宝》《老鼠爱大米》,这自然是让人难以理解的!
 
  单就歌而言,首先说杨臣刚的《老鼠爱大米》,其实是一首非常温情和谐的歌曲,通过通俗易懂的歌词,体现了爱情的甜蜜。这首妇孺皆知,被街闻巷知,众人传唱。古人曾云:凡有井水处,皆有柳词。而套用古人的话,则《老鼠爱大米》的影响则是:凡有烟火处,皆有老鼠爱大米。
  说到柳词,又让人不禁想到大词人柳永,一句“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被传颂至今,古人的评价“凡有井水处,皆有柳词”可见柳永词的在当时有多么流行,而据说当时晏殊这些大文豪瞧不起他的作品,觉得柳永的作品艳俗是口水歌,可正是这些真挚的浅斟低唱才感动了很多人,所以柳词才吟唱至今经久不衰。所以从侧面来讲,词语的通俗化、口头化其实并不能成为判断一首歌,或者是一首词是否庸俗,否则,白居易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邓丽君的“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等又何来经典而言?
  而可笑的是,同属网络歌曲的《吉祥三宝》却被这些音乐家指名表扬。之所以说是可笑,理由确凿。从所周知,《吉祥三宝》歌词无聊至极,“爸爸,哎!太阳出来月亮回家了吗?对拉!星星出来太阳去哪里啦?在天上!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它?它回家啦!太阳星星月亮就是吉祥的一家!”
  但如此单调无味,可以说很低俗的歌曲,连曲都是搬法国歌曲《蝴蝶》(多谢网友提醒),这样的歌居然还大受欢迎。真不知道这首歌代表了什么含义。难道含蓄地用唯物辩证法说明了太阳和月亮是夫妻关系?
  在我看来,流行音乐应该是属于大众的,就像《老鼠爱大米》、《雨霖铃》,以及千古绝唱《如歌的行板》,也是柴可夫斯基根据俄罗斯民歌“小伊万”加工而成,流行音乐正是由于广大民众的普遍认可和代表着人民的心声才会成为经典。
  著名词作家阎肃说,“象《老鼠爱大米》这样的歌更不该在主流电视上出现。媒体应该把好关,应该多宣传优美的歌曲,象江西最近举办的《红歌会》,反响就很好,吸引了很多人看,收视率也很高。”阎肃老师是我比较尊敬的一位音乐家,《前门情思大碗茶》等一系列歌曲至今都在影响我们下一辈。作为一名红色音乐家,他很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但是我想说的是,网络歌曲已成为音乐创作中的一大景象,它内容丰富,也良莠不齐。罗素也曾说,参差不齐是幸福的来源。对于艺术来说,百花齐放才是艺术繁荣的标志。可为什么我们非得要将红色强制加上它的身上?试想,如果有一天,我们听到的《老鼠爱大米》配的是《黄河大合唱》的曲谱,那将是怎样的感受?估计老鼠全跑了,哪顾得上爱大米?
  所以,恶俗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它是一个含糊的用词,它包含的感情色彩大于艺术色彩。用这样的词来界定网络歌曲并不准确,也难以解释网络歌曲为何会得以流行。并不是抵制就能够阻碍其成长,这也从侧面显示了高雅文化的不自信。如果这些音乐家相信公众的艺术鉴赏能力,相信艺术对人的培养和熏陶能力,就应该创作其所希望的高雅歌曲和宣扬先进文化的歌曲,和“恶俗”歌曲展开角逐,对喜欢听“恶俗”歌曲的听众进行引导,从艺术规律上看,这才是良性的竞争。
 
  要知道,这是一个社会愈趋开放、文化愈趋多元的时代,大众的审美观,左右不了网络歌手的创作自由,同时也干预不了大众的欣赏趣味。一些网络歌曲所以能够蹿红,能够热唱,其生命力也就在于:源于生活,贴近生活,有着人间烟火气,而非“高高在上”,这恐怕正是一些以“严肃”、“健康”、“优秀”自命的“精英”音乐人所值得汲取的。在我认为:音乐家们理应充分尊重网络歌手的创作自由,并信任大众的判断能力、鉴赏能力。
  事实上,网络歌曲多矣,为什么能走红(唱到人心坎上)的,也就是其中一小部分呢?为什么《芙蓉姐夫》,人们听了不过付诸一笑,而并不会脍炙人口呢?这恐怕足以说明问题。歌曲的优劣与否,恶不恶俗,最终只应是交给市场来检验!交给大众来评价!交给时间来裁决!音乐家们的审美观,取代不了大众的欣赏趣味;而恰恰相反,起决定作用的,往往是后者!再者,要知道,网络音乐并非主流的音乐产业的生产渠道,音乐工作者要做竞争,就得端起“公平”二字,请勿在未开始竞争前便给对方套上一个“恶俗”的帽子,这确实不应该是音乐家们该做的事情。试想,如果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丰富百姓的娱乐生活,不断创造出让大家像接受网络歌曲一样的歌曲,不更受人欢迎?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