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丫儿
夜丫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2,335
  • 关注人气:4,1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132@365(2024/05/11):年假了一天

(2024-05-11 20:32:56)
标签:

365

杂谈

分类: 日记
年的5天年假,还没机会用,一看到了月中又要回爸妈家了,虽然这周六要调休上班,我们部门应该也没啥正经事,用天年假算了。早上9点多点儿就出了门,工作日中的老家,有年头没有亲临过了,街面上的人和车是显得少多了。我一路向北先溜达到民生街的瑞幸点了杯9.9元的澳瑞白,要的是去了冰的冰咖啡(以后决定只喝这种,再不喝热咖啡了,一喝嘴和舌头准烫秃噜一层皮);然后往回溜达,准备找十元理发店的大姨理个发。拐进理发店所在的胡同前(那会是上午10点多),突然发现那家卖油条豆浆的早点店还开着,何不来碗久违的豆浆?进来一看,我是唯一的顾客,夫妻二人正分别忙着各自手中的活计。

132@365(2024/05/11):年假了一天



我:还有豆浆吗?男人:有。我:多钱儿一碗?男人:一块钱。我:好,来一碗。男人:在这喝还是带走?我:在这喝。男人:要不要糖。我:不要。然后他就一瘸一拐地出去帮我盛豆浆了。我一看这儿的环境跟几年前一样,多少有点“苍蝇馆子”,就问女人,打包多儿钱?女人:打包的话贵点。我:那没事了,就这喝吧。这时男人又一瘸一拐地端着几乎一满碗的豆浆来到我的桌前,我连忙接过豆浆时,手也毫无芥蒂地跟男人的手发生了短暂的接触。我:谢谢、谢谢!男人:谢啥,应该的。然后一喝豆浆,是温的(特打我心里来,正是最适合我的不会把嘴烫秃噜皮的温度),是纯的,是现磨的,特别好喝。

132@365(2024/05/11):年假了一天



我:这豆浆真好喝。正背对着我在活面做面剂子的女人:是啊,这附近卖豆浆的,就我家是现磨的,别人家都是冲的,虽然口感上好但都有添加剂,我家这个虽然放水多喝着稀(真说实话啊)但味道是天然的。我:就是就是,跟我以前在咱家喝过的还是一样好!我又问:咱这是只卖早点吗、一般营业到几点啊。女人:我们这早点、午饭晚饭都有,有馅饼、面和饺子啥的,一直开到晚上没人我们就关门了。我:嗐,我还一直以为咱这只卖早点呢。女人:你不来根油条?我:我这是早上吃了饭了,一点都不饿,就是馋豆浆了,这都是强喝;要是没吃早点的话,我肯定就要油条了,记得那会咱这油条早上来的话都得排大队。女人就笑了,继续切面剂子。我又问:咱家有馒头或是包子吗?女人:这种咱不做。我:哦,就是蒸的没有。后来我结账前,才看到了贴在墙上的菜单,一共14种午餐,全点了话,加一起是69元……

132@365(2024/05/11):年假了一天



等我快喝完了(肚子已经感觉要爆胎),正在切葱花的男人问:你是外地来旅游的吧?我:嗐,我就咱这儿的,我家就住南边。女人:人家早就在这吃过。男人笑而无话。等我喝完,放下被我喝得干干净净的但沾有明显口红印的豆浆碗,边道谢、边起身找二维码。女人:就在大门上贴着。原来在桌上都没有,离开前的最后一件事,才是扫码支付呀。扫完,身后响起“您的支付宝已到账:1元……”听得我都直淹心……心想,既然这里一直营业,那以后就可以每次路过这儿时,都至少来碗豆浆好了。

等会,不对,我现在才意识到,这两个人,应该是这间小餐馆的新老板!几年前的这里,绝绝对对是只卖早点的,我想起来了,有一次过了10点来,门就是锁着的。而且那时的老板是山西人,每年过年都回老家,这里直接关门不营业,恨不得过了正月十五才开;且都不太善言辞,几乎不怎么说话。而现在的这对夫妻,口音明显就是我们这儿当地的人。我咋当时没意识到呢,还跟人聊呢,“好几年前就在咱家吃过。”怪不得每次说到这他们都不怎么言语。就是因为店外的招牌从来没换过吧,我就当成同一家店了。无论如何,就像每次回家必去瑞幸或幸运咖喝咖啡一样,今后又添了个必打卡的豆浆!

掘着圆鼓鼓的肚子,我就来到十元理发店。早在到达这里1小时前,我就做好了功课,狂翻自己的微博和博客,找大姨家理发店的狗,到底叫啥来着?!

132@365(2024/05/11):年假了一天



关于人的记忆有盲区这块,我一直想深入研究甚至想提出这一课题,就是:无关简单复杂,能记住的永远能记住,记不住的永远记不住——这最早是在我大学时期背单词时就发现的。我对她家的狗的名字的记忆,就属于后者,永远也记不住。叫皮皮?不对。叫壮壮?不是,那曾是单位顺丰家的狗。叫啥呢???肯定不是叫飞飞……

于是我第二次狂翻自己的微博和博客(上上次就是通过这个办法找到的),因为那时就特意为此写过一篇日志,题目就包含她家狗的名字,就想加深下自己的记忆!但通过搜关键字“狗”愣是没找到,我只能按时间顺序把每篇日志题目都看下,从头往前找啊找,好在没翻几页,就找到了,叫:闹闹(不好意思,打闹字之前,还是想打个壮)。对对,就是闹闹,NOW NOW!多好的名字——后来我就不由自主地哼起了那首经典迪曲……这次好像终于能永久地记住了。

因为我不想去了N多次大姨理发店后,她告诉过我N多次闹闹的名字后,闹闹N多次冲我友好地摇头摆尾后,我还是叫不出它的名字!对人对狗,都显得太不尊重了!而我记不住闹闹的名字,可能跟它一点也不闹有关,它一直是乖乖的,一声不吭的那种狗狗。

这回行了,我一进门,大姨正在店里跟一个大爷聊天,我跟她匆匆打了个招呼,一眼看到躺在屋地当中的闹闹,立马热情而底气十足地喊道:闹闹!你在这呐,想我了吗?结果睡梦中的它仍然半睡半醒,抬了一下头、睁了半只眼,看了我一下,随即又继续睡去。我却依然不放过它,拿起手机对它一通狂拍,边拍边呼唤它的名字。叫了五六声后,跟大爷聊天聊到一半的大姨终于忍不住打断我:它不是闹闹,它是哗哗儿……

132@365(2024/05/11):年假了一天



它是闹闹的非婚生子,它的母亲跟闹闹逍遥过几次并产下它之后,已经不知所踪。因为它后背的毛色像团花,大姨给它起名叫“花花”(跟我家养过的最后一只狗是一样的名字),但她总在它名字后面的“花”加个儿话音,听上去就像流水声的“哗哗儿”了。

我:唉呀,花花都长这么大了!可不是嘛,它后背是大花,是花花啊,我说怎么不太理我呢。大姨:它昨天一宿没回家,外边有个小母狗找它玩来了,跟人家出去玩了一大宿,今天早上饭都没吃,一直在这睡觉,看来是累坏了。我:哈哈,真有意思,跟人一样……它爹闹闹呢?大姨:诶,它没在门口?那就是在家呢。这时一旁的大爷像被解救了一样,逃离了聊天现场,大爷:你赶紧忙吧,我走了啊!

然后我开始正式洗头,擦头、落座,拿出手机找出提前找好的照片让大姨参考。大姨:还是跟以前一样,就是短点呗?我:对,这次您多剪点,刚过耳朵就行,前面刘海也短点。我终于鼓足勇气让大姨剪发帘了,这次发帘方面的确没有缺一块。而且这次是真没少剪,剪完已经几乎跟短发差不多了(是近年来我头发最短的一次了),我可以至少三个月不用再花10块钱来理发了。

剪到一半,大姨嘴也不闲着,还跟我聊天。大姨:你婆婆给你包66块钱红包了没有?我:嗯?没有,这有啥讲儿啊?大姨:今年没有立春(好像是,我没太记住),得让你婆婆给你和你对象儿,一人包一个红布做的红包,那个哪儿就有卖红布的,放66块钱,包好了搁枕头底下。还得给你俩一人买一罐黄桃罐头,罐头你们当时都得吃喽。红包得等到第二年这时候,你们再从枕头底下拿出来,当天就把里头的66块钱都给花喽,这个就叫:“逃难”。你婆婆要是没准备啊,让你妈准备也一样。我:好好好,我回家就跟我妈说。

心里却想,这都哪跟哪儿啊。这是卖红布和卖黄桃罐头的联手编的故事吧。“黄桃罐头”就算是“逃”吧,那“66”怎么就“难”了呢?还666呢。无论如何,理个发还附赠一个民间风俗仪式小指南,感觉还是赚到了。

这次大姨是真用心给我精剪了一番,能感觉出来,前后左右地特别仔细。就是剪后的效果,也不能全怪人家,我本身就长这样吧?还是像草间弥生。后来又跟家人微信视频后,他又称赞我的新发型很好,之后又发来好几个樱桃小丸子的表情,我于是也是知道真实的效果了……

132@365(2024/05/11):年假了一天



最可气是,晚上洗漱时,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突然觉得五官上哪儿有点不对劲儿,仔细一看,嗯?左边眉毛的眉尾怎么少了一块?正在疑惑之时,猛然想到,真相只有一个,又是大姨干的!总之她(当然不是有意的)就是不会放过我,每次不是让我发帘缺一块,就是让我眉毛少一块!这次她用电推子修发帘来着,我也闭着眼,准是她手一哆嗦……

跟大姨道别后,离开理发店往胡同外走时,还是看到了闹闹。它今天情绪似乎也不高,也和它儿子花花一样懒洋洋地往地上一歪(难道它也?)。我轻轻地且正确地唤了几声它的名字,也并没引起它多大的注意。但觉得从今往后,我再也不用翻自己的日志了,再也不会记不住它的名字了。

132@365(2024/05/11):年假了一天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