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儿艺
北京儿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828
  • 关注人气:1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想飞的孩子》:儿童现实主义剧目的创作奇葩

(2012-06-14 14:49:15)
标签:

北京儿艺

想飞的孩子

儿童剧创作

研讨会

育儿

 

《想飞的孩子》:儿童现实主义剧目的创作奇葩

——北京儿艺大型奇幻现实主义儿童剧

《想飞的孩子》研讨会热烈召开

 

    6月7日下午,北京儿童艺术剧院股份有限公司召开了六一大戏《想飞的孩子》研讨会,这是该剧于六一期间在BTV大剧院首演之后的第一次研讨会。出席会议的有多位业界专家、本剧导演、主演及北京演艺集团和北京儿艺的主要领导。与会人员就《想飞的孩子》进行了多方面的深入讨论,并提出了若干宝贵意见。


现实主义题材的回归 儿童剧市场久违的作品

大型奇幻现实主义儿童剧《想飞的孩子》是北京儿艺经过多年的探索研究,倾力打造的一部作品;是北京儿艺在魔幻、童话等题材外,在现实主义儿童剧题材领域的一次大胆尝试。

著名编剧、中央戏剧学院教授黄维若说,“《想飞的孩子》是北京儿艺的一部现实题材的作品,这个戏的出现非常可喜,它的意义必然要超出这个戏本身。它对于我国儿童剧的创作,无论是技术上还是美学上,都将带来许多有价值的、值得思考的课题。这个剧突破了儿童剧童话加游戏的格局,以一种现实主义方法表达内容。而真正的现实主义在儿童剧的领域已经是久违了的事情。”

黄维若教授强调,“儿童剧其实比成人剧更需要学术研究。今天的成人剧也好、儿童剧也好,在学术背景的单薄和技术的粗糙化上面,是最严重的时期。但是这个戏不是,这个戏是有技术的。这个戏的背后有很多的课题是可以研究的。”

北京儿艺艺术总监吴玉中说,“黄维若教授提出的‘儿童现实主义’这个词是一个新词。这个词非常有创意,也非常准确的涵盖了一种美学方式,这个词汇本身就非常值得做一篇文章来研究。”


创作模式与角色塑造的突破 超越单线模式的儿童剧结构

《想飞的孩子》在创作过程中坚持“爱国、创新、包容、厚德”的北京精神,通过主人公强子追求梦想的故事,鼓励全社会包容奇思妙想,给创新以厚德的生长环境。

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刘彦君老师说,“大多数的儿童剧都是写如何按照成人社会的规范、格局来调整、修理儿童的不合规范的想象、愿望。而《想飞的孩子》这出戏就要让梦想放飞,让梦想成真,这是一种戏剧模式的突破。《想飞的孩子》是中国少有的针对所有有童趣童心的人创作的儿童剧,这点体现在结尾上特别闪光,即所有人用儿童的真诚、热情去追求和创造。

在本剧的人物设计与角色塑造方面,专家们从理论的高度给出了独到的分析。

“儿童剧不在于舞台上的人物是大人还是小孩,而在于舞台上所有的这些人有儿童的感情和儿童的逻辑。《想飞的孩子》在儿童剧的人物塑造问题上,带来了非常可喜的探索。无论怎么强调,这一步的重要性都不为过,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黄维若教授分析。

本剧的另一大亮点是超越单线模式的故事结构,专家在这一点上给予了极大的肯定。“儿童剧结构不见得是单线模式化的结构。《想飞的孩子》有两条动作线,一条是强子等孩子向往飞,代表着儿童的心灵诉求。另外一条是情感线,是村民与强子父子的冲突。两条线交织的戏剧结构所带来的冲击力,所带来的情感和立志的震撼度,远远高于传统单线结构的儿童剧。”但同时,黄维若教授也指出“两条线的结构稍微使舞台上复杂了一点,在剧情的逻辑性上需要进一步完善。”


全面的专家讨论 中肯的修改建议

与会人员全面地讨论了《想飞的孩子》一剧,从剧本创作到舞台设计,从演员表演到服装道具......专家们的深入分析,提升了本剧的理论高度。

这是比较完整的一台戏,编剧、导演都做的非常不错,不光剧本好,演员表演也好中国剧协《剧本》杂志社副主编黎继德说道。刘彦君老师也赞同地说,我自己觉得这出戏是我看的所有的北京儿艺改制以后的剧目演出中最好的一出。它不仅仅是北京儿艺的一出好戏,也是我们国家儿童剧创作中目前最好的作品之一。”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副所长宋宝珍说,“整个的形象设计,包括一开场大屏幕上的高天流云,我都觉得有些心潮澎湃的感觉,色块浓郁、饱满、沉实,这些都是很好的。”

在肯定本剧取得成绩的同时,专家们也提出了许多不足之处。北京市文化局原艺术处处长汪丽娅提出,剧中“拔鸡毛”的故事内容显得太过简单,不够真实——“鸡子被拔毛的时候是痛苦万分的,拔整村的鸡毛一定是个鸡飞狗跳的过程,一定会被村民发现,现在静悄悄地就拔光了整村的鸡毛是不符合逻辑的。”宋宝珍老师提出,孔明灯掉下来点燃了整个村庄的剧情也有待斟酌——“一个孩子的梦想把全村的房子烧光,危害性太大了。我希望在戏里面有一个弱伤害性的处理,太强的伤害性会从对孩子的同情带来对孩子的埋怨了,这个观赏心理就不对了。


从雾里看花到日臻完善 北京儿艺就是“想飞的孩子”

    《想飞的孩子》从酝酿之初到最终成型,历经了十分坎坷的创作道路,整个创作周期长达8年之久。北京儿艺总经理刘方平说:“《想飞的孩子》包含着创作团队太多的努力与汗水,艺术总监吴玉中、导演王炳燃、主演王昭懿等等对艺术的追求和要求,成就了这部作品,艺术家们的精神感动着每一个人。”

刘总说:“其实《想飞的孩子》就是在说北京儿艺自己。北京儿艺就是强子,北京儿艺第一个改制,就是‘想飞’。此次,北京儿艺在没有自己的剧场、创作经费不足等不利的条件下创作了《想飞的孩子》,其实也是发自北京儿艺内心的梦想,我们想‘飞’起来。”



 

《想飞的孩子》问世,离不开导演执着、主创的汗水、演员的坚持、专家的指点......北京儿艺总经理刘方平表示,想“飞”是北京儿艺发自内心的追求,儿艺人有梦想、有坚持、有执着。北京儿艺希望通过多出精品来感动更多的人,这是一贯不变的追求!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