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竞朱竞
朱竞朱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271
  • 关注人气:6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朱竞:“这个女人是个情种”——读《湘夫人的情诗》

(2013-11-18 12:08:36)
标签:

文化

朱竞

分类: ·书籍之缘·

 “这个女人是个情种”

 

朱竞

 

 

湘夫人是谁?这不重要。

我与湘夫人是在虚幻的网络空间里相遇。似梦幻。似浮云。相遇未必要相识。我们相互遵守着虚幻空间的游戏规则——不问身份,不问来处,只在虚拟与幻象的真实中往来着。期间湘夫人陆续地发来一些酸诗,我不时嘲笑她几句。这样的交往,一晃就过了三年。

回想那一天,在我的博客留言栏里,出现了“湘夫人”的名字。对于博友的留言,我大多是看后就过去,不太在意是夸奖我还贬损我,只要来看我,我就认为是朋友。湘夫人说很少看博客,但却常来我这里,听她说这话,着实让我感动。于是我猜测,湘夫人是有文化的读过书的修养尚好的有情调的风韵女人。

又一天,我打开信箱,在收到的几十封邮件中,有一封标着《湘夫人的情诗》的邮件,还附有湘夫人简短的信。信中说这个邮件也给谢冕教授发去一份,希望谢冕教授为之写序。我好奇地想:这位湘夫人到底是哪路的来头?好大的胆子啊!竟敢请这么大牌的谢冕教授为之写序?你以为谢冕教授谁的诗都会写序吗?我心里这么想着暗自笑了起来。关于诗歌,似乎不在我的阅读稿件范围之内,也就没有急于打开,想着闲时慢慢读,后来就竟然忘记了再读《湘夫人的情诗》。

没过几天,信箱里又收到这封《湘夫人的情诗》邮件,同时把谢冕教授为她写的序《与你相遇人生很美丽》也发了过来。谢冕教授为她写的序中有这样的话,“这是湘夫人写给她情人的诗”,“这个女人是个情种,她的生活的整个魂儿,就是爱情”,“我读湘夫人,内心羡慕那些她爱的人和爱她的人”。谢冕教授写过无数的序,这一次,他动真情了,无非也被爱情的力量所感染?我从心底里崇拜谢冕教授,他一生都在读诗,新诗、旧体诗、好诗、酸诗,谢教授都读,还经常写诗评,真难为他了。我觉得谢冕教授有点像白求恩大夫,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不辞辛苦来到诗界,为了“诗歌的崛起”奉献学人的精神。这种精神需要多大的耐心和毅力啊!向谢冕教授致敬!

又一天,湘夫人竟然把大画家范曾用毛笔为她写的序发过来。是横幅的,在发黄的宣纸上写的一排排的字,看上去挺有文化的味道。但我实在认不出大画家范曾龙飞凤舞的字体,幸好湘夫人作了翻译。范曾先生在《写于<湘夫人的情诗>前》说道,“情到深处,总有悲凉”,“《湘夫人的情诗》不只可歌,亦复可泣”。

中国诗歌界要出大事了。相信这位只写爱情诗的湘夫人的出现,会在诗歌界搅起大浪。

谢冕和范曾都说湘夫人的诗好,我也好奇地开始读《湘夫人的情诗》。

“一壶浓茶泡出沉淀的暧昧”,“……很多年来我都在等待一场盛大的爱情/在空旷的山谷里能听到应和的回声……”(《五月,相遇》)

读着,我的大脑竟然似被擂击,心也被狠狠地揪痛。为什么会这样?以至于我把诗放下,静静地默默地痴呆了一会。我已好多年不喜欢读爱情诗。当下听得最多的是现实问题,如食品有毒、买不起房子、教育价高,汽车摇号、空气雾霾、环境污染等等话题。在这样现实话题之下,有谁突然谈起纯粹的爱情和情爱,倒有些不好意思并立即被嘲讽。而恰恰这时,出现《湘夫人的情诗》108首,让我一时转不过弯来。

也好久听不到“爱情是美丽的”这句话了,却常听“爱情是浮云”。对于爱情,我一向是敬畏而恐惧,我怕爱的伤害,怕爱的痛苦折磨。因为我也曾热烈地爱过,也曾惨烈地受伤过。相信很多人都在等待着人一生中“盛大的爱情”来临。可是有谁能等得到呢?于是我们在一生中就这样苦苦地寻找着、等待着爱情,不敢声张,不敢大声地说“我爱你”,直到生命的结束,把真爱一直隐藏在心里。爱情是个人的感受,爱的幸福也只有个人能感受到体会到。在时间的流逝中,常常地,我们就这样萎缩地圈曲着,不敢明示自己的爱,不敢承认心中的爱,更不敢表达内心的爱。还时常地嫉妒别人的爱,毁灭别人的爱。爱的路是多么地坎坷,同时爱的感受和过程是多么的美好。

湘夫人能勇敢地说出爱,大声地喊出爱,这需要勇气和力量的支撑。而在《湘夫人的情诗》中,能够读出人生的境遇之无奈。这108首情诗,真情自然流淌的生命之歌。

“多少年后红颜老去,沧海旧人情/一滴清泪化作珍珠隐藏呕心往事……”(《有所思》)

“当你老的时候回想起这一切还会心动吗……一杯红酒,支离破碎的故事没有归途”(《在时间的风口守候》)

也许湘夫人是有过情感经历的人,诗中丰富的情感内涵、意境及韵律不时地流动着变化着的情绪,诗句有时优美流畅,有时忧伤哀怨,有时金光大道,有时羊肠小路、有时阳光灿烂,有时暴风骤雨……这种情绪变化,只能说“爱情”让人反复无常。

读《湘夫人的情诗》,我注意到“五月”这个时间概念,是她爱情的节点。

“五月的芳香把我们聚在一起/站在校园里等你,像一个初恋的女人/你是谁,要到哪里去/没有了五月我的世界会怎样》(《五月,相遇》)

“从四月重逢的欣喜到五月离别的惆怅/整整一个月经历了爱情的潮涨潮落”(《细节》)

“在五月的第一个深夜/我是这样柔情蜜意地想念你……”

“北京的槐花在一夜之间落尽/五月再一次进入我生命的轨迹……”《穿越》

“痴心的女人还在苦苦等待/五月的紫藤花早落地成泥……”

五月是生命的季节,是大地变绿春暖花开的时节,也是人的欲望喷发的季节。

读《湘夫人的情诗》我似乎感受到,湘夫人越来越爱也越来越痛。此时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职业评论者,竟然像一个坠入爱河的人,紧跟湘夫人的情诗一道走进爱的世界。我读懂了,我体会到了湘夫人的爱和痛。

“每一个夜晚我们都留守到最后/敲击键盘的手滑动得麻木不仁/心还在无限的空间里凝望着你/寒夜变得稀薄,爱温暖如云朵。”(《痴迷》)

读这一首时,我是轻轻地呼吸、轻轻地一字一句读出声来。生怕我的粗声大气打忧了爱情。多么平静的爱啊,多么温暖的爱啊,多么实在的爱啊。在这么静的夜晚里,有时空和星空连接着爱的两头。

从《湘夫人的情诗》中我不断地感受着忧虑和忧伤。“让我八十岁带着爱情的指环轻扶你的白发、在夕阳下温习四十年前玫瑰开放的夜晚”。与你爱的人十指相扣、勾肩搭背、大摇大摆、明目张胆地走在阳光下,怎么这样难啊!

三年后的今天,我收到了湘夫人寄来的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湘夫人的情诗》,两种版本:一种装帧豪华、设计考究、选纸精良、印制精美绝轮的精装本;另一种是简单、朴素、内敛、有情调的简装本。我告诉湘夫人,我喜欢简装的这一本,它像爱情一样,不用过分地包装就会显现出魅力。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