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竞朱竞
朱竞朱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271
  • 关注人气:6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谈锡永上师

(2010-04-08 17:09:53)
标签:

谈锡永上师

分类: ·学者印象·

谈锡永上师
  
  

    说实话,我知道谈锡永上师的名字,是在两个多月前。在一次聊天中,听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沈卫荣教授的介绍,谈锡永上师除了藏传佛教方面卓有成就之外,对中国传统文化及绘画都有研究。沈教授传来一些谈上师的绘画作品给我,我先睹为快。当时临近春节,我当即选发了一幅谈锡永上师的中国画作品《新春好》,发表在了《文艺争鸣》艺术版第二期的封底上。这是一幅盛开的牡丹图,非常喜庆祥和。
  没想到,这竟然成为谈锡永上师在中国内地报刊发表的第一幅作品。

    谈上师很高兴,告诉沈教授,有机会要见朱竞。
  从此,我也对谈锡永上师开始关心和关注。我当时一直想,“上师”是什么意思?于是我查了资料,去了解“上师”。有资料这样解释:


  “上师”是指善知识。简单来说,可分为三种:第一种上师:带领我们进入佛门,并在我们修行的过程里,教导我们舍取因果的教授者。第二种是进入密续,传授完整口传,并给予灌顶的上师。第三种是“具恩德根本上师”,除了教导弟子如何从烦恼中解脱之外,还传授直指心性的诀窍,弟子依照这个诀窍实修,到最后可以证悟自己心性的本来面貌。


  自从我见到谈锡永上师后,我认为上边的解释很准确。我先看一下谈锡永的简介:
  谈锡永,法号无畏金刚(Dorje Jigdral),以笔名王亭之驰誉于世。广东南海人,1935年生于汉八旗世家,少习琴棋书画、医卜星相诸学。他是著名国学大师,尤其研究佛学成果斐然。近年创办北美汉藏佛学研究会,任汉藏佛学研究丛书学术委员会首席顾问外,兼任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客座教授。
  我对于宗教,一向怀有敬畏之心。

    前天中午,沈教授说谈上师要在人大国学院给台湾的林先生颁发聘书并听讲座,中午一起吃饭。

    我从北京的东城赶往西城赴宴,由于路上堵车,我晚了半个小时候才到。当时谈上师及弟子、朋友们已在酒店等候。我一进屋,看到谈锡永上师银白的头发,戴着眼镜,气色非常好,穿着一件中式的白麻粗布上衣,坐在那里。我上前自我介绍递上名片并道歉。谈上师很热情地握手,并说没关系。

   他个子不高,有些瘦。但很有范儿!

 

谈锡永上师  菜已上齐。
  突然,谈上师叫服务员,说要吃一片牛肉,他用手比划着,要一片薄薄的烤牛肉,并自语道:有好几天没吃肉了,他们也不给我吃肉。
  众人们大笑。气氛变得轻松而愉快。
  席间,我们聊了一些与文化艺术有关的话题,谈上师语出惊人,高屋建瓴,视野高远,说话声音洪亮,有一股气场,感染着每一个人。
  聊兴正浓时,沈教授说,下午谈上师还要在人民大学国学院给台湾来的林教授发聘书听讲座,午饭就结束了。
  我们几位看还有一点时间,就邀请谈锡永上师再坐一会儿,在酒店的原地,沏上一壶茶,继续我们的聊天。


  谈锡永上师童年随长辈习东密,12岁入道家西派之门,旋即对佛典产生浓厚兴趣,28岁得机缘加入金刚乘学会,随刘锐之上师及其上师敦珠仁波切修习藏传佛教。三十八岁得阿阇梨位,法名无畏金刚。1986年由香港移居夏威夷,修习大圆满四部加行法;1993年移居加拿大图麟都(Toronto)。期间,他于香港、夏威夷、纽约、图麟都、温哥华五地创立“密乘佛学会”,弘扬宁玛派教法。
  早期佛学著述,收录于张曼涛编《现代佛教学术丛刊》;近期著作多发表于《内明》杂志及《慧炬》杂志,并结集为《大中观论集》。通俗佛学著述有《谈佛谈密》、《说观世音与大悲咒》、《谈西藏密宗占卜》、《细说轮回》、《谈佛家名相》、《谈密宗名相》、《谈佛家宗派》、《闲话密宗》等,结集为《谈锡永作品集》。


  我问了谈锡永很多关于艺术的话题,谈上师主张,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保护古迹及村落,重视国学。提倡我们的后代要继承和发展中国传统的经典文化和艺术。关于这个话题,我会作一个长篇对话再发表。

    我们还问了谈上师,关于事业、家庭、爱情等问题,他毫无顾虑地指点了我们。
  由于下午讲座的时间快到了,我们不得不收场。约好晚上继续聊天。
  我们以为,谈上师这样一天的活动,会很累,不好意思晚上再打扰。
  没想到,到了晚上八点多钟时,他就让弟子打电话给我,说先生已在等我们。

 

谈锡永上师  当我们来到上师的房间时,看到房间里这么多人间啊! 差不多有二十多位?据说这些人都是他的弟子,经介绍,四面八方来的人都有,南方的、北方的、香港来的、加拿大来的,多大年龄的都有,男的女的都有,做什么职业的都有。
  谈上师让我们几位坐在他的身边。我们要求合影,他也很高兴地配合。

    他让我看他的画册。他认为我懂画,懂墨。说设计问题,他当即还给加拿大的一位弟子打了电话,让我与之通话,说了他绘画作品设计的格式和软件问题。我们聊着。屋里没有那么多座位,好多人都站着。
  谈上师滔滔不绝地讲着,大家认真地听。


  一个下午,加上晚上的一段时间,与谈上师聊天,听他讲话,觉得知识的密度极大,信息量也极大。
  但是,上师在我的眼中,就是一位非常受尊敬的长辈、学者,艺术家。
  我希望上师快乐、幸福。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0年04月07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