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闻广
闻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308
  • 关注人气: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这家怎样活下去

(2023-08-04 05:41:51)
标签:

教育

时尚

文化

情感

健康

分类: 爱心助学
这家怎样活下去

    夜里,我又失眠了,翻来复去总是在想这么一家人,难到这个地步,怎么样让她们家能正常地生活下去呢?大女儿顾婷,今年秋季就念高三了,学习挺好的,在凤城一中念书。男户主顾广军去年5月犯了脑梗病,住院几次,因为没钱治病,出院在家里卧床,半身不遂,说不了话,活动极为困难。女主人何欣,个子只有一米四,瘦小得体重只有六七十斤,就这样的状态家里,还有一个六岁很淘气的小男孩子。
男的户口在刘家河,女的是凤凰城街里的人家。以往,靠男的打零工、给别人修理门窗干活挣钱养家。可是,突然病倒了,全家的顶梁柱坍塌,这个家就难以支撑了。记得是男的住院时,遇到了凤城爱心助学群的早期成员张彦凤,善良而有爱心的彦凤,心生慈悲,闻情后立即把情况报给爱心助学群六队队长王芳,王芳又把线索报给核心组。这个考察任务落实给第一分队。队长张晶很快带领几个成员考察走访了这家。见此情况,立即引起大家强烈的情感,有人甚至当场心酸流下泪来。考察后,情况报到核心组,很自然获得同意,赞成立即列入凤城爱心助学群长期资助的范围,从2022年7月份,按月给这个上高中的学生每月500元的资助。同时,在第一分队公布这家情况后,立刻引起大家的普遍关注。两三天内,大家自觉捐款4900元,要专门资助这家。第二天就有爱心人士到这家来送吃的、送穿的、送小孩玩具,送学生用品……
    一经了解:这么困难的家庭还没有“低保”,这家从条件看,完全够低保条件了。可是为啥没有呢?第一,是原本男的没病时能干活儿赚钱养家,第二,男的病倒了后,家里没有谁能去农村刘家河给顾广军办理低保,也没有人会给何欣在城里办“低保”。要想保证这样的特殊户的基本生活,必须把“低保”的事情办好。可是爱心助学只是从助学的角度帮助贫困户的,这低保的事情一般不涉及不介入,因为那是受助户自家的事情,也要受当地村委会和街道居委会的限制。可是,这户的能支撑家庭的,只剩下了身高1米4左右的瘦小妈妈,弱不禁风的病病殃殃的样子,加上服侍病人和孩子,本来就难以维持,怎么能有精力能力去跑去办呢?
    于是,我跟一队张队长说,就把这户作为特殊户来帮吧!既然承接了,咱们有条件能帮就帮吧,不然的话,咱们资助的学生也很难继续念书了!
帮助承办“低保”的事情,被一队成员龙非接手,他也承担了这户的“联系人”。他是凤城财政局职员,承接此事后,他不知花费了多少精力时间,打电话、找人,甚至亲自去刘家河、联系城镇,在半年左右时间里,终于把男的和女的两个主人都办成了“低保”手续,当然,涉及凤城民政局的事情,我也亲自去找了民政事务中心的孙建波主任,让他格外关注这户的审批工作。“低保”手续下来后,这户不仅得到了最低生活费用,而且男的看病也获得几乎全报销的待遇。这是政府的政策,争取到了,这家就算得救了!
    这家既然作为“特例”,“帮扶重点”,那么这家的许多事务就要伸手帮忙。第一分队队长张晶率领众多成员们,一次再次地深入这个家庭,帮忙办了许多实事、好事:
 顾家原来住的地方有几个月没交房租了,房主用房,顾家要搬家。可是家里就这么个情况谁能有力量搬家?顾家的两个亲戚也都是女人,于是张晶组织了队里姜焕煜、龙非、康清泉、樊金艳等人,在去年秋季搬家一次。那天我也去了,她家亲戚借了三轮车和搬家带大车厢的运输车。大家七手八脚地搬了大半天,终于把顾家搬到新地方——第一粮库北侧小火车道北的一个胡同里。男主人病瘫怎么办?成员姜焕煜就把他背在身上,上车、下车,给送到新家。
随后,一分队帮扶小组还是经常看望这家情况,樊金艳给准备了木板头柴火烧火用。康清泉还给买了一台洗衣机送来。其它成员送吃的、送穿的、解决各种生活问题。转过来到今年疫情过去了。这家又要搬家,据说是亲戚给找到了一家可以不付房租的靠近沈丹公路边的合适房子。女主人看中了,也告诉了助学群张晶队长。搬家是很不容易的,这些爱心家人多数没干过这样的活计。开始,我也一愣,怎么回事?又要搬家?
可是,亲自去看了看,就觉得,确实搬家会更好一些。那就再帮忙搬一次吧!
 可是,搬家前,这户新房子需要修整好,起码墙壁、暖气、屋子里里外外能住得下人才行。这个房子里屋的墙壁潮湿,于是一分队的蔡春华承担了这项任务,分配了工人备料出工,干了几次,哩哩啦啦有一个来月,把墙壁的事情先解决了。大白刷上之后需要干燥呀,让何欣烧炉子。一烧锅炉才发现,暖气漏水!烟筒的引风机坏了需要更新,爱心助学群四分队队长李恒文知道后,二话不说,第二天就送了一套引风机。再解决暖气问题。一分队艺尚装修公司总经理李宁承揽了此事,安排工人在天气可以的时候更换新的暖气片,可是新暖气片安装好后,发现连接的水管也漏水?还需要把埋在地下的水管抠出来更换。锅炉也得更换。工人师傅倒是不错,自己说:“不要工钱”可是,毕竟是给艺尚公司干的,费用当然老板要承担。张晶队长感觉这样让李宁经理承担太多,就在群里发起号召,大家又一次捐款,准备解决更换小锅炉子的事情。
    进入伏天,阴雨天多,想搬家必须找个好天气。就在连续多日下雨之中选了个“多云”的日子。决定那天给顾家搬家。可是那天早上原定6点集合去行动。从四五点钟就开始下着中雨,一直下到上午八点左右,张晶晚上睡不着觉,考虑这家的搬家之事。组织了人员,还是决定八点半开始搬家。于是人们行动起来。我早上先骑电动车到了北山我家菜园,把我应该干的活儿干完,然后返回去找寻顾家,也许是老了的缘故,忘记已经搬到第一粮库北面,还找到原来住处,邻居家说顾家早就搬家了,这才想起来是在第一粮库北。随后赶到那里,张晶、杜东海、龙非、还有两位新成员,其中有一户是抖音网红“老舅”也参与了搬家劳动。我骑着电动车,发现速度比较快,就用电动车拉点东西,搬到大车上。这天也是干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把顾家给搬到新的地方了。
    接着,考虑他家的烧柴问题烧煤问题,我告知了三分队的刘一平,他答应准备送点煤和柴;顾家头发长了,我告诉了理发师温雪玉,她立刻和丈夫刘阿鹏一起去顾家理发,给顾广军和他小儿子剪头。张晶还用大家捐助的钱,买了家用洗澡桶、理发工具、米面油等等生活用品。剩下的上千元也交给了女主人手中。
第二次陪同温雪玉理发的时候,在离开顾家车上,阿鹏和雪玉都提到这家的小男孩子的事情。我就把此事告知了一下张晶:
2023年8月3日
今天上午抽空到了一趟顾婷家,看了一下暖气管道维修的情况,特别是提到了有关她家小男孩的去幼儿园的事情。事情是这样引起的:8月1日我和申彦国到阿鹏的绣丝佳缘谈事情时,正发现阿鹏正在处理他们“军魂志愿服务队”上午去东汤和街里走访慰问三位革命老军人的图片资料。谈话间,我谈到和张晶到顾家看到头发长了,给买的理发工具,她家也不会自己使用。这时,温雪玉马上提出,正好我有空,马上就去给理理发吧!我还在犹豫,因为温雪玉前几天刚刚做了个微创手术,还在恢复期间,昨天(30号)三队的团建活动她都请假没参加上,这又去义务理发服务累到怎么办?我就没答应。可是,温说没事儿,理发可以,影响不到伤口的事。刘阿鹏也点头同意去,他还陪同。于是,我就同意了。阿鹏开车,温雪玉拎包。路上,他俩还去水果店买了一些水果包括半拉大西瓜拎着,开车到了顾家。在顾家给顾婷爸爸理了发,接着又给小男孩理发。这个小男孩很淘气,腻腻歪歪不想理发,大家就哄着好歹把小孩的头发剪了。在离开的路上,阿鹏和温雪玉谈论着,这家有这个小男孩淘气在家,不但影响姐姐顾婷的学习(下学期高三了)还影响妈妈做家务服侍卧床养病的顾家父亲。另外,马上就快七岁了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什么也跟不上,什么也不懂,这孩子也不行啊!车上就提到,能不能跟咱们助学群里开幼儿园的说说,照顾一下,怎么能把这个孩子送到幼儿园去培训一年呢?
就此事,我就开始想到。这家距离阳光小区和翰墨学校都比较近。阳光小学幼儿园咱们不认识。但是,翰墨幼儿园是五队樊志芹当园长的,可以试探问问。
于是,我第二天就电话问询了樊园长。她们幼儿园也暑假休假了,她正在外地孩子家里。我先是问询了正常收留学前班孩子的价格。她说这是公办幼儿园入园费用每月二百来元,吃饭一百多元,总共四百来元每个月。樊园长以为我有私人亲属送孩子了,就接着问是怎么回事?我就说了顾家的事情。她于是明白了。她说,可以办!这样的家庭入园费我们可以上报免费。伙食费,她家实在拿不起的话,咱们发动老师捐助,钱也不多可以做到!8月份18号就开学了。得到这个完美的回答,我很高兴的表示感谢。但是,此事还要再考虑一下,适当机会再对顾家说说。还是怕她家不想去呢?
所以,今天上午我专程去她家一趟,看到暖气虽然已经更换,据说还是漏水,地下管道还得抠出来维修。当我说了送孩子去翰墨幼儿园的事情后,当妈妈的和姐姐的非常高兴,倒没说伙食费的事,我看这事情关系不大。樊志芹园长也把这户当成特殊贫困户对待,也都能够解决。再不行,咱们随意捐点,也够孩子的费用了。起码入园费给免了,这是很令人喜悦的事情。剩下的就是到18号之前,去办理相关手续,给小男孩做准备。平时,这个当妈妈的,每天骑自行车去送送、去接接就行了。这件事,又是给她们家解决一件难事是吧!
闻广:
13604954106王艳英 (是顾家现在住房的房东)她是做“路检”的。刚才看见她到顾家送了一盒蓝莓,被我碰见。
闻广:
我忙叫住她,说你的房子给这家免费住,你也是做了好事啦!当她知道我是爱心助学的,她很惊讶也挺高兴的。说了一句:你告诉你们爱心助学的人,什么时候,我请客!
闻广:
我很惊讶说,真的?你是做什么买卖的?她说我就是做“路检”的。我问,你跟他们顾家有亲戚吗?她说有点远方亲戚。
闻广:
我说:我们有的人还说呢,给维修房子花了不少钱,顾家住上能不能住一年就给撵走了?她说,不能不能,我不缺那点钱!
闻广:
然后,我介绍了一下爱心助学协会的情况。她给了我电话号码。
闻广:
咱俩和她联系吧,把她也邀请到一分队吧!
闻广:
我问了一下何欣,都有什么亲戚?过去帮搬家的那两个女的,一个姓何,一个姓马,都是她远房的亲戚。她今年48岁,那两个都比她年龄小。
闻广:
顾婷7号就开学了。早六点上学、中午骑自行车回家吃饭。晚上晚饭自己垫吧点面包之类。晚间自习九点半才放学回家。这次上学就是高三年级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