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闻广
闻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308
  • 关注人气: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祭奠父亲三周年纪实

(2023-06-06 06:17:46)
标签:

文化

时尚

情感

历史

分类: 生活点滴
祭奠父亲三周年纪实

    时光荏苒,不觉之间,老父马云飞驾鹤西去已三年整。他走的那年九十九岁,如果在世的话,今年已是102岁了!
   大前天就接到五弟马全保的信息:大哥,6月5日是咱爸三周年,你回来吧,这里的一切我都安排好了。我想到:前两年都是疫情闹的,无法远行走动,今年终于可以了。虽有传说人过七十不宜到墓地,敝人已年过七十九岁,实属早不适宜参与墓地祭祀活动了。但从自己身体精神来看、从本人愿望看,还是应该并可以参加的。
   我让在京的大女儿鸿雁提前给我订了6月5日早27次快车到丹东的票。昨天,穿了黑色衣裤,带了手机和身份证,乘坐快车7点半就在丹东车站下了车。弟弟戎光的儿子马丰国是丹铁分局的党员、干部,在站前开车接上了我,然后开到女人街,又接上了他的妈妈王顺兰和患脑梗病行动不便的父亲,年已75岁、我的大弟戎光,直奔九道沟公募而去。
    车上说起,大侄子的女儿蓉蓉已是高三学生,6月7、8、9三天就要高考了。为确保孩子高考顺利,这些天忙坏了父母,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吃好睡好复习好功课。
车到九龙公墓时,我忽然发现公墓的门脸改了,焕然一新!修得更加漂亮、整洁。平坦开阔的广场路面坚实洁净。原先我还计划着步行登山,因为我爷奶父母的坟墓高居山坡,往年清明节前来上坟祭奠时,每次都因登山累得满身是汗!这次竟然坐着轿车顺着盘山路登上了高坡,在坡上路边有进入墓地区的牌号,只要记得进入的牌号口,剩下的就只有比较容易走的下坡路了。
     在道口等待了一会儿,随后两辆轿车行驶上来。四弟春光、三弟明光、五弟全保下车来,开车的一个是三弟儿子丰德,一个是五弟女儿丰林,同时下车的还有小陈、小房、小周三个弟媳妇,还有一位据说是五弟女儿丰林的男朋友赵柏林。真没想到,我们哥儿五个今天同时能在老爹的墓地见面,我走上前逐个握手拥抱了弟弟们,又和弟媳妇、侄子侄女热情打了招呼,聊起了家常。五弟全保掏出手机和对方大声说话。原来他定好的冥币纸活儿还没给送上山来,催问间说山下守卫不让拉上山,不让焚烧。其实,山上也安排了许多提供给人们焚烧纸活儿的大鼎和铁斗,只要看管好,不会出问题的。
经过五弟的强硬对话,卖纸活儿的老板终于拉着上了山。在卸货时还遭到五弟的批评和训斥,我笑着劝大保算了已经拉上来就别说了吧!五弟是个“讲究人”也是有理不让的男子汉,今年正六十刚办了退休手续,马上就要享受“退休工资待遇”了。
     天气晴好,有点风。亲属们捧着各种纸活儿下到公墓区,送到我父母亲的墓前,金光灿灿的,纸活做的有金山、银山、彩电、二层楼房、电饭锅、家用电器等等,这些时尚的纸活儿显示了后代一片赤诚的悼念之心,明知道那些都是虚无的,点上火一烧就是一包灰,但也要弄一弄,让后代人们看着心里得到慰藉。于是,大家开始动手挂上了墓碑花环,摆上了供果供碗,装有肉、鸡、鱼、大馒头,还摆好三只红色高脚纸酒杯、斟满了酒。我先点上了三支香,给爸妈的灵魂报个信儿!同时还登上一层台阶,给爷爷奶奶的坟前也点了三只香,也是报个信儿吧!对于多数弟弟来说,对爷爷的印象是很淡,唯有我和二弟戎光从小给看货床、被领着去洗澡、吃油炸果、帮助爷爷晚间整理货款零钱、睡在爷爷屋子里,晚上尿过床等等印象极深。所以,在给父母上坟烧三周年之时,怎么能不告诉爷爷奶奶的魂灵一声呢!
    在弟弟们纠结可不可以焚烧时,我说完全可以焚烧,因为给准备了焚烧铁斗和大鼎,那不就是给焚烧用的吗?只要咱们看管好,别被风吹出去,少冒烟就没问题!五弟也说:不让烧?咱们就烧,看见能怎么的?有监控也不怕。
于是,真的是用两只铁斗和下面的一个大铁鼎把冥币、纸活儿陆续焚烧了。我和五弟口中念叨着:爸爸、妈妈在天之灵;,今天是父亲您离开我们的三周年日子,孩儿们这是来给您祭奠的,五弟代表大家给您们送来二层小楼,大宝说,那个楼上带游泳池的高档商品房子!我说,又有金山又有银山,还有这么多家用电器,你们在阴间就用吧!爸爸懂电器会使用的。这回阴间的房子也大了,把爷爷奶奶接过来住上,宽宽敞敞地一定很舒畅!爸爸妈妈在天之灵,请你们保佑您的子孙们身体健康,生活富裕,有病的快好,没病的更有福,保佑孙子孙女们前程似锦,考大学的保证考得好,找对象的满意,让后代们都幸福如意,事事随顺!
冥纸币焚烧了好久才烧完,大家又把酒浇洒在地上,馒头、鸡鱼肉撕下来扔到焚烧铁斗里,意思是让故去的老人们再次品尝到人间美味……
我是老大,带头在坟前跪拜三叩首,口中念念叨叨,敬拜老人保佑。接着弟弟们、弟媳妇们、孙子孙女们接续磕头祭奠。随后,一直看着熄灭了烟火,才陆续离开。
回到五弟弟居住的月亮岛附近的福春房间,这时已经十点多了。在五弟的屋子里谈了谈他今后的生活问题,退休后生活有保障了,虽然稍微差了一点。至于老人的遗产房屋问题,五弟说,不急于处理,因为想处理也没有条件。日后再说吧!
我也同意这个说法,我们弟兄五个都不小了,最小的也到了花甲之年。所以,万事看透,不再计较,唯有好好活着,才是唯一目标。
随后,大家一起到附近的一个饭店,十多人挤了一张桌子,倒是满满当当地,安排了十多个菜肴,上了白酒和啤酒、饮料,大家边吃边聊。喝白酒还是大春最行,谈到了许多爸爸妈妈的往事,马家旧事,都慨叹道人活一生,只有心态平和,宽容万物,才能保持健康长寿。我们的父亲能活到九十九岁,既是他的福寿,也是我们的福分,给我们弟兄打了个样儿,我们都要努力好好活,努力争取活到活过老父亲的福寿!
聚会后,五弟的女儿小丰林开车,她对象赵柏林两人送我到公汽站,又把戎光和兰子送去回家。丰林现在在一个4S店上班,怪不得开上了车,对象是本溪的,家里是做木材加工产业的。看来,将来结了婚怕是要到本溪去定居啦。
   下午快三点,我乘坐公汽回到了凤城的家中。

祭奠父亲三周年纪实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