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戈辉
许戈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04,523
  • 关注人气:22,6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名人面对面』黄海波:我已经到了“三叔”的年纪

(2014-02-21 11:08:31)
标签:

结婚

黄海波

三叔

杂谈

分类: 戈辉直播

    准备这次采访时,我看了一篇黄海波的博文,文章的名字叫《37岁,一个三叔的年纪》。37岁,他多了韵味,更多了余味。迈进了“三叔”的年纪,似乎感悟渐渐冲淡了反叛与盲目。

    黄海波的父亲是军队的牙医。从小他就是军队大院中“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孩子王。长大后,跟父亲是你镇压来,我反抗。成熟后,“有一天我忽然发现,他全对啊,他对我的所有预言,全都应验了”,父亲的教诲,黄海波句句都记着。“其实这些东西都是我近一两年才开始有所体味的。原来全是嘴上说,说话谁不会说啊。”

    两年多前,黄海波结束了一场长达四年的感情。“从2011年4月到2013年5月,这中间我没有一天停止工作,我怕停下来就会胡思乱想”。可能对他来说,停下,意味着感情的阀门被打开,积累的敏感和脆弱也会一涌而出。完成张猛导演新作《胜利》后,黄海波累坏了,他也开始放慢脚步,让一切回到该有的节奏。

 

『名人面对面』黄海波:我已经到了“三叔”的年纪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儿,婚姻是两家人,或者说是两家人所代表的社会群体的融合。”

许戈辉:什么叫“三叔”的年纪?

黄海波:我自己有这么一个定义,我现在37,是三叔的年纪,男人到了40岁和45岁之间,是二叔的年纪,45岁到50岁之间是大叔的年纪,55岁以上就叫大爷了。每个年纪都有配套的智慧。

许戈辉:前一阵子《咱们结婚吧》热播的时候,我看你接受很多媒体采访时说,那部戏承载了很多欣喜。能不能跟我讲讲对于你来说,这个欣喜具体指什么?

黄海波:对我来说最大的欣喜就是它弥补了我生活中的一些遗憾。比如我今年37,已经到了“三叔”的年纪,但现实生活中我还没有面对婚姻,甚至还没有向人求过婚。

许戈辉:我们拿求婚这事儿打个比方,你觉得你在二十多岁对于求婚的设想,和“三叔”时期对于求婚的设想,有什么不同?

黄海波:20岁可能会特别浪漫,30岁也会很浪漫,但到今天,37岁的我可能更喜欢那种不经意的,特别生活的方式来求婚。比如买个戒指,直接跟她说戴上吧。

许戈辉:但结婚这件事是不是离你越来越近了?因为我看到你在媒体上公开说希望40岁的时候把这事儿搞定。

黄海波:说实话,是宣传他们逼的。其实我不太愿意总说自己的私生活,我总觉得在结婚领证前,公开这些事很不真实,感情会很容易遭到破坏。那什么时候能说呢?等我真的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保护的时候。那时候不用大家猜,我一定把我和妻子相识、相知、相爱的整个过程分享给大家。这样讲会更踏实。不管大家之前在网上看到过多少关于我的传言,我没承认过的事情就是假的。

许戈辉:那我们谈些你承认过的,你之前上其他节目,你说你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但最后无疾而终了。在那段感情中,你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或者方式去爱,去应对的?和我们在电视里熟知的那个“国民女婿”有什么不同?

黄海波:从我认识她,到我们的故事结束,相识六年,相爱四年,我其实特希望现在的我遇见六年前的她,但是这个不能够再往深了聊了。我只能说这个过程中,男人要成长,爱情它属于爱情,婚姻就是婚姻。虽然很多人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幸福的,婚姻一定要以爱情为基础。但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儿,婚姻是两家人,或者说是两家人所代表的社会群体的融合。融合的好,未来就好,融合的不好,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我曾经面对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有失控过。就是找过各种有道行的人,帮我看我的姻缘,才能找到一些抚慰。那个时候我不太相信自己,我觉得我不就是一个废物吗?我的生活为什么是这样的?而她的生活为什么不是这样的?每天都在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生活能较真吗?不可能,死无葬身之地。唯一能较真的就是工作。”

许戈辉:你说你拍完《咱们结婚吧》,你这气儿一下顺了。我特别希望知道,这部戏让你一下气儿顺了的原因是什么?是这部戏大火之后被观众喜爱的那种成就感?还是在剧中人物身上找到了一种方法论,就是如何在大家看似不般配的情况下,抱得美人归?

黄海波:说实话,这个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好像真的是需要花些时间总结。你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呢!真是!你要让我现在说吧,可能微微有些自欺欺人。就是说一部影视剧作品,虽然不是真的,但它让我在精神上很圆满。那个创作中,你有圆满的爱情,婚姻,甚至孩子,太美了。可能就是命运的安排吧,让我在这个年龄段,碰上了这么一部戏,这么说有点形而上学了,有点自欺欺人。

许戈辉:你是一个会选择用工作来疗情伤的人吗?很多人受了伤害之后,就会拼命工作,填补感情的空虚。

黄海波:是。你看我从2011年4月份,一直到2013年5月底,在这个过程中,我一天都没休息过,我生怕我停下来会想别的事儿。晚上睡觉前躺床上也是想明天的戏,都没时间可怜自己。而且有时候我会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样一想,我就觉得也没什么可怜的了。

许戈辉:所以你为了不让自己乱想,就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工作上,这是否也是你对工作要求苛刻的原因之一?我听说你对工作要求特别严格。

黄海波:可能有一部分原因吧,但其实除了这个你也没有什么能较真的事情了。生活能较真吗?不可能,死无葬身之地。唯一能较真的就是工作。所以选择团队很重要,大家有劲儿往一处使,没人凑合,那样出来的作品也会不一样。当然剧本也重要,其次就是团队。

许戈辉:但当进入一个新的剧组,这个融合的过程会不会很难?对一个要求苛刻的人来说,会不会难上加难?

黄海波:如果大家心不齐,你就要通过你的办法,把所有人的斗志燃烧起来。比如说我演《永不磨灭的番号》,头一天拍戏他们那哥几个都不敢跟我说话。吃饭的时候他们老偷偷聚,不带我吃。我说凭什么呀,十天之后,我说不行,一块儿吃。打那天之后,我们那帮兄弟就天天一起吃饭、喝酒、扯闲篇,越来越好。然后我逗完这个逗那个,我说这戏成了,大家都有未来,片约不断,片酬全涨,大家说对对对,好好干,好好干。全都斗志昂扬的。

许戈辉:所以你是一个很善于把大家团结起来的人。

黄海波:因人而异,如果十年前我二十多岁,我绝对接你这话,我肯定说那没问题。但今天我不会这么说,真的是因人而异。

许戈辉:有这种变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黄海波:往俗点说还是经历吧,往咬文嚼字上说就是人性。现在更能为家人着想,更能站在对方的角度上体会他们的心情了。我们这个行业,良好的心态和自信的精神特别重要。我爸就反复在跟我说,说儿子你记住了,我永远会给你泼凉水,但我永远支持你。这个就让我很踏实。

『名人面对面』黄海波:我已经到了“三叔”的年纪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可能属于那种,有着闷骚的本质,却抑制不住对明骚的想象。”

许戈辉:大家最早是从《激情燃烧的岁月》那部戏认识你的,你演了个军人的儿子。据我所知现实生活中,你就是在军队大院长大的,你的父亲是一名军医。从小到大父亲对你的影响是怎样的?

黄海波:小时候在我眼里,我觉得整个世界最强壮,最帅气的男人就是我爹这样的。他穿上军装那样儿我觉得棒极了,魅力无穷。我小时候甚至一度痛恨他,我说你为什么是个牙医呢?为什么不能指挥千军万马呢?所以我成长过程中,我们俩的相处就是伴随着无数次争吵,我无数次反抗,他无数次镇压,这样一个模式。然后有一天我忽然发现,他全对啊,他对我的所有预言,全都应验了。

许戈辉:现在你也成熟了,和父亲的相处模式有没有什么变化?

黄海波:你知道有时候我拍一个戏,要三四个月才能回来。回来一见他,会觉得他变化特大。人瘦了,白头发也多了,你一下会很心疼。但男孩子和女孩子表达感情的方式不一样。我会逗他,我说呦,怎么又瘦了,不错,还算健壮。我爸说,你别跟我逗,去跟你妈说你要吃什么?有时候我会跟他开玩笑,我说我们用男人的方式坐下来聊一聊。他说你不是男人。我说那咱们用朋友的方式聊。他说,什么朋友,我是你爹。就哪怕开始聊天的时候像朋友,过了十分钟,后面依然是爹和儿子。这个过程还挺有意思的。

许戈辉:你父亲是军人,那么当他看到你在电视荧幕上塑造军人的形象,他是什么反应?什么评价?

黄海波:其实在我爸爸心中一直有个小小的遗憾,就是他儿子没能像他一样成为军人。这是他特别大的遗憾。所以看到我演军人,他心里多少还能够有些安慰。其实这些东西都是我近一两年才开始有所体味的。原来全是嘴上说,说话谁不会说啊,但现在是心里有体会了。所以刚才说感情的事也是,我会想,要是现在的我能碰上六年前的她就好了。要搁去年我还不一定能说出这话。

许戈辉:你觉得你现在还有什么样的不足或者局限性?

黄海波:我觉得我有点放不开,有时候我卡在特别传统和特别想前卫中间了,特难受。就是特传统吧,我反感。特前卫吧,我又死活接受不了。所以我现在特别愿意听一些90后的弟弟妹妹们聊天,都能给我聊傻了。我说你们厉害,我得向你们致敬学习。但听到这些,反而在自己身上一点都用不上。我可能属于那种,有着闷骚的本质,却抑制不住对明骚的想象。所以很多生活中不敢干的事儿,我都在戏里干了。刘江导演就说我,说艺术上有种说法,叫生于压抑,死于自由。为什么在戏里会有那样的表现,就是因为生活里面压抑。

 

凤凰卫视中文台《名人面对面——罗琦专访》:

2月23日(周日)20:30首播        2月24日(周一)13:25回放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