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诺依曼90
张诺依曼90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74,352
  • 关注人气:26,9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年轮

(2008-01-01 00:05:56)
标签:

年轮

开始

08年

希望

分类: 人在生活飘

年轮  见沉沉夕阳,即便不是现实影像。心中泛起一阵虔诚,就像宗教带给人的神秘与庄严。
  画面是过往的瞬间,梦境是记忆的永恒。在每个心灵的水岸,都会流淌出散落的诗篇。
  黄昏再美总要黑夜。直到有一天,朋友说:渐沉的夕阳照亮明天。
  不得不惊叹朋友思维的敏锐与智慧的觉醒。当我还在断章的对立中寻找出路,短短的九个字更改了时空。
  不经意间,想起经典的《水边的阿狄丽娜》。在钢琴的灵动中,波纹扩散着那些发狂的往事,愈远愈渐平息,终至平静。此刻,我也不想再去追寻曲子。
  年轮沉浮,岂能说是过眼云烟?如果收起二十岁迷失方向的笔,岁月将不会用真情去演绎。在成长的背后,没有谁的转身永久停留。最忠诚的还是那季节,任凭尘世间的大悲大喜,她总会伴随着阳光的流转真诚的守望在寒暑的更迭里。
  视线总是在远山近水的模糊中。有些雾里看花之意,每一个清晨,睡眼惺忪的我还在半梦半醒间,那却是一段新的征程。时光总在不停的流转中带走一些梦,岁月也总在不停的变迁中带来一些希望。梦去,希望在,树木增添了年轮。
  如果年轮可以更改,我敢断定,梁实秋的文章在人教社的语文教材一定出现。那些优美散文,在我看可以与中国古今许多优秀大家媲美。当国家命运岌岌可危,他却躲在一旁闲情逸致的写那些东西,让我们总觉得心里面不太舒服。这大概就是鲁迅骂他的缘故吧。
  如果年轮可以更改,我敢断定,林和靖的《山园小梅》定然不会有如今这般神韵。虽有“梅妻鹤子”的佳话,但谁又能肯定这位超然的老者年少时没有为爱情烦恼过?他的诗篇暗藏太多美丽的玄机,只等人们解读。
  回首往事,我以为该用棱镜。正面,侧面,反面方能看的透彻明了。年少的思绪常在诗中游荡,而成熟的眼神里应当多关注些现实。
  转眼间,又是一年。而我突然感到,地理上的隔离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告别沈阳的冬天,就这么短短的几个月,我已淡忘了冰雪的温度。大连的冬天,很少下雪。就这么,我已沉浸在浪漫的夜色中吗,我已陶醉在多彩的晚风中吗?我不敢在思考后回答这个问题。客观的说,我在近一段时间享受太多安逸。
  2007年至于我,缺少了激昂的脚步声,更体验不到人生中失意的苦果。真怀疑自己的情感是不是全然麻木。

  写罢此文,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小小安慰。毕竟,还能用心感触“年轮”,更愿将其理解成“年华的飞轮”。在二十岁本不该安分的血液中,我真不想去故作沉静,犹如老者般,沉沉死气。
  水边,倒映着年华的倒影,我与影子背向而行,渐行渐远,却又从未分离。是什么力量在我心中?那两个颤抖的文字,叫做年轮。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解毒自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