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启阵
丁启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90,621
  • 关注人气:34,3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草原天路”秋游散记

(2019-10-06 16:02:50)
标签:

旅游

分类: 山水见闻

“草原天路”秋游散记

丁启阵


“草原天路”秋游散记
 

中秋节加周末共有三天休假,我挈妇将雏,全家四口人,自驾去了一趟张北县,第二天游览了草原天路。当时拍了许多照片,发了几条微信朋友圈,多位朋友在评论栏里告诉我,他们已经去过草原天路,众口一词赞美有加。

游览草原天路我落后于许多朋友,但获知草原天路的相关信息我却比大多数人要早许多。网上信息显示:草原天路是张北县于20129月投资3.25亿元建设的一条县级公路。一般人游览草原天路,都是在那之后。而早在2009年,当草原天路还只是一个概念、一个计划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它的大致情况了。

张北县委县政府找人拍摄了一个宣传张北好人好事的电视专题片,2009年冬天,县委办公室主任赵红革带了几个人到北京召开媒体名人与专家座谈会,观摩样片,建言献策。我有幸在受邀之列。在这个座谈会上,赵红革主任热情地向与会者介绍了张北县的发展规划,其中旅游资源开发部分重点介绍了沿坝头边缘修建一条一百多公里的草原天路的规划:连接野狐岭军事要塞、古长城、大草原,仰望天高云淡,远眺山丘绵延,牛羊成群,俯瞰万壑纵横,山河壮丽,野花飘香,气候凉爽之类,听起来相当诱人。据赵红革说,当时线路已经勘探测绘完毕,一旦资金到位便可动工。

那次座谈会,我提了几点较为尖锐的意见。不料,赵红革主任不但虚心接受,还向我发出邀请,欢迎我有空时到张北走走看看,写点文章。他认为,不论是赞扬的还是批评的,只要是如实的,对张北都将是很好的宣传,都会对张北的旅游业产生积极的作用。

次年三月底,早春时节,坝上地区余寒未消,许多背阴之处可见大片残雪,我开启了张北的采访之旅。此后,我陆续去了四次,每次待三四天。早出晚归,在张北境内各种景点和乡村间穿行,有时也把行程延伸到张北以外的几个地方:往北到过内蒙古正蓝旗的上都遗址,向东到过沽源县的马铃薯研究站,顺路寻访过崇礼县的天主教堂和张家口沙岭子镇的农科所。每次采风,或在招待所房间,或返京回到家里,我总会根据所见所闻,写几篇文字,同时发到我开在新浪、搜狐、网易、凤凰等几大门户网站的博客中,或者发到一家写了多年的报纸副刊的专栏上。

我平生走过最多乡镇村庄的县份不是老家临海,而是坝上张北。这一种缘分,我认为颇不寻常。

跟张北有过如此缘分,却一直没有走过草原天路,说起来有些难以置信。采风、写作结束后的七八年里,我先后三次到过张北:一次是专程旅游,两次是路过。专程的那一次,是一年国庆长假期间,原本想要到草原天路一游的,但车到野狐岭入口附近,看见壮观的堵车景象,我知难而退了。路过的两次,一次时间紧张,一次听说门票不菲,都跟草原天路擦肩而过。

说实话,我对草原天路期望不高。草原、坝上,我已经去过很多次,上下坝头,走过高速公路,也走过羊肠山道;野狐岭、桦皮岭等当地人引为自豪的胜景,我都去过不止一回。自以为,对坝头一带的形势景物已有相当的了解。中秋节重游张北,主要是想看看开阔的草原,明净的天空,感受一下那里凉爽的气候,品尝久违了的莜面窝窝、蔚县毛糕等当地食物,让五岁的闺女骑骑马,让九个月的闺女看看羊群……草原天路并非计划中必游之地。

是到达张北的第二天早上,忽然觉得去上都路途过于遥远——从张北到内蒙古正蓝旗附近的上都遗址有近二百公路的路程,再者,金莲川的金莲花早已凋谢,没有像样的景物可以欣赏。加上头天晚饭时张北老朋友姚领峰也建议我们游览一下草原天路。因此,一念之间,选择了去草原天路看看情况——假如入口处有堵车现象,我们就坚决放弃。

到了野狐岭入口处,并没有看到堵车现象,很快还发现,游览草原天路无需购票,就连停车场也全都是免费的。原来,每人50元的游览票,因为它是一条县级公路,没有硬路肩,沿途没有正规的旅游配套设施,再者,草原天路目前只是县级景区,最终在社会舆论的质疑下,被有关物价部门叫停了。连接崇礼滑雪区、赤城温泉区和张北草原风景区,本意在开发当地旅游经济、蜿蜒在坝头地带、全程一百三十多公里的沥青双车道,如今的合法身份仍然只是一条县级公路,等级名称是X001线。

整条草原天路,当地政府和百姓所能得到的经济收益渠道是:在沿途设置若干景点、营地,搞花草园、放置游乐设施、建度假酒店、开农家乐、摆摊销售风干牛肉现烤牛肉干土豆地瓜等当地土特产等。

进入野狐岭入口后东行的第一个景点,不知道是不是黄花坪游客服务中心,路的左边有一块被圈起来的花田,里边种植薰衣草、大波斯菊(北方地区通称笤帚草、藏民呼其为格桑花)、黄金菊等花草,人们纷纷下车,购票入园(每人10元),摆姿势拍照。姿儿上车不久便睡着了,妻子只好带着她待在车上。我领着馨儿入园拍照。曾经非常喜爱照相、主动摆出各种姿势配合的馨儿,进入五岁后开始有独立思想、逆反心理了。给她拍照要视乎她的心情,不想拍的时候,她会抱怨说我让她摆各种姿势,她很累。不过,千篇一律的花田草海中的LOVE字母牌、风车小屋、白鹤天鹅等动物之类的造型,她还是很愿意跟它们合影留念的,摆起姿势来,依然主动认真。


“草原天路”秋游散记

离开花田景区约二三公里,是大好河山观景区。吸引我们在这个景区停车的原因,于我是公路右侧有俯瞰坝下沟壑纵横的大景即所谓“大好河山”,于馨儿是公路左侧传来强烈节奏音乐和鼎沸人声的摇摆桥,下边摆放气垫的那种。妻子居间调停,把车子停放在路右的停车场,先去路左的摇摆桥。看着摇摆桥上年轻人的狂欢情形,纷纷跌倒、摔落,我以为馨儿会知难而退,看看就走。不料她一到现场就被那热烈的气氛感染了,软磨硬泡非要进去玩。无奈之下,只得买了一张票(记得是20元),由妻子陪着她进去玩,我抱着九个月的姿儿担任观众兼摄影师,站在圈绳外的草地里给她们拍照。晃悠着的吊桥,不容易爬上去,只见馨儿接近吊桥中间最低部位,然后伺机扑了上去。站立起来似乎是不可能的,只见她伏身桥面,一动不动。看着两旁都是趔趄不稳的腿脚,感觉包括馨儿在内的两三个小孩子随时都有被踩踏的危险。馨儿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一个,我不停地催促妻子赶紧带她离开那危险的地方。妻子开始的时候也很担心,但是她也上去玩了一会儿后,说法改变了,她说馨儿比我们想象的机灵,很懂得保护自己。无论如何我都不相信,那种动荡、杂乱的人群中,人人自危,一个五岁的孩子会有能力保证自己的安全。很显然,妻子也被感染同化,起了童心,忘了危险。馨儿一再地掉落,一再地扑上去,有时坐在桥面上,像一棵风中的小草左右摇晃,看得我是提心吊胆的。

近一个小时后,馨儿终于肯离开摇摆桥,我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轻阴有霾的天气,大好河山景观的气势逊色不少,拍出的照片效果欠佳。站在高处,远眺俯瞰,想象中的诗人、伟人的豪情壮志,也被打了折扣。刚刚玩过刺激项目的馨儿,对这类山川大景几乎没有兴趣。于是随手拍了几张照片,我们就匆匆离开了。

带着一个随时可能吃喝拉撒睡、稍有迟疑便啼哭不止的婴儿旅游,行动有诸多不便,一路上我们无法逢点必停,有景必看,只能有所取舍。在一处断崖景点,我花120元买了二斤现烤的牛肉条,结果大受欢迎,就连九个月大尚无咬啮咀嚼能力、基本上只能放在嘴里吮一吮的姿儿都“吃”得津津有味,咿呀乱语,手舞足蹈。车里播放着不同年代的流行歌曲,看着窗外充满异域情调的风景,全家大小咀嚼着新鲜烤牛肉干,行进在蜿蜒起伏的柏油路上,有声有色有味的旅途,传说中的飘飘欲仙大概也不过如此吧。

我至今仍清楚记得、停过车的景点有柳条坝营地、南棠、布达拉观景台、万宝庄等四五处,还有一处无名高地。或远或近的巨型发电风车、缓坡上的梯田、成熟待割的燕麦和胡麻、多彩的大波斯菊花田、远处半山坡上屋舍俨然的村庄,不但我和妻子喜欢,就是我们两个年幼的孩子,都以各自的方式表达了她们的欢乐、喜爱之情!

从野狐岭到桦皮岭,我们走完了草原天路的东线,我唯一感到有些遗憾的是,桦皮岭景区不知何故没有开放。桦皮岭的顶峰,我上去过一次,有茂密的森林和壮观的风电塔林。但我更喜欢的是,站在景区入口处的停车场边,向革命年代张北县委驻地战海村方向眺望,那些未开发的苍凉山峦,有远古洪荒的况味;那些高寒地带的梯田和生长着的庄稼,无声地诉说着人类生存能力的顽强。还有一个原因,当年我和妻子结婚的第二个月,自驾游览沽源的闪电湖和五花草甸,返回时顺路登上桦皮岭,在那里远眺冥想,徘徊不忍离去。我想要到那里重温多年前的这种感受。


“草原天路”秋游散记

下午四五点钟,从桦皮岭返回张北我们下榻的宏昊酒店路上,我和妻子商量行程,决定次日一早就出发回北京。长女馨儿突然提议:“我们明天去看爸爸说过的九八年张北大地震都没有倒掉、只裂了一条缝的古老教堂吧!”说话的口气跟大人似的,我和妻子当时颇为惊讶。这真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一天前轻描淡写说过的一件事情,竟然被五岁的孩子牢牢地记在心里。她可能只是想在张北多待一些时间,多玩一两个地方,但是,她略显老成的语气,使得我们不但无法拒绝,甚至可以说是欣然接受。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我们离开酒店,向西南方向的台路沟乡进发,出县城后在乡村道路上迤逦而行。路过大营滩村水库时,平旷的草滩,远山,悠然吃草的四五匹马,诗情画意难以言表;大圪垯村外两千五百年前由火山岩浆喷发、突然冷却形成的六边形石柱群,堪称人间奇迹。出乎我意料的是,馨儿对石柱群和旁边的燕麦地也有浓厚的兴致,主动要求我给她拍照,摆出各种姿势。遗憾的是,经受住九八年张北大地震考验、当地人称为天主堂的百年教堂,因为不是星期天,大铁门上挂着铁锁,无法进去参观,寻找那条见证大地震的裂缝。


“草原天路”秋游散记
“草原天路”秋游散记

为了让妻女再一次见识坝上坝下的迥异景色,我把导航的台路沟至大境门路段设为“不走高速”。结果,出乎意料,又走了一小段草原天路西线,大约有五六公里。我稍感失望的是,下坝的道路没有想象中的陡峭,景色也很一般,跟我多年前走过的由野狐岭狼窝沟下坝的村村通道路的险峻景色,不可同日而语。不但如此,一路上意外地有多次错车的机会,其中两辆SUV都抢先妥妥地停在水泥路面上,不肯稍微借一点几乎跟路面齐平的草地,一味要求外侧行驶的我给他们让路。狭路相逢时,尽显人性的自私。

大境门,我妻子以前到过,这次她兴趣不大。因为停车不方便,要求坐在车上看一眼就走。但是,馨儿不答应,她说既然到了就应该走过去看一看,她的原话是:“不然,岂不是等于白跑了一趟!”大境门商业街的招商,显然很不成功,当年的繁华并未再现,但是一家人在这个著名景点从容地漫步片刻,两个孩子很开心,拍几张照片,终将会成为未来一家人美好的回忆。当天返回北京后,深夜整理照片,我曾以《携二女于张家口大境门留影》为题赋诗一首,如下:

 

塞外坝下张家口,

风沙漫天石乱走。

华夷于此作贸易,

骤兴成城岁月久。

 

可算是对张家口历史的一种表述,其中当然也有我的感慨。

游大境门有个插曲:一个卖五谷杂粮的小摊儿,小米黄灿灿的看起来挺不错。跟摊主一聊,发现他谈吐不俗,自称是蔚县人,小米也来自蔚县。我和妻子想起多年前一起看过的《大境门》电视剧,主角王瑞昌就来自山西蔚县,相视一笑,买了他七八斤小米。

这一次的张北行的草原天路之旅,总体而言,可以说是惊喜不断、喜出望外。但是也有遗憾,西线没有走完,东线的阎片山、西线的鸡冠山、白龙洞等观景区都没有走到,西线没有走完整,没有带孩子们游览野狐岭军事要塞,钻一钻迷宫似的防空岩洞,下坝没有选择狼窝沟至张家口的乡村道路……因此,肯定还会有下次,下下次!

                                           2019-10-06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