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周刊
新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25,776
  • 关注人气:49,8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堵在盈利半道上的打车应用

(2014-01-26 18:41:24)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点

帮司机赚钱,自己赚不到钱
堵在盈利半道上的打车应用

 

文/谢铤

 

在“烧钱速度”堪比团购网站的打车软件领域,随着交管部门的新规出台,一批软件阵亡,幸存者则要继续面对盈利困难的局面。

 

基于LBS的打车应用会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蛋糕上占据多大一块?
2010年8月,招车服务Uber在美国旧金山正式发布,提供私家车预约服务。一年后,英国出现了类似服务Hailo。随后这类服务迅速蹿红,这让国内的创业者嗅到了商机。2012年3月,摇摇招车IOS版上线;9月,嘀嘀打车上线;10月,快的打车上线,国内打车软件如雨后春笋般大量冒尖,但是想在市场分得一杯羹,事实证明并不容易。

打车应用中最为核心的打车加价面临指责,交管部门并不认可乘客私下与驾驶员预约加价的行为。

到2013年年底,全国手机打车应用每日订单量达34万,订单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等市场。日均订单中,嘀嘀打车份额占59.4%,占据市场第一位,快的打车以29.4%的占有率排在第二,两大打车软件订单占有率接近90%,明显处于打车应用的第一梯队,剩余10%的份额被摇摇找车、打车小秘等打车软件占据。
打车应用通常是按照这样的方式来交易:乘客与司机安装了同一款打车应用后,乘客只需要提供用车时间、出发地和目的地以及加价金额后,司机可以同步听到语音播报,之后可以根据路况和自己的位置来判断是否接单。
在北京,很多司机在打车高峰期基本上只接使用嘀嘀打车的乘客,有的乘客甚至能加价20元,这远比在路边拉活的收入更高。嘀嘀打车运营负责人卓然说,目前在北京已有1.2万辆出租车使用嘀嘀打车,用户数在半年内也已突破40万,每天使用嘀嘀打车成交的订单在1万单以上。虽然目前没有给司机配发智能手机,但是已经有很多出租司机为了使用嘀嘀打车而换上智能手机。
“我们会给司机们推荐一些合适的套餐、流量包,很多司机也愿意义务为我们做广告,比如我们给很多司机赠送了一些印有公司LOGO的香风设备,司机拿到后就挂在了自己的车上,并向乘客推荐我们的软件。” 卓然说,这种宣传方式的成本很低,但定位非常精准。嘀嘀打车本身是一款高口碑传播的产品,用这种方式,用户群正在快速增长。卓然认为, 嘀嘀打车可以降低出租司机的工作强度和生活压力,因此受到了这部分群体的欢迎。
但打车应用中最为核心的打车加价面临指责,上海交通管理部门就通过官方微博表示,出租汽车驾驶员必须依法经营,按标准收费并出具车费发票,交管部门并不认可乘客私下与驾驶员预约加价的行为。一些观点认为,打车应用应该由政府部门主导加强行业监管。卓然认为,外界的很多质疑是源于对嘀嘀打车的不了解。她透露,嘀嘀打车默认栏中是不加价的,加价是部分乘客的自愿行为,嘀嘀打车没有强制,司机也没有强制。加价的问题不只发生在嘀嘀打车上,快的打车也遇到同样问题,CEO陈伟星透露,有20%的订单在用户加价后司机才愿意成交,一个熟练的快的司机,一个月大约多赚1000元。
卓然说:“目前我们75%以上的订单都是不加价的,司机们最关心的问题其实不是一单加多少钱,而是降低空驶和时间的浪费,嘀嘀打车是一个软件,但也是一个交流平台,让供需双方更对称,至于监管问题,我们也会对监管问题得的很重。”据她介绍,嘀嘀打车运营以来,主导单位并没有施加压力。
不过,相比监管问题,各地市场的差异化才是打车应用头疼的主要问题。例如上海的监管部门就对叫车类软件采取了不认可的处理态度,但杭州的监管部门则对该类软件采取了默认及小范围支持的态度。由于二三线城市的打车难问题并不十分突出,因此也影响到这类软件向下游城市的普及。此外,由于这类服务并不存在太多竞争门槛,如果模式被证明有效,也更容易在一定区域内被掌握资源的寡头所抄袭。

当司机和乘客已经培养了通过移动互联网主动揽客或约车的意识和习惯后,打车应用将面临微信的竞争。

摆在打车应用前的另一个难题是,如何保证用户和司机不违约。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采用了两个方法,第一,引入类似淘宝的信用体系;第二,采取司机乘客通过语音沟通的方法,在成交前进行充分的联系,包括地址和电话号码发送,周边环境的照片发送以及一些零碎的情况。充分沟通下的订单,基本没有违约的事件发生。
2013年8月,为了争夺广州市场份额,嘀嘀、快的和大黄蜂三家打车软件公司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烧钱大战。三家公司纷纷打出“糖衣炮弹”,绞尽脑汁来争夺资源。将出租车司机列为重点发展对象,通过奖话费、送礼物拉人。针对乘客,只要使用打车软件打车,就能够拿到10元到30元不等的话费补贴。粗略统计,3家公司八、九月份就在广州“烧钱”数千万元,全年花费或将上亿,烧钱激烈程度可谓疯狂。然而烧钱终归只能是暂时的,绝不是长远之计。在“烧钱速度”堪比团购网站的打车软件领域,很多先行者已经成为“炮灰”。北京市交通委7月出台的管理细则之后,更是加剧了行业退出、转型的趋势。根据北京交通委发布的管理细则,打车软件不得嵌入商业广告,也不许加价,从而堵死了两条赚钱的路。一些看不到前景的风险投资因此拒绝继续为手机打车软件投资。就连背靠巨头腾讯投资的嘟嘟打车也已经处于关停状态,改行开始将业务转型到在线家政。除此之外,为了活下来,个别打车软件希望转型为生活服务的综合软件,比如预定酒店、餐饮等。但这条发展思路目前来看也是初步想法,后续如何开发,落地仍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
当打车应用完成市场推广、教育、培育的工作,司机和乘客已经培养了使用手机通过移动互联网主动揽客或约车的意识和习惯后,打车应用将面临微信的竞争。打车应用的定位功能,在微信其实已经实现,只要出租车司机在介绍里说明一下身份和载客状态,乘客查找周边用户就能找到空驶车辆,这完全有可能满足司机和顾客的信息对接需求。
事实上,无论是嘀嘀打车还是摇摇招车或是快的打车,目前在出租车司机与乘客的交易中并没有收取任何服务费用。嘀嘀打车曾试图向用户收费,但是收费限制了用户的增长,因此作罢。它看起来又变成了一款每个人都在使用,但开发者无利可图的应用。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