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周刊
新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49,266
  • 关注人气:49,8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跨国企业的教育实验

(2011-11-24 13:01:36)
标签:

杂谈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点


学生痛快才是真痛快
跨国企业的教育实验

 

一种名为“未来教育”的教学模式正在中国的很多学校里悄然展开,推动这一方案的是一家来自国外的公司。

 

文/窦浩 

 

老乔布斯告诉我们教育是什么。小学三年级时,史蒂夫·乔布斯因为各种恶作剧而被学校遣送回家两三次,老乔布斯是这样对学校的老师说的:“如果你提不起他的兴趣,那是你的错。”
对于是谁的错,老师们也有自己的思考。生物教师孟然所在的天津市第三中学,与所有面临高考的高中一样有着疯狂的课程安排:上课时间从早上七点半持续到晚上十点,校园里弥漫着“累”的气息,学习效果却不佳。“一道题我讲了八遍,还是有学生不会,是他无能还是我无能?问题到底出在哪?”
2006年10月,在工作的第二年,孟然参加了一个名为“未来教育”的培训项目,她在项目中找到了答案。

老师痛快与学生痛快
这是一个针对教师的培训,讲的是教育方法。开始时,这是一项“指派性学习”。北京大学教授汪琼是这个教师培训项目的教材编写者,她这样描述来参加培训的中小学老师们:“第一天,可能有点摸不着头脑,第二天就有感觉了,第三、第四天的时候,大家到了高潮期,到了第五天,大家基本上不愿意走了。”
什么样的教育方法吸引着教师们呢?参加过几次培训的北京市和平里第四小学品德与社会课老师胖龙说:“每一个单元都是一个任务。为解决这个问题,孩子们要自己想方法。”在培训中,她就当了一回学生,体会到“应该给学生一个自主发挥的空间。”胖龙设计了一个关于故宫的主题。其中有一组任务是“故宫的修建到底花了多少钱”,学生们查了很多资料都找不到答案,于是给故宫博物馆馆长发了电子邮件,馆长的回复是:故宫二十四代皇帝,每一代皇帝都在进行翻修,故宫还遇到三四次大火,每一次翻修都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今天说出一个确切的数字,是不可能的。
汪琼也见到一个例子:在教某个软件的用法时,老师不讲解,让学生们自学然后互相教。“起初老师说那不行,学生学起来多慢,他们会吗?”后来有老师回去做了一堂课实验,“试完以后感到很吃惊,学生不仅学得快,而且真的都学会了。”汪琼说,后来越来越多的老师相信,“计算机这种东西,可能真的不用教。”
汪琼把这种教育模式称为“任务驱动型学习”,把一个学习任务给你了,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查书、查网、自己看、问同学,甚至发邮件问专业人士,只要把这个任务完成。因为驱动力是任务,而不是老师,也有人把未来教育教授的这种方法称为“放羊式”学习。参加培训的教师们就是这样被“放羊”的,所以对学习越来越留恋。
汪琼说:“很多学校以知识为中心的,在一段时间之内将知识全部教给孩子,考也只考这些知识。不管是理解不理解,只要记住了,别问为什么。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时就在谈论Teaching  for understanding。如果孩子觉得这件事与自己无关,他是不会去理解的。”
这样的教育方法,在教师基本面容呆滞、尊严基本对应成绩、师生基本有点对立的众多学校里,无疑是一个亮点——在不考虑高考的情况下。在中国大陆大力推行这种“未来教育”模式的是一家IT企业英特尔。

英特尔的“目的”
未来教育项目经理张燕江在2003年9月加入英特尔公司的时候,“英特尔未来教育”已经在中国进行了三年。八年后的今天,英特尔在全球的培训人数已经达到1000万,其教材也被翻译成26种语言。英特尔每年在全球预算一亿美元用于教育项目,中国大陆占了较大的比例。
多年以前,张燕江到某个地市去介绍这个项目时,最常被校方问到的问题是:“你们是不是要卖东西?有什么潜在的商业目的?”她只好跟老师们说:“这是一个纯粹的教育项目。不收他们的费用,反过来还给他们资助。社会上很少有这样的项目,不要任何的附加条件。”胖龙老师也表示,参加培训并没有附带条件。
在一个以考试出名的国度里推行“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方法,而不是“以知识为中心”,看来有点像执行南都很大。张燕江所在的未来教育项目持续撼了十年。到2010年10月,未来项目已经覆盖全国31个省级行政区,接受培训的教师逾170万名,占全球培训教师总数的20%。在人口众多的中国大陆,应试教育的堡垒仍然是一个沉重的现实。

应试教育的堡垒
胖龙老师自认为她所教授的社会课程是最不受考试影响的,因为没有考试的压力。即使这样,如果全面改用“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方法,“还是比较难”。胖龙老师说,做一次任务式的教学,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包括课下、课上的采访和汇报。中国的每一课真的这样做,不太可能。(任务驱动的教学方式)更多的是试验,想推广很难。”
在一些有应试负担的课程中,一些老师也在探索新旧教育方式的融合。天津的生物老师孟然在“任务驱动”教学和高考指挥棒的结合上做了试验。她根据高考热点推出系列学习任务:“人类能主宰生物的发展吗?”“如何通过生物工程改造生物来造福社会?”学生们分组合作寻找答案。对此,有些家长不理解,高三复习了还让学生用电脑搜罗资料,如果他们趁机玩游戏怎么办?
汪琼讲述她在南京某小学计算机课程的见闻。那老师喜欢用英特尔提供的教材,放羊式的任务驱动教学。快到期末时,就把指定教材拿出来让学生突击学习应付考试。汪琼说:“升学的压力还是有的。如果孩子把计算机技能都掌握了,中国的课本,一年突击一下就可以了。”
孟然找到的答案是:学习任何知识的最佳途径是自己去发现。汪琼说:“学生需要快乐的教学方法。而不是熬了十年考上大学了,就再也不用学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人联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