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股浪飞鱼
股浪飞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66,056
  • 关注人气:10,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悼我的哥们儿“狗屎”

(2007-02-28 21:22:10)
分类: 情感驿站
        这么的突然,昨天晚上“狗屎”走了,农历初三晚上我们打牌我刚刚痛宰了他,今天才农历11号,以后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总的轮廓是“长得不好,有些赶时髦;会弹吉他,摇滚唱的挺好;人心不坏,有哥们儿义气;有一些毛病,不太踏实。”
        我们是在上高中踢足球开始有了深交,那时的“红星队”是学校的风景。
        后来我们一起到山东闯过天下。
        在淄博,有一段时间竟然很喜欢看书,也许是因为身处异乡空闲的时间很多,喜欢到有了一个盗窃图使馆的经历。是在一个晚上,相顾开着玩笑“是窃不是偷”翻进了一个图使馆,弄出了很多的书。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面对一大堆“战利品”我们想了很多,进行了艰苦的思想斗争——怎么藏?不会被抓住吧?会被抓住?怎么办?  最后的结果是在清晨又将所有的书籍“送”进图书馆,按照大概的记忆中的次序摆放整齐。咳!图啥?但心里总归踏实了。
        中秋之夜,在明亮的月光下在一个学校我们打了一会儿篮球,之后上到一个平房上,“狗屎”拨弄着吉他,思乡之情是那么的浓烈。
        在青岛,我们住在“大山”的民房里,离海尔很近。那是一个仅仅能够放下一张床的小屋,而且高度也不到两米,冬天早上起来头发都是硬的——因为头发上的水气被冻得结成了冰。他做广告,我做营销。我的一个同事和轮船上的人有关系给我弄了点油还带了一个小煤油炉子,我们就凑和着炒点白菜,当然也有象白菜一样便宜便宜的海鲜,可是我们不会做,现在想不出我们做的是什么味。
        有一天他要离开青岛了,我想等到春节再走。仅仅剩下一点钱,他要留给我,我要让他带上在路上还用,那时怎样的一种分别!
        后来都渐渐稳定下来,娶妻生子。他在老家,我在省城,但每年都要聚一聚。可惜呀,以后再相聚没有了他的身影,我们也缺少了一个喝酒可以欺负的对象。
        一些记忆中的片段,其实很多很多,谨以此缅怀。
        走好,朋友!走好“狗屎”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