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朔
王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6,609
  • 关注人气:23,6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三月罗曼史

(2017-03-10 17:10:20)

 一月

 

长安城下,街角,一个破败的小酒馆。

我靠着斑驳的墙壁,看着远处的长安大街人来人往。

一阵风吹过,好冷,我裹紧身上的破夹袄。

“这个时候,老王应该会送我一杯酒。”我回头看了看小酒馆破败的小门和门上破败的锁,心底涌起一阵伤感。

这感觉比一杯好酒下肚的感觉差多了,我现在才真正地明白:能有一个人经常送你酒喝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老王临走前送我的一坛酒早就喝完了,显然我也买不起一坛,不,一杯酒。

我很想念老王,当然,如果再有一个老张或者老李送我酒喝,我就不能保证自己还这么想念老王了。

 

小酒馆门前的老桃树孤苦伶仃地在风中萧瑟抖动。

我摸着它粗糙的枝条,感叹道:“你至少还有开花的时候,而我。。。”

“请问一下!”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感叹。

我转头一看,一个穿着绿色长裙、面容秀丽的姑娘,我仿佛看到了春天。

 

“请问一下,这个小酒馆怎么关门了?”姑娘微笑着,我仿佛感受到了春风,我,我想把破夹袄脱掉,我真的开始这么干了。

“已经关了好几个月了。”

“怎么会这样?”姑娘的脸瞬间写满了失望,笑容像春风一样消失不见。我立马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赶紧把脱了一半的破夹袄重新穿上,并裹得更紧了。

“那酒店老板去哪儿了?”

 

突然,有一个念头窜进我的脑海中,像火焰一样点亮了我的全身,有点热,我又想将破夹袄脱掉了。

“如果你请我喝一杯酒,我就告诉你。”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表现得很诚恳。

“没问题!”

我发誓这句话是我三十年里听到的第二好听的一句话,第一好听的话是老王说的“请你喝杯酒”。

 

春姑娘,我给她取的名字,很适合她,果然是能带来温暖的人。

她请我在长安城最好的酒馆点了一壶最好的酒,还有一桌好菜。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喜悦,只好把身上的破夹袄脱掉了。我自信身上仅有的一身长衫还是能衬得起这一桌美食的,嗯,一壶好酒的,嗯,一杯酒的总可以了吧!总比破夹袄强吧!还没喝酒,我的脸就已经有点红了。

 

“快跟我说说吧!”春姑娘给我倒了一杯酒,一双明眸热切地看着我。那眼神就像春日里最温暖的阳光,我在考虑是不是把长衫也脱了。

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饥渴的胃就像久旱逢甘霖般贪婪地回味着这美妙的感觉。

“啊!”我经不住长叹了一声,这是一声对生活在这个人世间没有遗憾的叹息,我可以就此离去,不过如果可以,请让我吃完这一桌菜。

 

“你知道诗和远方吗?”我问春姑娘。她若有所思般点点头。

“对了,老王他去寻找诗和远方了。”

春姑娘失望的眼神明显是对这个答案表示怀疑,但我已顾不得那么多了,对于一个买不起一杯酒的人,美食比美女更有诱惑力。

 

春姑娘静静地看着我吃吃喝喝,真是个好姑娘,我最讨厌在别人享受美食时说废话的人,那是对美食的不尊重,我坚信对美食不尊重的人对人生也一定不尊重。

 

“啊!”我又发出了一声叹息,这是吃饱喝足后对人生了无牵挂的叹息。

“你找老王干什么?”

“我还想喝一次他酿的酒,感觉和别的酒完全不一样。”春姑娘的眼神里又吹起了春风。

“你说的没错。”我点头表示完全同意。但我想再说点什么以表达我的与众不同。

憋了几分钟,我说道:“老王的酒里有一种人生的味道。”说完,我感觉自己的长衫都鲜亮了不少。

“我也说不清是什么味道,但上次喝过以后,就一直让我念念不忘。”春姑娘说着,脸竟有些红了。

 

“你会写诗吗?”我突然有点儿嫉妒老王。

“偶尔写,但是写得不好。”

“老王在的时候,经常请我喝酒,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我诗写得比他好。”说完,我感觉自己的长衫已经在闪闪发光了。

“真的啊?那你赶紧念一首你写的诗给我听听。”

我喜欢看她热切的眼神。

 

“念诗可以,只要你下次还请我喝酒。”

“没问题啊!”

从这一刻起,我决定把这句话当成我三十年来听的最好听的一句话。

 

 

二月

 

长安城下,街角,一个破败的小酒馆。

我靠着斑驳的墙壁,看着远处的长安大街人来人往。

除了这里,还有哪里更衬我身上这件破夹袄呢?

我在等春姑娘,对,这是我们约定的地点,我已经不太记得起老王长得什么模样了。

 

这段日子,是老王离开后最幸福的日子。

她请我喝酒,我为她念诗。

我觉得喜欢诗还喜欢请人喝酒的姑娘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没有之一。

 

小酒馆前的老桃树似乎要发芽了,“真好,该开的花一定会开的,该来的人一定会来的。”我心中充满了喜悦。

因为我看到春姑娘来了。这世界都变得光亮了很多。

“啊!”我禁不住长叹一声,这叹息里充满了喜悦、舒适、满足,还有一点点不安,只有那么一点点,连老桃树都不会发觉。

 

三月

 

长安城下,街角,一个破败的小酒馆。

我靠着斑驳的墙壁,看着远处的长安大街人来人往。

阳光很好,风已经暖起来了。

但我只感觉到寒冷,我裹紧了身上的破夹袄。

因为春姑娘不会再来了。

 

自从她跟我说“有了心上人”以后,她就再也没来过了。

最近我一直在琢磨“心上人”和“破夹袄”之间是否有什么内在的联系,但是这里面的意蕴太复杂了,搞得我心烦意乱,连写诗的情绪都没有了。

 

此时,我很想念老王,老王不会因为“心上人”就不请我喝酒了,当然,他也不会有心上人。

“老王是个好人,我应该为他写首诗。”突然,我又有了写诗的情绪,我很欣慰。

 

小酒馆前的老桃树似乎要开花了,我能感受到那些生命的火焰在含苞待放。

“谁和我一起看桃花呢?”我突然有些伤感。

“请问一下!”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感叹。

我转头一看,一个穿着红色长裙、面容秀丽的姑娘,我仿佛看到了夏天。

 

我没有迟疑,一点点都没有!我脱下了破夹袄,将它扔得远远的,远远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