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晏建怀
晏建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2,036
  • 关注人气:48,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发发牢骚也升官

(2019-08-21 19:02:16)
标签:

历史

随笔

文化

杂谈

分类: 乱红飞过

发发牢骚也升官

/晏建怀

 

“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堪称宋朝的基本国策,在这一政策的优待之下,文人的地位得到刻意拔高,几乎胜过其他任何一个时代,套用陈寅恪先生的名言,可说:“华夏文人之地位,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文人地位的无限拔高,也“助长”了文人士大夫的乖戾之气,很多文人稍不如意,即付诸笔端,于是便有了很多文中抱怨、诗中牢骚。

宋朝皇帝喜欢组织诗酒宴会——“赏花钓鱼宴”,宋太宗继承大统后,确定了钓鱼宴的人员、规模、程序,规定三馆(昭文馆、集贤院、史馆)官员只有直馆以上的才能赋诗参宴,而校理以下只赋诗、不参宴。恰巧当时特别希望参宴以一睹圣颜的李宗谔任集贤校理,官小不能参加宴会,心有牢骚,赋诗道:“戴了宫花赋了诗,不容重见赭黄衣。无憀独出金门去,还似当年下第时。”他把自己内心的失望和不平,在诗中表达无遗。宋太宗看到李宗谔的诗后,突然心生怜惜,亦有爱才之心,便特批他赴宴。王君玉《国老谈苑》载此事说:“特诏预宴,即日改官。”不仅特许预宴,而且还马上提拔,可见发牢骚只要发得好,倒也不失为改变官运的妙法。

不特文人,武将也曾经利用诗歌发牢骚。当时,名将曹翰曾跟随太祖、太宗四方征战,功勋卓越,却老得不到重用,为此,他赋诗一首呈宋太宗道:“三十年前学六韬,英名常得预时髦。曾因国难披金甲,不为家贫卖宝刀。臂健尚嫌弓力软,眼明犹识阵云高。庭前昨夜秋风起,羞见盘花旧战袍。”宋太宗读后,虽面对抱怨,但想起当年曹翰冲锋陷阵之勇、攻城掠地之功,颇有感触,随即将他越次提拔为地方节度使。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么好的运气,有的人通过诗中牢骚能得到皇帝的青睐和拔擢,得到梦寐以求的职位,但有的人再发牢骚,也是才情打水漂、梦想付流水,宋初的刘筠便是。

刘筠于宋真宗咸平元年(998)考上进士,初授河北馆陶县尉,后任大理评事、秘阁校理。因为刘筠诗写得好,时任知制诰的大诗人杨亿非常欣赏,便经常一起聚饮,诗酒酬唱,刘筠因此渐得诗名,广为人知,后来甚至与杨亿齐名,并称“杨刘”。

诗文好,在当时是特别吃得开的,不仅受文人士大夫追捧,还不时得到皇帝的注意和奖拔,仕途上亦是相当的顺利。皇帝宋真宗不仅让刘筠参与《册府元龟》这部宏篇巨制的编辑工作,还经常召他到崇和殿赋诗唱和,屡受称许,后又提拔他为左正言、直史馆、知制诰、知贡举、翰林学士,可谓仕途如意,一帆风顺。

宋仁宗继位后,刘筠出任给事中、翰林学士、知贡举等要职。然而,再重要的职务,倘老在同等级别的职务上反复来回而毫无起色和升迁的话,人心往往会被磨平的。刘筠老是在翰林学士、知贡举之间调来调去,故士大夫间有“三入禁林,三典贡部”之说,一方面可以看作大家的称羡,你看他,竟然能三任翰林、三知贡举;另一方面,也可看作是讥讽和嘲笑,你看他,翰林学士和知贡举都做了三回了,还在“原地踏步踏”。于是,刘筠的牢骚这时就来了。

当时,刘筠与夏竦同在翰林学士院任皇帝的大秘,刘筠先入翰林,而夏竦后到。但是不久,先来的刘筠没得到提拔,后到的夏竦却被升职为枢密副使。我们知道,宋朝政府权在两府,一为中书省,管民政,一为枢府府,管军政。翰林学士只是个为皇帝起草诏书的大秘,而枢密副使则是副宰相级别,文人的理想虽然也有点翰林,但翰林的理想则肯定是出将入相。所以,刘筠为此颇有牢骚,遂写一首《堠子诗》,中有两句:“空呈厚貌临官道,更有人从捷径过。”意思是我辛辛苦苦、兢兢业业,三入翰林、三知贡举,打拼到如今,遇到空缺一副相职务,却为夏竦捷足先登了,叫人如何不心酸?

然而,相对来说,宋仁宗更欣赏才华横溢、经历丰富的夏竦,于是,刘筠的诗中牢骚撞了宋仁宗的“木钟”,翰林还是那个翰林。

于是,刘筠又作一诗,中有“蟠桃三窃成何味,上尽鳌峰迹转孤”,称病告假了。那些文朋诗侣、宦友朝官们纷纷前去问候探望,咨询患何种疾病,刘筠答曰:“虚热上攻。”副宰相石中立好戏谑,听后脱口而出说:“只消一服清凉散(清凉伞)。”在座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在宋朝只要做到副相之上,才有资格使用“清凉伞”,把刘筠没有升官而装病的心态大大嘲笑了一番。

看来,不是所有的牢骚都能唤起皇帝的同情。不久,刘筠抑郁而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