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任程伟
任程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115
  • 关注人气:5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的教育怎么了?

(2010-06-24 12:28:35)
标签:

杂谈

                                       我们的教育怎么了

        前几天在跟叮当通话的时候她跟我很认真的谈到她的苦恼,她认为现在的教育制度很糟糕,她要写点儿什么,还要争取发表,并且希望我也写些什么表达一下我对于她的“感悟”的态度,我当即答应了她。挂断电话我静伫良久,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思想了,对于她周围的事物有自己的态度并愿意表达出来跟我们交流,真的让我振奋,成长是快乐的。但是,我同时又有些许的沉重,首先这是一个信号,孩子长大了,在我还没有太多注意的时候叮当成长了起来,我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她的幼年无知她竟然出落成有思想的小少年了,我失去了多少与孩子共享的快乐呀,孩子多少的美好瞬间我都错过了,这其实是我永远遗憾的。其次,是什么样的情形让一个不满九岁的孩子对我们的教育有如此跟年龄不相符的如此强烈的不满和痛苦呢?!原来,成长也是烦恼的,或者说,是特定的教育体制下学习环境下产生的成长的痛苦,是实实在在的痛苦,远没有烦恼那样的浪漫。

        真的不知道从哪里说起,这是一个太大的话题,不消说是个孩子,就是对于我来说这话题都太过沉重,每每想起都回让人灰心沮丧。

        我也有过童年,跟叮当比起来似乎傻很多,但童年在学校里给我留下的却都是美好与快乐。我们也会被老师体罚,同学间也有相互的惩罚;也会被老师并无恶意的讥讽,同学间相互谩骂从没有停止过;有时甚至被老师踢上一脚,没几个幸运的男同学没有挨过老师的粉笔头,男同学间打架的事件在男生中极为常见(女孩子群殴是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才流行的),但是没有见哪个人心理出现问题,没有见哪个拎着菜刀去劈砍老师同学。老师和同学之间是朋友,是师长,是父母……我们那时上学都是自己去自己回,考试都是自己去自己回,没有家长成群结队排在门口焦虑等待,我不明白为什么现在高考要警力配合疏导交通保障安全?我不明白为什么学生家长不来就会六神无主晕倒考场?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孩子上大学全家五六个人送到学校?我不明白家长放弃工作陪孩子读大学为什么?我不明白读了大学却撇下父母自杀?我不明白为什么上了大学他却杀了同学?是谁让我们的孩子心理如此的脆弱?又是谁让我们孩子的心理如此的畸形?

        我的第一个老师叫李光华,北京知青,是她教会我认识了第一个字,教会我认识第一个音符的音乐老师余义老师,教会我认识第一抹颜色的美术老师安晓华老师都是北京知青,我对他们给我的影响很是感激。提到教育就不能回避的会提到老师,因为他们是执行者。李光华老师至今我们都有联系。她是一个开放式的老师,用的是开放式的的教育,在她的课堂上效率真的很高,按照李老师的话说,课堂上好好学,学好了掌握了课余的时间都是你们玩儿的时间。是的,课间我们都在操场上疯跑疯闹,教室是空的,没有很多的家庭作业,有时甚至根本没有作业,那时,我们一周上五天半课,家庭作业最多只要二十分钟就会做完,而后大多数是间都是男男女女三五成群结伴游戏,人与人的游戏。在游戏中培养了我们的团队精神,在游戏中我们学会了合作意识,在游戏中不断出现矛盾,不断产生摩擦,同样在游戏中我们不断的解决相互间矛盾,协调相互间的关系,而这些正是日后我们工作学习中必备的经验,这经验等到长大成人再去学习是不是就太可悲了呢?我们喜欢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跟父母张口(当然,也害怕被父母暴打)。前几年的一个夏天我回我母亲家看望她,她无意间看到我右脚面接近脚踝的地方有一个一寸多长的疤痕,问我怎么回事,我说这是我大概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二哥的同学不小心用农用二齿钩刮的,她很是惊讶,愣愣的看了我半天,问我为什么不告诉她,我说没事的,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但是我二哥帮我处理了很久才止住血,把我二哥的同学吓坏了,母亲就不断地说你要当时跟我说就不会有这个疤痕。不是母亲不关心我,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告诉她。尽管这样可能不对,但是,这就是我们那个时候大多数男孩子的样子。

        我常常跟朋友哀叹:现在的男孩子连架都不会打了,打架的都改成女孩子了!!谁把孩子逼成这样的?!!!!!!!!

        那时的学习也是,我的作业从一开始就独立完成,没有父母坐在边上监督指导,遇到不懂得题,我们就会想到同学,我们大多是放学后几个同学聚在一起商量今天到谁家做作业,几个人头顶这头在饭桌上埋头苦做,那里还有弄不明白的作业呢?然后,就是我们疯狂地游戏时间。现在的孩子放学就见不到同学了,到同学家做作业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概念,也许永远没有这种体验以及这种体验给他们带来的乐趣和收获了。我们那时候父母做父母的工作,老师做老师的工作,那时老师真的是自己批作业的,我们学生有我们学生的事业─学习。分工真的明确。那时候家长除了老师家访是互不见面,不是不关心是不需要;那时候家长是不用给老师送礼的(现在也不全是);那时候听写是在课堂上由老师监督完成的而不是家长;那时候有不会的问题放学后你随时到老师家,老师总会放下手里的活给你讲到明白为止,老师决不会说你的你的父母对你太不负责任,绝不会像数落三孙子一样数落家长,因为老师明白,那不是孩子家长的错。那时候李老师带我们春游,带我们游戏,带我们跟二班同学比赛游戏比赛体育比赛文艺节目,带我们排练话剧,带我们排练联欢晚会的节目,饿了就到她家去吃,那才是寓教于乐……没有家长陪着,真的没有,我很庆幸我们夫妻俩的工作是不用坐班的,我们有比一般人要自由一些的时间,但这时间不管你有没有,不管你有没工作要做,必须给孩子,你最好不做任何工作无时不刻的在孩子身边。我们现在的孩子大多渴望像我们小的时候一样结伴游戏,但是,他们没有时间呀,他们太忙了,他们小学一年级就有繁重的作业,他们要学奥数,他们要上各种补习班,他们要上各种兴趣班,他们在各种“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宣传标语中艰难前行,她们没有课余时间,他们甚至恐惧仅有的同时又是他们期盼的课余时间,恐惧是引文他们明白那课余时间不会真正属于她们,他们背着各种乐器东奔西走,尽管五音未必齐全;他们跟着优雅的音乐翩然转动,尽管肢体未必协调,他们背着画夹手执画笔,尽管色盲色弱……孩子们喜欢这样吗?回答是肯定的,孩子及其厌恶!!

        我们学的东西到底有多少是日后用得到的?我们学的东西到底有多少对我日后的工作学习是有意义的?家长一面在背后谩骂抱怨同时又无奈地谄媚微笑。这就是现实,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知道!到什么时候结束?不知道!

西红柿就是西红柿,苹果就是苹果,黄瓜就是黄瓜。

西红柿永远成不了别的,苹果永远成不了别的,黄瓜也永远成不了别的。

但, 西红柿可以成为最好的西红柿,苹果可以成为最好的苹果,黄瓜也可以成为最好的黄瓜!

这时我想起鲁迅的一句话:救救孩子……

这时我想说:救救孩子,救救家长,救救中国的教育吧!!!!!!!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