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秋-李吹渔
老秋-李吹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3,795
  • 关注人气:3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让最有意思的语言,说话——读清荷风·新诗刊2022年08期[总049]老秋自选诗十首

(2022-04-30 17:24:28)
分类: 倾听回音:读诗札记
让最有意思的语言,说话
——读清荷风·新诗刊2022年08期[总049]老秋自选诗十首

文/工玉 

       诗的语言,应该是“最有意思”的语言。现代诗尤其如此。
      日常口语也好,书面语言也好;华丽也好,质朴也好;讲究炼字也好,随手拈来也好,对于诗,只是风格不同,有无“意思”而已。
       这里的“最有意思”,就是指现代诗语言的最主要特征来说的。
       美国当代著名诗人玛丽·奥利弗著有一本《诗歌手册·诗歌阅读与创作指南》,可谓写诗的经验之谈。关于现代诗的语言,她说,“请留意你的语言!”  ——词语的发音、准确性,以及内涵——可以说,通过词语的选择我们创造了风格。有风格,就有好诗。
       笔者对新诗的语言暂概括为两大特征:一.精准生动;二.话里有话。就是说现代诗区别于“旧诗”(古体诗)和小说、散文等其他文体,其语言应该是最精炼简约、准确生动的,应该是有声有色、意蕴深美的。举两个名诗人的诗句为例: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诗中优美的表情达意,不正是借助优美形象的语言得以完美呈现的吗?再如艾青的《我爱这土地》“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应该用嘶哑的歌喉歌唱……然后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诗人炽烈的爱国情怀,不正是通过这“话里有话”生动深刻的语言得以表现的吗?
       说到这里,回归到题目:“让最有意思的语言,说话”。为什么命这个题目?我是在强调“有意思”的语言对于现代诗的重要性。本期刊发清荷风诗会特约诗人老秋的诗,其中有不少语言就挺有“意思”。譬如:
    “它清脆地歌唱,和一滴雨同时降临/ 我分辨不清/谁最先捞起了昨夜的琴声”。《在雨中》
    “ 风总是暖的/软和、恬静……风不急不慢/吹拂寺庙里的一座铜钟/风动/我不动/钟声从心底升起”。《禅意的底色》
      ”只要在诗经里守着,活着/简单、朴素——/我临水而居……”《回到古代》
    “一只小小的蚂蚱/在我的梦里/蹦着,跳着,大片大片的麦田下落不明”(工玉提示:请注意“大片大片的麦田下落不明”一句)。《一个人的麦田》
     这些诗句的语言特征,或有声有色,或简单质朴,或活泼可爱,或幽默含蓄,都是“精准生动、话里有话”的“有意思”的好句子。有了好句子,诗就有意思了。
      从上面层层“推论”得出:诗人应该敬畏语言。
      敬畏语言,就像敬畏生命一样,要从古今中外的语言大家族里,慎重地而不是耳戏地选择运用语言,认真地而不是敷衍地创新发展语言,使它活色生香,“最有意思”,最有味儿。让人们在日新月异的人类文明进程中,不断聆听新诗的绕梁之音。
      让你我,攥够大地的体温
      化成一只蝴蝶
      舞蹈
      明媚与灿烂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