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傻子比亚
傻子比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986
  • 关注人气:1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百年孤独》读后记(上)

(2022-07-28 10:11:32)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文论译作

一、

我手头有七种《百年孤独》的中译版本(其中有二种是重复的):1982年台湾远景出版事业公司宋碧云译本(书名为《一百年的孤寂》,收入陈映真主编《诺贝尔文学奖全集》第51册,内部交流版);1984年上海译文出版社黄锦炎、沈国正、陈泉译本;1984年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高长荣译本;1991年浙江文艺出版社黄锦炎、沈国正、陈泉译本;1993年云南人民出版社吴健恒译本;2003年西苑出版社潘立民译本;2011年南海出版公司范晔译本(2018年第60次印本)。愿意拥有而目前暂缺的大约只有两种:上海译文出版社译本于1989年的精装重印本(俗称精装网格本),和1984年台湾志文出版社杨耐冬译本。

从译本公开的相关版权信息来看,上述版本之中,从西班牙文直译的只有上海译文社(含浙江文艺社)、云南人民社、南海公司这三种,其余皆从英文转译,其中高长荣译本还参考了俄译本。

西苑出版社的译本较为可疑,版权页未载所从译出的版本信息,而且,从该书著名的开头文字来看,这个译本是:“很多年以后,每当看见行刑队时,奥雷良诺.布恩地亚上校都会回忆起,他父亲领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这里面有一个很明显的错误,因为此处“面对”是已经发生的过去的行为,拉巴萨的经典英译为as he faced the firing squad,表明布恩地亚上校一生中只有一次亲自面对行刑队、被执行死刑的情况,就是由卡尔尼塞罗上尉指挥行刑、最后被何塞.阿尔卡蒂奥救出的那一次,绝无多次发生的事实。因此,“每当看见行刑队”云云,不仅文意不通,而且揭示了一种极大的可能性,即,这有可能是一个由雇佣枪手假冒译者的改写本,许多四流出版社常常以此手段来维持生计乃至发财。

二、

据说,加西亚.马尔克斯于1990年访问中国,当时大陆书店随处可见各出版社擅自出版的《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等书,老马非常愤怒,放出“有生之年不会将自己作品的任何版权授予中国的任何一家出版社……发誓死后150年都不授权中国出版我的作品,尤其是《百年孤独》”的狠话。

即使在1992年中国正式签约成为《伯尔尼公约》成员国之后,短期内也没能完全有效遏止各路盗版大军的狂欢。《百年孤独》的盗版,据不完全统计有:1994中国文联出版社高长荣译本;1999漓江出版社译本;2000北岳文艺出版社、台海出版社分别出版的宋鸿远译本;2000年内蒙古人民出版社仝彦芳、要晓波、李建国 译本;2001 时代文艺出版社海平译本;2001内蒙古文化出版社译本;2001年远方出版社译本;2001年内蒙古大学出版社译本2002新疆人民出版社刘伟译本;2003年西苑出版社潘立民译本;2004年人民日报出版社仝彦芳等译本;2004年吉林大学出版社译本;2005年中国戏剧社李文军译本;2006年漓江出版社出版内含《百年孤独》的《加西亚.马尔克斯作品集》2009伊犁人民出版社译本,等等

这些“译本”,不仅是盗版,而且不少译文跟上面所谈到的西苑出版社的译文一样,甚至更为可疑。尤为可笑而又恬不知耻的是,2004年吉林大学出版社译本(所谓全译插图本),封面上赫然印着出版社自己凭空杜撰的英文书名Century Loneliness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1993年云南人民出版社吴健恒译本,作为国内从西班牙文译出的第一个全译本,作为国家“八五”重点图书项目,作为制作精良的“拉丁美洲文学丛书”之一,竟然也是没有得到作家授权的盗版。因此,整整二十年后,直到2010年春节前,我国出版社才得到马尔克斯对于《百年孤独》的正式授权。

三、

我很荣幸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读到了《百年孤独》的全本,但不是中译本,而是格里高利.拉巴萨(Gregory Rabassa)的英译本,即收入1971年纽约艾汶丛书的那一种,也不是正式出版品,而是国内盗印本,封面深蓝色,内页新闻纸,书后标有“内部交流”的中文字样。前些年,我又购到了收入2014年企鹅丛书的这个英译精装本,还从网上淘得法国赛伊出版社的由克洛德和卡尔曼.迪朗译出的法文版Cent ans de solitude 。我觉得,哪怕仅仅为了直接阅读这一本书的原著,在有生之年学习西班牙文也是值得的。

马尔克斯正式授权的,由范晔博士译出、南海出版公司出版的中译本《百年孤独》,我也是最近有机会阅读。我虽然不懂西班牙语,但还是按照多年形成的阅读习惯,对上述诸译本特别是三个西语直译本,进行了一番观览和粗略的比较。论印刷质量,上海译文社和云南人民社的版本比较用心,没发现什么明显的印刷错误南海公司本子虽是精装,表面上也光溜大方,但该出版社出于既定的经营理念和审美习惯,免不了将一流名著作通俗商品的考虑,装帧尚属粗糙,尤其是手民之误几乎达到触目惊心的地步,即便是在很早以前铅字捡排的情况下,哪怕排字工人需要辨认手写稿件的笔迹,也不会出现这么多错误。比如,房舍之舍多误作“合”,“入”字差不多全都错成了“人”字,有时“人”字也错成了“入”(“最后一个入正被蚂蚁吃掉”),等等。我实在搞不明白,买得版权后为什么不交由声名卓著的出版社来精工细做?花大钱小费,实在是匪夷所思。然而,抛开这些工艺方面的缺陷,我倒是最喜欢范晔的这个新译本,仅从汉语阅读的感觉和有时与英译、法译本的简单对照而言,我相信它的译文准确、流畅,修辞也极为细致考究,尤其是对句子的精心整合结撰达意的同时尽量减少语法上的歧出成分,压缩不必要的停顿和逗留,因而译出了世纪独白似的一气贯注和循环往复的节奏,读起来有一种被催眠和随波逐流的音乐感。我读到结尾部分,耳朵里甚至真实地响起了那伴随着神圣梵文的释读、一阵强似一阵、正在把马孔多从大地上抹去的龙卷风的怒号。

四、

我个人认为《百年孤独》是二十世纪世界文学王冠上最耀眼夺目的那颗明珠,没有之一。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称它为一部全息小说。它是一本百科全书,里面五光十色、要有尽有:举凡创世、历史、地理、宗教信仰、道德、战争、传统、巫术和迷信、神灵、科学、人的成长、自然的毁坏力、文明的分期、各种互相冲突的理想和主义、国家、种族、爱恨情仇、灭亡、梵文、横流的欲望……等等等等,括囊一切,无所不包。

这本书,马尔克斯从二十一岁就着手构思写作,写了十九年,1967年出版,1982年获得诺奖。它出版后,在迄今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内,对世界文学发挥了既深且巨的影响,甚至不乏对它进行模仿或变形也能侥幸获得同样高规格的奖赏。因此,我觉得诸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在高度上也不是整齐划一的,而象老马这种稀世罕遇的巅峰人物,若非受累于早年的穷困潦倒或天性的过于通透圆融,理应同托尔斯泰、乔伊斯、普鲁斯特、卡夫卡一样与诺奖无缘。

五、

《百年孤独》是一个纯粹想象的世界,作家在其中腾云驾雾、天马行空、独往独来,读者若是对现代文学毫无准备的素养,倒很有可能将其视为一篇漫长的疯人独白。人物及其姓名不断重复,闪烁其辞又模糊不清的地理方位,情节的若有若无、迷离惝恍,现实与幻梦的交织和互为补充,故作破绽的种种记号,对人类卑下天性的残忍呈现,还有那种全能上帝般的神谕式的叙述调子,这甚至已经远远不是现代文学的流派方法或写作门径,而是一次通向后现代的全方位综合。

马尔克斯极喜欢谈玄论虚,神神叨叨,颇预言家的气质。最迟在1967年之前,他就预见了今天的互联网世界。在《百年孤独》里,那个吉卜赛人梅尔基亚德斯出场不久就宣称:“科学消除了距离,用不了多久,人们不出家门就能看到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事情(待续)

(弱斋于2020814日凌晨3点半)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