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寒汐
寒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938
  • 关注人气:2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人生若只如初见——《金枝欲孽贰》(EP16-EP17)

(2013-05-16 16:00:12)
标签:

剧评

tvb

金枝欲孽2

蔡少芬

邓萃雯

杂谈

人生若只如初见——《金枝欲孽贰》(EP16-EP17)



    EP16 流萤的慰藉
  
    陈妃索命的流言弥漫了整个紫禁城,为澄清此事并非自己所为,淳太妃特意找如妃一起放纸鸢。故事里代表着尔淳与福雅姐妹情谊的纸鸢如今拿在他人手中,已是别有一番滋味。
    一改往日在如妃面前毫不掩饰的张扬,此次淳太妃收敛低调了很多,好言好语,实属难得。而一改往日在宛琇面前事事隐忍的退让,此次的如妃变得冷漠淡然,居然主动打断了与淳太妃的言谈。
    无法高飞的纸鸢在如妃心里就好比是身患隐疾幼年早逝的五阿哥,也是多年来在宫中只求安于一隅的自己,她无心去争,结果纵容宫中谣言肆意,她无心去斗,老天最后却夺去了她儿子的性命。
    尔荷说,我相信观音大士一定会带五阿哥去一个更加平安和乐的世界。
    如妃说,它连这个世间的都保不住,你还指望它去管另外一个世界?
    信仰的崩塌有时候就是如此迅疾而简单。
  
    如妃以纸鸢比喻五阿哥早逝,书兰则以栽树比喻五阿哥的隐疾,就连尔荷也以花来喻淳太妃无人欣赏无爱无后。
    人人话里有话,人人心思暗藏。
  
    主子逝世,宫中百日不得再响锣鼓。为使高流斐能再次入宫唱戏,刘公公与佑香再传出一个谣言,此谣言事关雍贵太妃与禁军大人的往日情缘,目的是想利用淑贵太妃再次传召南府入宫以圆淳太妃见高流斐的愿望。
    为进一步接近淳太妃,佟吉海暗中夸大谣言,一时对木都儿说五阿哥至贵之命命不该绝,一时又对辛者库众人说雍贵太妃死不甘心,乃至冤魂徘徊于畅音阁内。
   

    南府入宫,宛琇归还鼻烟壶,高流斐本打算借此机会回送鼻烟壶以讨好淳太妃,但被章爷一番劝诫后打消此念,只送上一份关于侍母至孝的《白兔记》,终落得一个牛皮灯笼的迂腐名声。
  
    无心人皆是牛皮灯笼,明示暗示换不来半点回应,有心人则不然。
    五阿哥死后,湘菱每晚守在身边,望天观星,希望死后的五阿哥能化作天上的星星与其相见。可事与愿违,夜空明月照人却星光黯淡,等不到星星的湘菱夜不成眠。高流斐得知此事又偶遇流萤,竟夜晚捕萤再放入宫中,望借流萤以代星星圆湘菱再见五阿哥的心愿。
  
    昔日,星星是高流斐与已故夫人的信物,流萤是星星的使者,使逝者得以安息。
    今日,星星是湘菱眼中五阿哥的化身,流萤同样是星星的使者,使生者再无遗憾。
    高流斐圆了湘菱的一个梦,却又燃起了她的另一个梦。
    一切都是命。流萤是他与夫人之间的使者,又何尝不是他与湘菱之间的使者呢。

 

    EP17 如妃的局
  
    诚心礼佛不代表可以得到解脱,生老病死从来就是听天由命,就算是生于帝王之家,龙子凤孙又如何?最后一样是逃不过天命两个字。既然如此,与其坐困愁城,倒不如早一步抽身而出,自然就可以早一步看清楚上天玩的把戏,一切就自然会看得开。

                                                                                        ——如妃
  
    对于亲子的死,如妃心痛难耐,但即使这样,能日夜陪在五阿哥身边,握着他的手,奉上他最喜爱的棋子与书法的也不是她这个母亲,而是湘菱。正因为湘菱陪伴着五阿哥成长,所以才能感同身受如妃的痛,才会尽力去慰藉一个丧子的娘亲。
    步步为营的黑子是五阿哥下棋的风格,也是五阿哥不争强好胜的善良,亦是湘菱心中昔日如妃的为人处世之道。与如妃对弈,是一种宽慰,更是想唤醒迷失在死生伤痛里的人。
  
    与湘菱不同,对于姐姐的丧子之痛,淳太妃的态度像是冷眼旁观的看客。也难怪,她没有孩子,怎会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情。与其说淳太妃恨如妃当初的一场大病改变了彼此的命运,不如说她在嫉妒姐姐所拥有的一切,那一切她从前不曾拥有,以后也不会再有。
    嫉妒真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处处低人一筹,所以心生怨念,就算别人所想所求皆与你的欲望不同,也不甘落于人后。这是一场自己与自己的角力,就像云秋玹与高流斐,书兰与湘菱。
  
    因为书兰的不甘心,如妃期望借伶人私会宫中女眷来断绝宛琇非分之想的计划付诸东流。因为书兰的不甘心,湘菱与流斐间若有似无的情思亦被如妃洞悉。
    如妃设下的这场局,本意是想借书兰与高流斐无中生有的私情去除身边祸患,却棋差一招。
    她想要宛琇死心,却不知早在高流斐送上《白兔记》时宛琇已断了他想。她的妹妹只不过是在做戏,目的就是想引她入局。这一局她设得这样明显,宛琇又怎么不会轻易洞悉。
  
    试探湘菱是下一局的前奏,利用湘菱与高流斐的情谊来阻止宛琇已不存在的幻想实非明智之举。
    湘菱输棋是因为身在局中,情字困局,即使如何胜券在握,也难保不会一败涂地。
    如妃今日设下此局,他日亦会深陷其中。
    从来,最难算的不是天命,不是人心,而是心中之情,虚无缥缈患得患失,想放下却放不下,想挣脱却无法自拔。
    心系乡间子女的湘菱因看见流萤而心思荡漾,抓在手中时欣喜万分,但转念一想又要无奈放去。
    都是自己与自己的百般争斗博弈,最终只得筋疲力尽。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