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奶牛宝宝
奶牛宝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39,988
  • 关注人气:2,0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惊悚艳情小说:魂断梦幻岛(下)

(2008-05-27 20:11:58)
标签:

惊悚

艳情

小说

魂断梦幻岛

奶牛宝宝

文化

分类: 奶牛和你们

惊悚艳情小说:魂断梦幻岛(上)

 

重理线索

根据约瑟的会议,霍德曼知道了亚里生前眉头曾经受过伤,可是现在还没有亚里头颅的下落,不能证明约瑟的话属实。而其他人只能记起亚里戴着墨镜,戴着墨镜在夏天的沙滩是太正常的不过的事情了。

与亚里生前有过接触的就是空姐安,可是安告诉霍德曼,这几天自己都是一个人在沙滩上日光浴,并且有两个游客可以为她作证,而晚上她则在房间里睡觉。而且她还说出自己夜晚的乐子不是一个人找的,是个刚从外面来的美国游客。这名游客也证明了安的说法。而且警察也没有在亚里的房间找到安的指纹。所以警察就让安回去了,案件又陷入了僵局。

霍德曼晚上睡不着,趴在客房的窗户上看着下面黑压压的山崖。他知道,亚里的尸体肯定就是从自己窗户被抛下去的,而且抛下去之前被残忍地割去了头颅。能搬动这样一个强壮男人的身体的非得是个强壮的男人或是两个女人?这一闪而过的念头让霍德曼打了个冷战,要是这么推断,芬妮就是个被利用者,而她背后还有一个人,而且有可能是个女人!

是安么?可是安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难道是其他人?其他什么人能够轻松进入亚里的房间,并且在其没有戒备的情况下将其杀死呢?芬妮为什么要听这个人的话呢?或者为什么会被杀呢?难道她认识凶手?难道凶手会是其他的房客或者就是酒店里的工作人员?

霍德曼弹掉了手里的烟头,微弱的光顿时被黑暗吞噬了。霍德曼转头看了看旁边,发现隔壁的窗户那里也有个人,也正吸着烟看着他,是安。霍德曼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安则吐了一口烟圈,退身进房,关了窗户。霍德曼觉得这个女人的眼里写满了笑意,这笑意充满了挑衅。

 

约瑟的头疼

约瑟有头疼病,疼起来就在床上滚来滚去。约瑟妻子总是很温柔地给丈夫按摩,倒水拿药。约瑟会在妻子的悉心照料下疲惫地睡去,这晚,约瑟又犯了毛病,妻子慌忙跑出来,她发现房间里没有药了,她需要去药房拿药。

楼道里霍德曼还没有睡,正踱来踱去,思考着案情。看见约瑟的妻子,便礼貌地点点头,让开了楼道。约瑟妻子感谢地笑笑,便急急忙忙往药房跑去。霍德曼看着约瑟的妻子出了神。

约瑟的头疼好些了,他拉着妻子的手,安心地睡着了。霍德曼警官站在房门外,抬手敲门。约瑟妻子开门,把食指放在唇前“嘘”了一声,闪身出门,顺手关了门。霍德曼不解,约瑟妻子解释:“他有头疼病,很多年了,以前在中国的时候被坏人打过黑棍,留下的后遗症。”

霍德曼有些吃惊:“他去过中国?”

“嗯,亚里那时候也在中国,他们那时候是最好的朋友。”约瑟妻子解释。

霍德曼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便摘下帽子点了头,“夫人,打扰了。”说着霍德曼离开了。约瑟妻子回了房间,躺在约瑟的旁边,安心地睡去了。

 

重要的证据

霍德曼决定秘密搜查安的房间,这一天他看见安和那个外国人亲热地出去了,他便让客服人员打开安的房间,小心地搜查起来。在安的保险柜里他发现了一根可疑的红色金属丝,上面还有残留的血迹。他小心地拍了照,并取下了金属丝上的血迹,小心地包好。关了保险柜,他去往洗手间,正准备搜查。

这时,突然门开了,安走了进来,甩掉鞋子,褪去长裙,赤裸着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看了起来。霍德曼从门缝里刚好看见一丝不挂的安,他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心里嘀咕着:“这个女人确实很迷人,若是自己也会禁不住她的诱惑。”

有敲门声,安没打算穿衣服,打开房门,冲进来一个男人。饥渴地抱起安扑倒在床上,立刻传来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安那撩人的呻吟。霍德曼有些吃惊,因为闯进的男人不是那个美国佬,而是约瑟!

霍德曼悄悄地开门走了出去,把血迹样本给了自己同事,自己坐在房间里冥思苦想起来。当同事把结果告诉霍德曼的时候,他并不兴奋,反倒纠结了眉头。上面确实有无头男尸的血迹,可也有另一个男人的血迹。霍德曼首先想到的是那个和安有过欢情的美国人,可是经过调查取证后,那血迹不是他的。

霍德曼心里只有一个答案:约瑟!

 

约瑟的不在场证明

血迹是约瑟的,约瑟也没有不在场证明。因为那两天他说自己头疼吃了药就睡了,什么也不知道,可约瑟妻子当时不在他的身边,她在一楼大厅正和一个新的旅游团介绍附近的景点。

霍德曼觉得约瑟有杀人的动机:他也喜欢安,看到亚里和安有了亲密关系之后,他就嫉妒心起动了杀机;而且他和芬妮也有勾搭,所以在芬妮的帮助下他进了亚里的房间,事后为了灭口,他又杀死了芬妮。

当这个结论出来的时候,其他人也觉得很有道理,剩下的就是找出亚里的头颅,以证明那名男尸确实是亚里的。霍德曼想起了药房,经过搜查,在药房的冷冻间里找到了被棉布层层包裹的头颅,正是亚里的。而且那头颅的眉上就有一道血痕,与安房间的那根金属红线恰好吻合。

于是警察带着约瑟、安,亚里和芬妮的尸体离开了酒店,至警局作进一步审理。

傍晚的海面波涛汹涌,霍德曼带着警察以及约瑟、安登上了汽艇,开往远处。15层的一个房间里约瑟的妻子伤感地看着他们远去,她的手里拿着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中是年轻的自己和一个和蔼的老人。她的眼里噙满了泪水,嘴里轻声念着:爸爸,你可以安息了。

 

不可预料的返回

约瑟妻子忽然感到身后有双眼睛盯着自己,忽然转身,她看见了鬼魅般的霍德曼。她惊恐的深情转瞬即逝,立刻整理了情绪,问道:“警官您不是走了么?”霍德曼摘下礼帽,坐了下来,笑道:“没有抓到真凶,我怎么会离开?”

“哦?真凶不是我丈夫么?”约瑟妻子也坐了下来,看着霍德曼。

霍德曼弹弹帽沿,笑了笑:“他是你的替罪羊罢了。”

“听您这么说我是杀人凶手?我杀人动机是什么?”

霍德曼指了指她手里的照片:“就是这个, 冯雪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爸爸叫冯英雄,十年前因为被指杀人罪而被枪决。”

约瑟妻子一听浑身一震,眼里又涌出了泪水:“他是冤死的!”

霍德曼继续说:“我知道,当时告他有罪的律师正式亚里吧。”

冯雪点点头:“就是他,你调查我了?怎么怀疑到的我?”

霍德曼笑笑:“你给你约瑟拿药的那个晚上,我看到你去了药房,还拿了一瓶止疼药。我查过约瑟的药,他吃的止疼药其实都是安眠药。我想不出你给他吃安眠药的起其他理由,而且他说他一吃药就想睡觉,我想你一直给他吃安眠药。他睡着了之后你干什么去了谁也不知道。”

冯雪笑笑:“那又能证明什么?亚里的死你没有证据证明是我。”

霍德曼站起身来,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谁说的?我告诉你,芬妮的死你推脱不了。当你得知约瑟的好友是亚里时就动了杀机。而那时候你发现了约瑟和安的奸情,所以你就有了一石二鸟之计。可是你一个人很难实施,所以你就想到了一直喜欢你的芬妮。一直以来你都知道她是个同性恋,而且疯狂地爱着你。所以你利用她进亚里房间的时候,让她给亚里的水里放了安眠药,然后在她进房间打扫的时候,躲在了她清洁车的下面。然后你们残忍地割下了亚里的头,扔下了亚里的尸体,然后打扫完房间,带着他的头回到药房,藏起了头颅。后来,你怕芬妮威胁你,就用枕头捂死了她,而她到最后还深爱着你。而且知道你会向她下毒手,所以她在临死前写了一封信给你,放在了你的衣服口袋里。你在客房和她欢愉过后便杀了她,根本没注意到她在床边的桌子抽屉里给你留的信,因为她知道别人不会看见,那房间只有你们俩进去。”

说着霍德曼拿出一张纸递给了冯雪:“而我有幸在监视安的时候让人打开了那间房间,躺在床上无聊的时候翻看了抽屉……信里夹着芬妮收集的你的头发,而且我们在亚里的胃里发现了你给约瑟吃的同一种安眠药。”

冯雪看着信,泪流满面,那信上写着:

雪:

我爱你,就算我知道你会杀我灭口,我也会一直爱你。

 

                                                                                                                     你的爱:芬妮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