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湘
彭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751
  • 关注人气:1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录片《画》创作手记

(2006-09-15 10:13:11)
分类:

纪录片《画》创作手记

作为一名学画画的学生,我对艺术怀有崇高的敬意。它在我的面前显得那么神圣,那么纯洁,那么优雅。可当我遇见周波之后,我的内心有些震动。

那是我刚上大二的时候,朋友介绍我去一位在当地知名的教授的工作室做助手,在那里我见到了周波这个人。他也曾就读于我现在就读的师大,我应该称他为师兄才是。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个很木枘的不太会处事的老实人。通常这样的人都很容易被人轻视,没错,他在我面前我丝毫感觉不到任何压力。我可以非常自信主动地和他交谈,根本不用考虑他的感受。因为像他这样一个人,似乎从来都不曾向别人苛求过什么。第一次见面,我知道他是画商品画的,一个画商品画的人通常在搞艺术的人眼中是比较低贱的。而且搞艺术的人通常是极其地反感“商品画”。我自视为是学院体系里从事艺术相关活动的大学生,对周波这样一个人我似乎带有点瞧不起的色彩。

我会时不时地问周波一些问题,例如你的画是到哪儿去卖的?你一张画能卖多少钱?他则会非常详细地告诉我是怎么怎么回事,一五一十地老实“交待”。于是我开始慢慢地了解周波。他这人,干不了别的。在师大生物系读了三年,什么都没学懂却开始了画画这条路,人家说画画能卖钱,他便选择了画画。你一个大学生怎么就不能干点别的?他说他什么都不会,就画画比较适合他。刚开始的时候,画了画到市场上摆地摊卖。怎么画也维持不了生计,他多次和我说的是,自己挣一点,然后家里寄一点,一个月也就过去了。他这样的生活过了可能有三四年之久了。除了画画,有时他也跟着一些民工在工地上干点儿活。但就这样出卖苦力的机会也并不多,还得看运气。往往有苦力活儿了,他也便不需要家里寄钱了。但是工地一完工,他那种拮据的日子便又要来了。

周波的生活虽苦,却与其他画商品画的同行有所不同。他把桂林有名的画家都拜访得差不多了,主动上门去找,带着他画的画大胆地请教——拜师学艺。这点让我对他肃然起敬。

我常问他一些关于他这行的事,我很想了解这些画商品画的人的生活。于是他也会和我讲些行内的情况。我曾要求他带我去商品画市场,去过之后更让我的内心无法平静。他们的画有些是论斤来卖的。他们做的事和艺术似乎有点牵扯,可离艺术却是太远。说他们是简单的手艺人一点也不为过。他们甚至于像复印机一样大批量地画着同一张画(临摹)。

我本想详尽地用镜头来纪录这些职业“画匠”,可这样浩大的工程不是三两天所能完成得了的,于是我选择了周波!

我本想拍拍他的苦难生活,可当我要拍的时候却发现他的生活比之前有所改善。他在郊区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每个月也能有上千元的收入了,他告诉我说是因为有朋友介绍他去画很大幅的黄河,这样一画就很好卖了,后来还有外地的画商向他订货。他说他在画黄河之前还是要家里寄钱的。

我看到他的房间的每一块墙上都贴了画或是字,包括厨房厕所。他告诉我说是想到时贴满了就请知名的教授过来看看。

我拿着摄像机和他相处了三天,我想能尽可能地拍到他的一些生活细节。但由于时间仓促,我只是真实地纪录了周波三天的生活。他告诉我,他的生活基本就是这样周而复始,不会有太多变化。星期一至星期五的白天是画商品画,晚上一般是画点素描(打基本功)和看书,星期六上午去旧书市场看看有没有什么要买的书,下午还是画画,星期天上午要把画好的画拿到画商那里去卖掉,下午要去师大乐年学院(相当于老年大学)和一群老头老太太上国画课。就如他所说,事情很多很忙。

我希望镜头里的苦涩和无奈会被所有人都看懂,可能有太多的人不知道在城市边缘活跃着一批这样的人,但他们的艰难和无奈和所有在现实面前努力挣扎的底层人民是一样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我这四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