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婍
李婍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9,114
  • 关注人气:1,5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蔡文姬的三次婚姻

(2010-01-31 22:39:01)
标签:

《胡笳十八拍》

悲愤诗

琴弦

蔡文姬

中国

文化

分类: 随笔

蔡文姬的三次婚姻

                                                 /李婍

慵懒的冬日周末,煮一壶热热的咖啡,让氤氲的热气丝丝缕缕在几案上缭绕,轻薄的紧身内衣外裹上一条厚厚的羊毛披肩,很小资地斜倚在沙发上,这个时候如果你想找本书来读,你会选择什么?相信你一定不会找出建安时代著名女诗人蔡琰 蔡文姬女士的《胡笳十八拍》来无情折磨自己。

那天我忽然心血来潮,就在那样的一个氛围中翻开了它。

 

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制兹八拍兮拟排忧,何知曲成兮心转愁!

 

安静的时空中骤然传来远古一个满怀离愁的女人呼天抢地的呼喊和悲泣,那声音似乎真真切切的,败坏了我的小资心绪。

方才感觉自己大错而特错。

此时应当斟一杯烈酒,切一盘半生半熟带着些许血丝的牛肉,守着熊熊燃烧的红泥火炉,最好有一首悲怆的乐曲缓缓奏响。

这个时候读蔡文姬的《悲愤诗》以及《胡笳十八拍》之类捶胸泣血表现极其强烈悲楚心情的诗句,才能真正品出些味道。

那首我国文学史上第一篇由女子创作的长达五百四十字的五言长篇叙事诗《悲愤诗》,那首充满异域情调可弹可歌的《胡笳十八拍》,尽管被历史的光阴温暖了将近两千年,但重新捧起读来还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沁心的悲凉,文字间散发出的彻骨悲楚使人不由沉入一种哀愁哀怨的氛围中。

蔡文姬模样长得美与丑先放到一边,历史上没有说她是沉鱼落雁的美女,也没说她如何丑陋不堪,所以想必也就是一般相貌的女子。生为东汉大文学家蔡邕的女儿,也该算是大家闺秀,但是这个大家闺秀有些生不逢时,从小就赶上了战乱,小小年纪跟着父母东藏西躲疲于奔命,蓬头垢面的,大概也就少了许多大家女儿的优雅和从容。

但是有些东西是天生的,任何外力都抹煞不了,譬如才气。毫无疑问蔡文姬是才气十足的女子,她对声乐的感觉,她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是后来成就文学事业的绝好条件和基础,机遇来了,也就有了文学史上能书写上一笔的蔡文姬。

如果蔡文姬生在今天,说不定会成为音乐家,在走穴赚足大钱之后,再在空闲时间玩儿上一把文学。

当年在蔡文姬童年的漂泊中,也会有相对稳定的某个时日。只有这种时候,大文学家蔡邕先生才会腾出心思玩一下优雅,抚琴轻吟,聊以慰籍战乱中纷杂的心绪。一个夜晚,蔡邕正在弹琴,谈到激昂之处,琴弦突然断掉一根。在一边玩耍的蔡文姬头都没抬就说断的是第二根弦。蔡邕愕然,以为这个小孩子不过偶尔说对了,为了试探她便故意又弄断一根琴弦,继续在玩耍的女孩不假思索地说:“这次是第四根琴弦。”

这位能第二次拨断琴弦的父亲很了不起,因为有了再一次断掉的琴弦,才检验出了一个孩子的智商,验证了一个小才女的过人之处。从此这个父亲悉心培养女儿,自己的许多诗稿都成为女儿的教材。

后来的历史证明了蔡邕先生的决策有多么英明。

花季少女蔡文姬却没有自己的花季。

十六岁的时候,蔡文姬嫁给了一个名叫卫仲道的河东人。乱世之中匆匆出嫁,她是否爱过那个人谁也说不好,但毕竟是初为人妇,他们应当相亲相爱过的,只是好景不长,这个丈夫很快就亡故了。

重新回到娘家的蔡文姬再也找不到出嫁前的感觉。丈夫没有了,因病而亡;父亲没有了,被王允杀害,双重的悲伤刺痛着她的心,在接踵而至的灾难面前她坚强地承受着,所以后来被胡人掠去对她来说也就不再是什么灭顶之灾,再后来被人献给南匈奴左贤王做王妃的时候,她也没有像许多所谓烈女那样或真或假地寻死觅活,她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胡人丈夫,并为他生育了两个儿子。

哀莫大于心死。蔡文姬的心已经死过一次了,也就不在乎死第二次第三次了。

身陷南匈奴的蔡文姬因祸得福,在这里度过了她一生最安定最温馨的十二年。虽然是被“掳”去的,这个多少有些尴尬的事实使这桩婚姻少了些许浪漫,但是因为斩不断的血肉情,她已经逐渐适应了这个胡人丈夫,适应了这里的一切,如果一生就这样下去,虽然历史上少了一个才女,但却多了一个充满亲情的家庭,多了一个幸福的母亲。

后来的《文姬归汉》特别是郭沫若先生的《蔡文姬》大赞曹操如何英明,思贤若渴,爱才如命,遣使者以金璧赎回蔡文姬,让她回来整理父亲的诗稿。此时被用金璧赎回的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女人吗?与其说是一个人倒不如说是一件国宝级的珍品或者说是一部孤本的巨著。

如果没有这次契机蔡文姬会安心地居在匈奴,但机会一旦有了就有些不一样了。上世纪的中国下乡知青返城的时候,没有肩负国家重任的知青们尚且可以抛家舍业,别夫离子,身兼重任的蔡文姬就更可以在所不惜了。

然而,即使与丈夫再没感情毕竟也是十二年的夫妻,况且还有两个可爱的儿子。

处于两难之中,毅然斩断亲情以大局为重,这个抉择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些残忍,她却做到了。当年穿越漫漫荒漠被胡骑掳去的时候她只是一个失去父亲与丈夫的孤女,而今走在返乡的路上时,故乡已经不是她的家了,她是在离开自己的家离开丈夫儿子回故乡,这个故乡其实在她的心目中已经成为他乡了。一来一往的心情都是那样复杂那样哀伤,像一只孤雁她四处漂泊,已经不知道哪里是最终的归宿了。

自认为人情味十足的曹操又给蔡文姬寻找到一个新的生活归宿,那年已经三十五岁的她又被指婚给屯田都尉董祀。董祀的年纪要比蔡文姬小的多,如果蔡文姬能爱上董祀,那就是中国历史上比较早的姐弟恋了。有了被掳强迫为人妻的痛苦经历,对于嫁给谁蔡文姬似乎已经不太在乎了,不管董祀喜欢不喜欢自己,在乎不在乎自己,她都虔诚地将一生系在董祀的肩头。既然自己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那就顺其自然吧。况且一个人到中年的女子,在美容产品和技术尚不发达的远古,估计模样也很沧桑了,凭着不再丰润的容颜,年轻男人董祀能收容她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当董祀犯了刑法应当被处死的时候,蔡文姬披头散发跣足赶往丞相府求情,向曹操叩头请罪,言之悲切,情甚酸哀,不但让亲眼所见的人留下同情的泪水,也让所有善良的人都为之心酸。她已经失去了两个丈夫,不想再失去第三个丈夫了,爱与不爱姑且不论,经常不断地被沦为寡妇境地的女人实在已经找不到自己独立的人格了,她一生经历的那些男人,有没有她真心所爱的人,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下面是史料记载的曹操和蔡文姬的一段对话。

曹操说:“你的处境是值得同情,可是,文状已发,怎么办呢?”

文姬说:“明公厩马万匹,虎士成林,难道还舍不得疾足一骑,去拯救一条垂死的生命吗?”

曹操看在蔡文姬的面上,赦了董祀,并把头巾、鞋袜恩赐给文姬御寒,同时又问:“听说你父亲生前藏书甚多,著述宏富,你还能忆起吗?”

文姬答:“亡父遗著先前有四千余卷,经颠沛流离,大多散失。我如今能背得出来的只有四百多篇。”

曹操大喜,并要派十多名官员给她当助手,请她缮写出来。文姬谢绝曹操的好意,独自动手,默写出蔡邕的部分文学遗产。

至今不明白她为什么拒绝曹操派去的十多个给她做助手的官员,或许她感觉到男女授受不亲,不愿再给自己平静的生活增添烦恼了。但是如果接受了这种帮助,她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来搞她的文学创作,会不会成就更大一些呢?

好在有一曲《胡笳十八拍》哀哀地记录了她苦难的故事,好在有一首《悲愤诗》记叙了她悲怆愤怒的心情,战乱使一介才女失去了尊严与骄傲,但没有失去才气,熟谙音律的她将一腔无名的愁怨倾注于乐音之中。

从此,她的眼泪与悲哀就沉沉地落在后人心上。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