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528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7年前,就“写给20后年我女儿的肺腑之语”

(2010-06-23 15:48:44)
标签:

我女儿

风信子花

清道夫

男孩子

中国

分类: 鸦片香

2003年,写给“我的女儿Hycinth

    2003年的母亲节还是儿童节?《GOOD好主妇》杂志当时的专题编辑,可爱至极的张婷婷小姐做了一个选题:请坊间几位所谓“热点美女作家”,给20年后自己的女儿写一封信——我属于近水楼台。除了我,婷婷还找了赵赵、尹丽川、陈彤和洁尘,并为每个人都拍了美美的大片。

    当时除了洁尘有儿子,其余人等都属于纸上谈兵。不过幸运的是,7年后,我觉得我谈得还8错,现今看来也不觉丢脸…………

  

Hycinth是我的女儿——如果上天赐福使我能够拥有她的话。(注:Hycinth是英文,风信子花的意思

 

让我来算算,如果我运气好,20年后,她应当有18岁了(注:显然俺运气不好,现在看来,2023那一年,Hycinth顶多上初二哉。。。。)。至于她的样貌我觉得倒没那么重要,只有娶不上的男,没有嫁不出的女。丑女与美女好比穷人和富人,要论郁闷不过是从一种到另一种而已。

 

2023年,少女Hycinth在加拿大一所较为知名学府读预科。她的中国爹妈说穷不穷说富不富,为了不让Hycinth输在起跑线上,打小就砸锅卖铁地栽培她;还不敢明说,惟恐给孩子增加心理负担。总之,旁的中国孩子有的,Hycinth也一样不缺。包括脾气——“妈,你烦不烦,谁是孩子啊?”

 

对对对,妈说漏嘴了。如今至少从外表看来,每天雷打不动喝500cc鲜奶长大的Hycinth已然一亭亭女子。正是招风引蝶年纪,昨晚往家打电话时,从可视屏幕里观察,搭在她肩头的手又变回白色的了。说起来Hycinth到渥太华不过一年多,这手白而黑,黑而黄,黄而白已不知来回倒多少遍了。也好,迄今她还没落入谁家魔掌,小女孩嘛,又不瞎不拐不麻的,交男朋友当然得挑挑。

 

Hycinth真是个淑女啊!我不禁起了骄傲。所谓淑女,就是能够成功抵挡男人的进攻又不使其尽快撤退的一种女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随着女性地位及精明度的日益提高,男性方面也产生了抗体,如今已臻不见兔子不撒鹰境界,适龄男女——即16岁以上(含16岁)男女,基本上头三回约会就把该办不该办的事儿全办了。没法儿说这好还是不好,每个年代的江湖有每个年代江湖的规矩,在我们这个年代,家长能做的不过是在女儿16岁生日那一天带她去医院接受tz-006号——一种避孕效力长达5年而绝无副作用新型针剂的注射。

 

我是在Hycinth临走前的一周带她去的。为了掩饰尴尬,我还同时为她选了抗击六种流行疾病(其中包括爱滋)的疫苗。在医院里Hycinth没说什么,出来她就笑了:“妈,你们这代人活得真是师出有名。觉得怎么对去做就是了,别人的眼光真的那么重要吗?再说,现在谁还有工夫去惦记别人啊!”我也笑,是欣慰的笑,我觉得Hycinth长大了,像一棵生机勃勃的小树,没有什么能阻挡她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有人曾忧虑这个年代的年轻人太讲求个性,珠联璧合的爱情将不复存在,我却不这样认为。从《诗经》开始算,爱情这桩事件被吟咏探索了三千多年,又有谁找出过半点可循之章?所谓“产生某种化学物质”的说法也只是说说而已,你说得清它的分子组成吗?提炼得出来吗?寻找得到替代品吗?就算爱情衍生了这样一种物质,我相信也不过是浩大蜿蜒爱情河流的一个小小分支。所以,还是不要杞人忧天吧,只要人类不灭亡,爱情就会永存。

 

当Hycinth10岁,向我询问有关爱情的来龙去脉时,我就向她述说了以上胡思乱想。我还说这件事太复杂,好比茫茫太空,人类所了解的不过是九牛一毛,所以根本不要去想它,让自己有力量去爱人——包括爱自己,比什么都重要。

 

我不知道Hycinth听懂了没有,但无所谓,没有一代人是听从上一代走出自己路来的。所以我命令自己尽可能地三缄其口,免得累人累己。再说现在从12岁起,每隔两岁就有不同年龄段的女性杂志,那上面女性问题研究专家的话比我的理性、严密,我所能做的,不过是以身作则而已。

 

Hycinth她爸说:“你就这样放任自流吧,早晚Hycinth给我们找个清道夫女婿回来。”

 

我继续啜饮鲜榨橙汁:“青春不疯狂,也是会过去的。”

 

Hycinth她爸看着我笑:“哦,你是在后悔当年吗?”

 

我也笑:“难道你不吗?”

 

清道夫或者金龟婿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只要Hycinth快乐。至于明天——Hycinth这一代女性最大的进步就是从不惴惴明天,只关注此刻使她们的感受更专注、更透彻,从而更轻易地接近了幸福。

 

说起来颇有戏剧性,Hycinth到渥太华8个月时,同时有两个男孩子约会她,一个是某石油国家王室的近亲,一个出身于汽车修理工家庭。Hycinth说两个男孩子各有各的可爱,但因为不喜欢后面那个男孩子只付得起的嘈杂小饭馆,她便带他去一些古老的咖啡馆,用自己教一位老教授学汉语赚的钱付账单。

 

我真的很羡慕她,在我们这一代,太多女人是根据男人的付账能力来决定约会名单的,从Hycinth这一代起,中国女人开始尊重自己的心。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