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613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一直鼓励女孩子“傍大款”

(2007-07-10 01:23:08)
分类: 八卦下
他们是如此不同,却都安然抵达幸福彼岸……
当当网总裁俞渝 VS 太格传媒总裁孙健君之财富对话——
钱是这样赚来的
 
30岁生日,我送给自己一块玉宝(EBEL)表和一栋房子作为生日礼物。房子在曼哈顿公园西大道的72街,每次看纽约电影几乎都会看到这条街,对面的房子是麦当娜的,所以街边经常会有狗仔队出入……
 
我的观点跟俞渝恰恰相反,我是鼓励人超前消费的,你永远要做比自己能力高半步的事情,花比自己能力高半步的钱,来逼迫自己上进。像美国90%的中产阶级的信用卡里永远欠着钱,他们的上进心很多都是建立在欠债的基础上的……
 
 我一直鼓励女孩子“傍大款”

 俞渝:当当网联合总裁  纽约大学金融投资MBA硕士

 

 我一直鼓励女孩子“傍大款”

孙健君:派格太和环球传媒总裁  加州大学艺术学硕士《爱情呼叫转移》等多部知名影视剧及大型节目投资人

  

1,  从小对金钱怎么看?

俞渝:从小就觉得钱挺重要的。那时候大家工资都低,但有的同学家庭条件好些,会有吸铁石铅笔盒和白边“懒汉鞋”等当时很时尚的用品,虽然当时大家都很朴实,但还是很羡慕他们。

 

孙健君:小时候大家贫富没有太大悬殊,所以对钱也不是太敏感。大概也是因为我从小被寄养在祖母家,由于“隔代亲”的缘故,手头零花钱总是比别人多。

  

2,  从小花钱是属于什么类型的?比较慷慨还是吝啬?

俞渝:应该说比较小心吧。上海女孩从小都比较懂得理财,小学四年级开始,父母就会把全家一个月的工资交给我管,这让我从小花钱就很有计划性。一毛钱我也能给它变出花儿来:四分钱买当时很流行的圆巧克力,四分钱买米花,二分钱买那种条状的“米加糖”。感觉特别富足。

 

孙健君:可能因为没有真正饥渴过,不知道钱的严厉性,从小我就被家人批评大手大脚。

 

3,  第一份工作的工资,怎么花的?

俞渝:第一份工作是大三时教外语、做翻译赚来的。具体怎么花的记不太清了,多半是买了女孩子最喜欢的漂亮衣裳了吧。

 

孙健君:我也不记得了。我大学毕业后分到前线歌舞团,工资比地方高,在同龄人中算经济条件很好,那时候是文学青年,估计都买书了吧。

 

4,  什么时候最缺钱?

俞渝:一个是大三想要出国留学的时候。因为要申请30个学校,光买邮票就需要一大笔费用。此外每间学校更需要15~50美金不等的申请费,我只好挑那些不需要申请费用的学校。还有就是我从美国中部前往纽约读MBA,一个学期下来,忽然发现由于纽约生活费用太高,之前工作攒下的钱根本不够,只好赶紧申请学校的奖学金和助学金,开始为下一级的研究生带习题课。

 

孙健君:我的第一次“经济危机”也发生在去美国去的时候,因为那时候外汇管制,一个人出国最多只能换40美金,所以我口袋里只有这么一点儿钱,到美国下飞机后得赶紧给接我的人打电话,否则这点钱是不够打车到目的地的,那也是我第一次意识到钱的重要性。还有就是我和朋友在美国打工的时候,应该说在国内我们已经是佼佼者,至少做的工作都是自己喜欢的,现在忽然成了赤贫,要去餐馆跑断腿、摆笑脸,才知道钱来之不易。

 

5,  什么时候开始真正意识到金钱的重要?

俞渝:我从小就意识到了,你看由坐车到看病,哪样离得开钱。

 

孙健君:我反而是现在。其实要说现在才是我最缺钱的时候,因为我比别人有更多可能性去达到理想中的事业目标,不好好去做就可惜了。

 

6,什么时候开始有钱?

俞渝:不到30岁,开始在投资银行工作的时候。我对钱的态度从小就很谨慎,一有钱我就“均匀”地放在股市上,比如,我会放一部分在相对稳定的30年联邦债券上,再放一部分在风险和利率都比较高的股票上,等等。

 

孙健君:我第一次碰“大钱”是1984年,我筹划做了一个“艺术周”,自己拉了40万人民币赞助——相当于现在4,000万的概念,那时候应该算是“大钱”了,因为那会儿管有一万元的人都叫“户”,最著名的歌星演出一场只要200元人民币,那是我第一次发现资金多少跟你的理想实现程度完全成正比。第二次是我从美国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些朋友以及相信我的人的200万美金到北影厂,组织了一家中外合资公司,但相对于我要完成的任务来说,那些钱又太少了。事实上,因为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达到“想做的事都能做成”的资金规模,所以虽然我个人生活需求方面在美国的时候早就足够了,但可以说现在我还没有钱,呵呵。

 

 

7,  什么时候开始不为钱发愁了?

俞渝:30岁生日,我送给自己一块玉宝(EBEL)表和一栋房子作为生日礼物。房子在曼哈顿公园西大道的72街,每次看纽约电影几乎都会看到这条街,对面的房子是麦当娜的,所以街边经常会有狗仔队出入。

 

孙健君: 应该说永远发愁,也永远不发愁,一直比较平和。我的钱到现在也没挣够,我的焦虑是一直在想用什么办法能把我的公司真正做大,怎样才能有更多金钱来支持我事业上的一些理想。当然这个“愁”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愁”,但一个这么大的公司运转的话,当家人永远会面对一些资金流转上的困难,像我每年的固定支出就得上亿。好在总的来说我的心态比较乐观,因为第一我没有赚过昧心钱,第二我没有做过特别盲目的大型投资,我的投资习惯还是比较保守的,15年来我们做的项目大都是自己滚动投入的中小型项目,寻找利益相关的合作伙伴分解风险是种好的投资方式,比如《爱情呼叫转移》,我只投资了50%。

 

8,  给年轻人的建议——怎么挣钱?不同的年龄段有什么原则吗?

俞渝:不要挣一万花一万五,从而成为钱的奴隶。努力工作的目的不是为了还债,我向来都是挣10个,攒4~5个,花2~3个,其他的用以灵活应用。如果说时下市面上物质诱惑太多,所以难以控制预算,那么美国的物欲诱惑更多,消费者想到没想到的精美商品永远铺天盖地,我20多岁在那里生活的时候也曾为此困惑过,觉得什么时候能轻松裕如地在高档商场进出就好了,好在很快,其他更富有意趣的诱惑吸引了我,比如,做个灵动的编辑,或睿智的动物学家。

 

孙健君:哈我的观点跟俞渝恰恰相反,我是鼓励人超前消费的,你永远要做比自己能力高半步的事情,花比自己能力高半步的钱,来逼迫自己上进。像美国90%的中产阶级的信用卡里永远欠着钱,他们的上进心很多都是建立在欠债的基础上的,因为你不好好工作、一旦被开除掉,你的房子、车子什么的就都没有了,你不用提醒他就会去悬梁刺股。如果赚一万花一万五,你就会想下一年我怎么才能挣一万八,然后是两三万。还有就是不同年龄段首先一定要设立不同的人生目标。但不管怎样设立,都要遵循“三点一线”的原则,三点就是“所好、所长和所需”,你去一个公司,要弄清这所公司的需要是什么,而你爱好什么、擅长什么。如果能做到“三点一线”的话,你就能非常愉快地挣钱,两点的话能够勉强挣钱,如果只有一点你就挣不到钱。

 

9,  最乐意在什么方面花钱?

俞渝:我觉得花钱就是为了买方便。我从不会为贪便宜而买早班机票,而一定要买我最方便起床的时间的;比如飞美国,我还要弄清飞机是在东京还是札幌中转、分别停靠多少时间,我要自己以最便捷的方式抵达目的地。

 

孙健君:读大学时候肯定是买书,那时候在书本上的花费已经超过我零花钱的极限,搞得我总是很窘迫。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扩展自己的事业,如果从个人消费来讲就是旅游和看电影,总之都是视觉享受,跟我的工作有关。我可能是北京第一家家庭影院拥有者,很多导演都到我们家来看过电影,接下来我的最大花费可能是在家建一个胶片电影院。

 

10,            有多少觉得够?

俞渝:现在已经够了。我对生活的要求标准不高,像女人最喜欢的漂亮衣裳之类我并不会刻意去买很多,相比之下对护肤品要讲究一些。惟一要求高点儿的就是我的牙膏都是从美国背回来的,因为我不喜欢那种需要挤的牙膏,而喜欢用牙膏筒的那种。现在钱对我来说就是一份当当网的成绩单而已。

 

孙健君:我的“够原则”第一是能够完成我自己做的事,比如我想拍部电影,就能立刻去做;第二是能帮我愿意帮的人和事,我们这代人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和朋友们彼此分享。至于终极目标,罗曼·罗兰有句话是:“认清一个限度,安于这个限度。”我已经做好思想准备,到我的体力和智力禁不起折腾的时候,不管主观上我觉得够不够,我都会往后退。往后退并不可怕,因为可做的事有很多,比如去做一个大学教授,或者拍些片子,我还曾跟王朔、梁左说好,到晚年我们一起出发以自己的眼光“趣看”全球……这些事情是不需要花很多钱的。

 

11,            金钱能买到什么?

俞渝:安全感。俗话说酒壮song(上尸下从)人胆,钱也是。像我小时候父母都是工程师,虽然收入不算低,但每月发了工资都要先分出两份给双方老人,所以家里的钱都是“可着”花的,难免有时候会因为钱的问题发生争执,尽管次数不多,也让人心里不安。

 

孙健君:能买到很多东西。比如表达最纯真的感情,不是说非得有金钱不行,但有钱一定没坏处,女孩子爱真情也爱金钱无可厚非,这两者其实是相辅相成的。

 

12,            有什么理财心得?

俞渝:1)量入为出。2)一旦有节蓄立刻着手理财。3)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债券、股票、基金、房子都可以尝试投资。

 

孙健君:一个平和的心态最重要。另外就是在事业上永远超前半步,永远用比现有的钱更大一点规模的事情,永远有一种半饥饿感,当你的预算永远比你的支付能力要强的时候,你自然而然就会永远停不下来,就会想尽一切手段来拓展你的金融来源。

 

13,            应该怎么看待钱?

俞渝:钱是可亲的好东西。它能给人安全感、物质享受之外,还能给人心灵的自由。但它绝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也绝不应当是惟一值得追求的目标,我曾为爱情放弃在纽约的高薪回国创业,结果是我什么都有了。

 

孙健君:只要钱的来源不肮脏、你用钱表达的方式不肮脏,钱就是美好的。现在很多人觉得对钱的迫切的心情影响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我觉得这种进步中的错乱特别正常,两三代之后中国的中庸之道一定会把这些中和掉,整个社会就会平和许多。

 

14,         俞渝:找一个比自己有钱的男友,好处是什么?

俞渝:你一定要结交比自己更优秀的人。我是一直鼓励公司里的女孩子“傍大款”的,我说的“大款”绝不仅指有财富,也指有才华、有悟性、有美德……有其中任何两项,就会为你带来幸福。

 

 

15,           孙健君:男人在选择伴侣时会考虑对方的经济条件吗?

孙健君:很多男人可能不会考虑一个女孩现有的经济条件,但会考虑她的家庭背景。当然后者与前者多少有关,但我们并不是轻视经济条件差的人家出身的孩子,只是这样的孩子比较难得到良好的身心教养。此外,有时候女人的强势会是负数,可以说时下的高薪女白领是婚姻市场上最危险的一群女人,她自身的条件优越度,跟她能够宽容男人的程度成反比。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