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133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70年代生人眼中的“过年”

(2007-01-30 05:14:34)
分类: 猪猡纪
提起过年,就使人想起暗夜里腾空而起的大红烟火,红得耀眼,红得透亮,万丈光芒映得半个城池都蒙上了红纱,像个做工精巧的大红灯笼,使地上的男女老少仰脸看着看着,终于从心底里嘻嘻笑出声来。

俺小时候“年”是这样过滴!(节选)

70年代生人眼中的“过年”

(注:并非过年,只是女友家随意一餐饭咯!)

我是曾经多么喜欢过年啊!

方才入冬,妈妈就开始张罗我的新衣裳,新装上的新式日光灯下和我商量:“今年要红色的?”那些粉红胸前绣花的、菘蓝镶蕾丝的、橘黄灯心绒以及洋红呢子的小衣裳们在我的记忆长河中永远奏着绮丽的浪花。她自己也穿,但是不可能再带些好颜色,十年过去了。

吃过妈妈熬的大米、小米、绿豆、红豆、红枣、花生、核桃、葡萄干的腊八粥,再看着她把白生生的蒜瓣儿泡进一个大醋瓶子,我就去买我的烟火。电光炮、钻天猴、天女散花、魔幻彩珠、七彩菊花、降落伞……或上天或入地——有一年我拥有起码20多种。“吉庆有余”的年夜饭后,缠着妈妈务必提前换上新衣裳就去找小伙伴。一人提一只小灯笼——一般是纸糊的,里面点一根小蜡烛,不小心就会烧着,但我那个是玻璃的,又亮又安全,我当然有资格美得冒泡泡。澈澈寒风里无限虔诚地仰望着夜空中绚烂光华的小小的我们,渐渐幸福得痴了过去。

然后还可以去院子里参加单位组织的“有奖猜谜”。数百条谜语写在各色彩纸上挂在彩灯闪烁的树梢,打眼望去颇有节日气氛。我贪婪地窥视着搁奖品的那个纸箱,立志要取得荣誉。无奈力不从心,上蹿下跳了老半天,眼见彩纸愈来愈少,简直气急败坏。然而终于皇天不负,我猜中了一个成语:火光冲云霄——热火朝天,得到一只带橡皮头的铅笔。这份儿得意呀!一溜烟儿跑回家向爸妈报功。

爸妈在家里看春节联欢晚会,一边包明天早上要吃的饺子,猪肉海米木耳馅儿的。妈妈说饺子就是意喻元宝啊,吃得越多你这一年就越发财,于是我每每就着碧绿的腊八蒜吃得直打嗝。年轻的姜昆正在14吋黑白电视里逗哏,他旁边精瘦的那个是李文华。还有张明敏奚秀兰。第二天满大街上都是“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虽然他穿的多半还是他妈亲手做的蓝涤卡中山装。但是最火的还是费翔大哥来的那回,我用爸爸访问意大利时带回的日本三洋收录机录了音,其间夹杂着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寒假开学后我的同位为费大哥疯掉了,一提“费”字儿她就两眼发直、浑身哆嗦。

还有炸排叉和煎蛋饺吃,反正平时不大吃啥今儿吃啥。可惜大年初二邻居冰儿她姐姐回娘家给她带回一只大奶油蛋糕,而我没有姐姐。但是我用姑姑们给的压岁钱买了一只“海鸥”女表,真是爽啊!

年不就是一个怪兽吗?过年就是大张旗鼓乒呤乓啷吓走它,但是现在我们过年静悄悄。坚持蹲在家里看了几年春节晚会以后呆不住了,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刻薄,一边儿看一边儿睥睨:都是些什么呀!某大姐一念电报我就觉着噎得慌。拜年自然是不了,惟有电话、手机吱溜溜地响,一忽儿扑过去接,一忽儿扑过去看,与实地拜年一般使人头涨。我妈也年纪大了,懒得再在那些牛蛙笋尖儿里倒饬,再说平日里谁还少吃了不成?于是就上饭店。大堂里人声鼎沸还真热闹,看样子都是懒得张罗年而不得不过的。稀哩呼噜闷头吃了一气,我妈还抽中了一绒毛玩具。我看着老太太抱着那只半人高的大棕熊步出饭店,心想这个年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去年我说不如出去过吧,就报了三亚游,但是仿佛人家都在忙着过年,店铺打烊,街道冷清,我们索然而归。

真不知这个年应当怎样进行下去了。但是我作为表姑姑得给小孩子压岁钱,我看他们攥着一沓钱掮一串塑胶电控大红鞭炮在屋子里疯跑的快乐样子,心想也许不是年不好过了,而是我老啦!从来过年都是孩子们的天堂,不是吗?

(还有差不多两周就过年乐!
这显然是旧稿,因为现在已经可以放鞭炮咧!德政啊!可是因为看着好热闹的样子,于是忍不住贴出来——可能是现今过年越发冷寂的缘故/images/face/021.gif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