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ID蜜得创益
MID蜜得创益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1,971
  • 关注人气:1,4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游历】峰景难摄

(2014-12-08 13:30:28)
标签:

旅游

分类: 游历

10年、14座山峰、海拔超过8000米,陈业伟用他的勇气和毅力,带我们看遍了难得一见的“峰”景。

 

【游历】峰景难摄


 

文|林恩 图|陈业伟

想要找到陈业伟是件比较困难的事情。虽说现在是网络时代,可他常年都待在网络碰触不到的地方—千山鸟飞绝的喜马拉雅与喀喇昆仑山脉。他不是在山顶,就是在通往山顶的路上。

 

地球上,这些海拔超过8000米的高峰共有14座,皆坐落在喜马拉雅山脉和喀喇昆仑山脉之上。迄今为止,全世界仅有不到30人完成了登顶14座高峰的壮举,而陈业伟是世界上首位的独立拍摄全部8000米以上雪山的摄影师。

 

2003年,陈业伟揣着未知第一次踏上中国西藏、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的土地,十个年头已经过去。他说这是出于对山的痴迷。“我是大山的儿子,从儿时开始,我就梦想着能够把它们的影像留存下来。非物质追求的纯粹摄影成了我这十年唯一的追求,没有其他爱好,摄影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内容,成了我信仰的宗教。”

 

而要拍摄8000米以上的雪山,这个连他自己都觉得是“疯了”的想法,产生在2007年。

 

陈业伟介绍,加德满都的书店,有世界上最全的关于喜马拉雅山脉的摄影出版物。有一天,他突然意识到,所有有关喜马拉雅山脉的记录,都只是围绕着南坡,甚至有的只是尼泊尔境内一小片狭长区域,关于北坡的记录几乎没有。虽然同为喜马拉雅山脉,南坡与北坡的地理风貌大相径庭。南坡植被丰富,常年郁郁葱葱;而北坡由于珠穆朗玛峰及数百座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峰阻挡了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流,被永远地留在了干燥蛮荒的世界中。并且由于各种众所周知的历史与政治原因,能够进入这个区域摄影的外国摄影师少之又少。

 

“难道迄今为止真的没有一位摄影师为喜马拉雅山脉做过一次全景记录吗?上网查资料、请朋友帮忙查找、前往印度,从印控克什米尔到大吉岭,喜马拉雅山脉位于印度内的区域,依然一无所获。”陈业伟突然想到:何不自己来完成这个壮举?“我热血沸腾,被这疯狂的想法鼓舞着。在这个印度东北的喜马拉雅山脉中的英式小镇的路边书摊前,确定了自己40岁以后的中年人生的第一个明确而疯狂的梦想。我知道这必定是一次巨大的考验,但是我对雪山的热爱,对大自然对敬畏之心,让我坚信自己一定会在经历无数磨难后,站在这些海拔8000米的雪山前,与它们欣然相对。”

 

【游历】峰景难摄

 

让座给登顶乔戈里峰的人

几番周折,终于等来了陈业伟的电邮回复。当问及哪一座山峰给他留下了最深的印象,“K2,无疑是K2。K2最难到达,对于登山人来说K2无疑是最至高无上的。而从摄影的角度来说,它的美是无与伦比的。”

 

陈业伟口中的“K2”,指的是乔戈里峰。它位于中国和巴基斯坦边界,海拔8611米,是延绵数千公里的喀喇昆山脉的主峰。其高度仅次于珠穆朗玛峰,位列世界第二,垂直高度却位列第一。山势险峻、地形复杂、气候恶劣,残暴之峰。是国际登山界公认的攀登难度最大的山峰。

 

攀登乔戈里峰对任何一位登山家都是一次最为严峻的考验,迄今仅有三百多人登顶,长居登山死亡率顶端。按照国际登山界不成文的惯例,如果房间里只有一张椅子,那么所有登顶珠峰顶人都会让座给登顶乔戈里峰的人,因为与珠峰成熟的商业登山运作相比,乔戈里峰更像是与世隔绝的秘境,充满了危险。对登山者来说,乔戈里峰既让人谈虎色变,又令人为之着迷。它是所有爱山人的精神圣殿,更是终极梦想。

 

陈业伟在长达66公里的巴尔托洛巨大冰川上行走了第八天,还没有看到自己神往已久的K2,天气还不好,能见度低,他和向导继续前行,抱着一丝希望。

 

海拔越升越高,天开始逐渐放晴,而透过在前引路的向导背着的巨大的行囊,陈业伟终于看见了一座巍峨庄严的雪山,山峰冰崖壁立,如同刀削斧劈,覆满冰雪的峰顶有着漂浮的旗云,奇幻地向东歪斜着,慑人心魂。“是乔戈里峰!”在猝不及防中,多年来梦寐以求的山峰竟然耸立在眼前,他激动万分,脑海里猛然跳出的是著名登山家希普顿的一句评价:“所有高山庄严的最终体现。”而这也是乔戈里峰给陈业伟的最初印象,也是最终印象。

 

陈业伟想要紧走几步,急于证明自己确确实实地站在了乔戈里峰前面,但因为动了这冒进的念头,竟一时喘不上气来,只好停住脚步,边弯腰边大口大口地喘息,也不忘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乔戈里峰,一切艰辛与疲累都已微不足道。

 

就连晚上躺在睡袋里,陈业伟也辗转难眠。夜宿雪山,寒气透过睡袋侵入肌体,即使穿着羽绒服,身体缩成了球,也难敌寒气从每一个毛孔里渗进来。陈业伟早已习惯这样的夜晚,但是在乔戈里峰面前,他竟然无法合眼。遂起身走出帐篷,夜里的乔戈里峰晶莹圣洁,有着梦幻一般的魔力和诱惑,令人难以接近又肃然起敬。“我一直坚信山是有灵魂的,我相信乔戈里峰此刻正在默默注视着我这个异乡来客。”陈业伟回想起自己这一路从出发到抵达遇到的各种意外曲折,经过了二十多天,才终于来到了乔戈里峰面前,他双掌合十,虔诚地面对乔戈里峰深深鞠了一躬。

 

【游历】峰景难摄

 

美景夹杂着危险

陈业伟也有情绪低落的时候。喀喇昆仑山脉的天气与喜马拉雅山脉完全不同,可以用喜怒无常来形容,一天之中阴晴转换不定。每逢乌云密布,就显得尤为荒芜狰狞,而到了夜晚却又是温柔宁静的,让他这个习惯浪迹天涯的浪子平添了些许乡愁。在徒步的第七天,当时他情绪不振,满脑子都是自问为什么要放弃舒适的城市生活来这里受罪,终日与艰辛危险做伴?

 

而出发前,2013年6月23日著名民间登山家杨春风在巴基斯坦被塔利班武装分子在大本营枪杀。噩耗传到上海时,陈业伟正为再次前往巴尔托洛冰川做最后的准备。谈起这些,陈业伟唏嘘无比,是放弃还是坚持?然而,人真是奇怪的动物,越是这样,却愈发坚定了攀登的意志。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陈业伟有一个习惯,就是出发前会写遗书,然后继续奔赴在路上。他不是专业的登山员,也不是极限户外运动的爱好者,他坚持称自己是一名业余的高山摄影师。因为业余,可以更加纯粹些。但不可避免,危险随影随形。

 

一路艰辛地攀爬,镜头中留下最美的峰景后,就是下山了。在康多歌罗垭口,陈业伟的下山路是一条几乎成90度直角的悬崖峭壁。一个粗心大意,左脚刚踩实,右脚一滑,结果重心不稳,身体瞬间下坠,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往下扯。所幸,他死命地抓住了保护绳,脚底下也稳固地找到了支撑点。那时,他才体会到什么叫“命悬一线”,吓出一身冷汗,然而,接下来的路还是要靠自己。三个小时的小心翼翼,紧张而漫长,陈业伟才安全地落到了冰川。

 

就这样,爬山、登顶、拍摄,陈业伟耗费了十年时间,梦想已经接近尾声。这期间,他拍摄了一万多张胶片、八万多张数码后背照片,而且,这个数字在不断增加。“人的想法会决定他的人生走向,从事高山摄影,就意味着选择了一种时刻在路上的生活方式,对摄影师来说,每一次出行回来都是一次沮丧,我笑称这是一种‘失恋’,回忆着光线来临时刻做得不够完美,心想着往前一步或者后退一步也许会更好,我相信这是每一位摄影师都有过的感情经历—就那样错过了最完美的表达。而我却从不为这些烦恼,我会从过去的旅程中找到更好的路线、更好的时辰、带上更美的想象,随时再出发。所以我想我只适合光棍生活。”

 

他说,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犹豫,像亡命的旅程,每天一样继续。“这就是我的生活现状,也是我的终生梦想。”

 

【游历】峰景难摄 

 

陈业伟   全球首位独立完成14座海拔8000米级雪山行走拍摄的摄影家。英国皇家摄影学会会员、美国摄影学会会员、国际摄影学会会员。全球顶尖摄影器材飞思和阿尔帕特邀中国区讲师。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