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学生杂志
大学生杂志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9,748
  • 关注人气:9,8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情逃兵

(2007-12-06 00:15:02)
标签:

情感故事

分类: 《大学生》—精彩文章
本文刊登于2007年12月《中国校园》 文/刘仪  责任编辑:张蕾磊


宿舍的姐妹经过N次的彻夜讨论,一致认为我的死党苏小明是全校最帅的男生。苏小明是艺术系的,人高马大,一条蓝色刷白牛仔裤永不离身。记得那次我好言对苏小明说:“老兄,拜托,你的那条古董牛仔裤都穿N多年了,是时候脱下来洗洗了。自打认识你以来就没见它离过你的身。”苏小明对我的话嗤之以鼻,斜眼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这条牛仔裤没离过身?莫非师妹很喜欢关注帅哥?我的这条牛仔裤和我有着特殊的情结,一般只有在三种情况下我才让它和我作短暂的离别,那就是:洗澡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打球的时候。”闻听此言,我吓得赶忙捂住鼻子作逃跑状,生怕如此“讲卫生”的男子将“好习惯”传给了自己。


苏小明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的贫嘴和油腔滑调是在我的这块浓墨的频频熏陶下渐渐变黑的。那一次我和苏小明在食堂吃饭,快吃饱时苏小明突然捂住肚子皱着眉头问我:“师妹,哪边是胃哪边是肝?”见他如此夸张的神态,我边吞饭边漫不经心地说:“你生病了?”“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最近这儿常疼。”苏小明指了指他的肚子,问:“你知道哪边是胃哪边是肝吗?”我仍心无旁骛地说了一声:“不知道。”“刘仪,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怎么能这样见死不救且冷酷无情麻木不仁没有一丁点的人情味?”我被苏小明的恶吼惊呆了,嘴里的饭差点把我卡住。我赶紧抹抹油腻腻的嘴巴关切地问:“怎么办?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生病必须看医生。”“不用,你送我回宿舍休息一下就行。”于是,在苏小明的一再要求下,我将他的一支肥大的似水牛后腿一般的胳膊搭在自己瘦小的肩上,一步一步艰难地向苏小明的“猪窝”慢慢移动。边走苏小明边龇牙咧嘴地吼:“慢点走慢点走,不然人家看不到。”我扭过头疑惑地问:“人家看不到?看不到什么?有什么好看的?看我这样被你紧紧地搂着走的‘悲惨’场面吗?”苏小明低头不语,只是暗自傻笑,我被他笑得莫名其妙。我对苏小明说:“我要是学会了‘乾坤大挪移’就好了,可以健步如飞。”苏小明低声在我耳边细语:“你要是真的学会了‘乾坤大挪移’,别说全校的女生不敢靠近你,就连我们这些蠢蠢欲动的校园光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乾坤大挪移’只会让你早日成为校园里的‘寡妇’。”还未等苏小明将他的一番损话吐完,我便狠狠地将左手的拳头攥紧,猛然往苏小明的肚子上砸去,耳边响起一串“哎哟,我活不了啦!”的悲惨声。   

 
事后,我被“收买”的同党告知,那天苏小明根本就没有肚子疼,而是为了和室友打赌,说是在顷刻间就能轻易地将我这位“贞节烈女”摆平才装肚子疼的。我气得咬牙切齿,不甘心就这样被别人占了便宜,而且还是我的死党苏小明。此仇不报非君子,于是,我开始着手实施自己的“复仇”计划。  

 
为了增加可信度,渲染气氛,我将一条湿毛巾敷在额头上,躺在宿舍的床上不断地呻吟。室友向苏小明通风报信,故意夸张我的病情。我和室友达成一致:这次苏小明过来一定要狠狠地宰他,以解心头之恨。一个病人,尤其是一个像我这样美丽的病人,要是提出想吃点香蕉苹果橘子菠萝什么的,苏小明不会不满足,得来的水果我和室友一起分。于是,为了达到“复仇”的目的,我一边躺在床上呻吟着,一边焦急地等着苏小明带着丰盛的水果和真诚的问候站到我面前。  

 
哪知我在床上艰难地呻吟了半天,嗓子都哼哼哑了始终不见苏小明的人影。我不顾室友的极力劝阻,气急败坏地将额头上讨厌的毛巾扯下往床头一扔,倏地起床一个箭步跑到楼下。“哎哟,哪有这么精神饱满的病人啊?Oh my God ! So strong a girl !”我和正来看我的苏小明撞了个满怀。苏小明正满脸坏笑地向我伸出了个大拇指,吐着舌头,眼神里透露出无限的快意。很显然,他早已看出我在装病。我一把将他推开,借故说:“病好了!”然后满脸绯红地逃跑了。身后的苏小明对我狂喊:“喂,岌岌可危的病情说好就好了啊?病人,你的水果……”室友在阳台上往下喊:“我下去拿我下去拿,我们刘仪病的不轻,就想吃点水果什么的。”  

 
通过几次的交锋我发现苏小明的智商远远高于我这个黄毛丫头。我一定会再接再厉,和苏小明斗争到底。 

  
那天我特意找到苏小明,死缠烂打地命令他请我去吃肯德基。万般无奈之下苏小明将我“请”进了肯德基店,享受完肯德基的美味之后,看到苏小明满脸沮丧地买单,我心里那个痛快啊。我伸伸懒腰,爽快地说:“唉呀,这年头别人请吃东西那滋味就是爽啊。”我对苏小明说:“别伤心了,钱乃身外之物,请美女吃东西永远值得!”苏小明撅着嘴说:“哼,我是在想,上周向你借的一百元钱是算作刚才请你吃肯德基好呢还是不还你了好呢?”一听此言,我脸部神经立即僵硬起来,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追着苏小明还我的一百元钱……   


我和苏小明的快乐时光就是在这种打打闹闹中度过的,两个人快乐得像长不大的孩子。   


一天,在食堂吃饭,苏小明在我对面坐下,轻轻地对我说:“做我女朋友吧,我天天打饭给你吃!”我差一点把嘴里的饭喷到苏小明脸上。阳光透过食堂的玻璃窗户轻柔地洒在苏小明那张真诚的脸上。我信口开河地调侃道:“怎么?你也想吃天鹅肉?”哪知苏小明一把抓过我的左手大声呵斥道:“刘仪,你给我听着,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发觉我了解你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我被苏小明此番“愚蠢”的举动惊呆了,饭也不顾得吃便极力挣脱苏小明的手,贼似地逃回了宿舍。   


随后的几天里,苏小明一直发来短信让我给他一个明确且满意的答复,写好的短信却没有勇气发出去。和苏小明交往的这段时间里,我原本寂寞的生活已被欢乐代替,没有他真不知道我的生活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可是,我现在还没有恋爱的准备和心情。苏小明的短信和电话接连不断地轰炸着我的手机,面对他的咄咄逼人,我焦急而烦闷。   


再过几天就要放暑假了,我报名参加了学校每年举办的暑期“送教下乡”活动,我想去皖南山区小学支教,顺便给自己一个充分思考和平静的空间。   

 
临行前,我给苏小明发了一条短信:不是所有的爱情都需要有一个完美的结果,我不恋爱,是因为我还享受单身生活。我很怀念和你打打闹闹的那些快乐日子,那种日子里流露着友谊的纯洁,让这种纯洁一直保持下去吧。   


苏小明,对不起,这次,我做了爱情的逃兵。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