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冷雨天
冰冷雨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9,600
  • 关注人气: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冰眼看日本之三十五:小泉流政治;诡辩篇

(2006-03-21 11:20:52)
分类: 冰眼看日本
(本文2005/09/12首发于西西河)

赵本山卖了一回拐,全中国都学来了一个东北词儿叫“忽悠”。赵本山那是演戏,现实生活中也能那么忽悠?能,小泉纯一郎首相就特别能忽悠。

小泉特别会说些其酷无比的话。上台伊始,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声嘶力竭(小泉天生公鸭嗓子)地喊出:“从今往后,那种莫名其妙的自民党逻辑在小泉内阁在也不能通用了”。一言既出,引得一片叫好,确实日本人对原来那种自民党的暗箱政治是厌恶到了极点。举个例子吧:现职首相去世,就那么五个人在酒店里碰碰头,出来对一亿多人说:“好啦,给你们掏摸出了一个新首相,你们就凑合着用吧”。你说这是不是莫名其妙?

现在小泉都说了,从今往后要讲能名其妙的理,做能名其妙的事。你说日本人能不欢迎吗?

可是过不了多久,日本人就发现了一件事。这位小泉,讲的理用的逻辑,比原来的自民党还自民党。如果说原来自民党的逻辑是莫名其妙的话,那小泉的逻辑就是莫名其之妙。

首先是蛮不讲理。

小泉的改革纲领里面有一条:把每年国债发行额压到30兆日元以下。日本现在各种(中央地方)政府债务到了多少呢?共计1012.5兆日元(约合九万多亿美元)!平均每个日本人要负担810万元日元(7.5万美元左右),当然得减下来。小泉这个纲领肯定受欢迎。

但是仔细想想,如果真能动动嘴皮子就解决这个问题的话,这个问题也就不会发生了对不对?果然,这张支票没有兑现,也兑现不了。在野党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在国会上提出质问,小泉的回答让人张口结舌:“构造改革这么大的事情里面没有兑现这么个诺言,不是什么大事”。

然后是讲蛮理。

小泉要搞年金改革。民主党当然要反对,在野党嘛。说实话日本的年金没人整得明白,就连主管的社会保险事务所的职员都是稀里糊涂的,你要不盯紧点,他肯定把你往少了算。民主党就抓住这点做文章,查出来居然有三位现职大臣都没有加入年金。这还不算,这位总理也很可疑,小泉当议员以前在一家公司就了职,没上过一天班却有人给他交了年金。这算怎么一回事?在野党就发问了。小泉的回答差点没把发问那人气死:日本有一首歌,里面有两句歌词是这样的:“各种各样的人生,各种各样的女人”,小泉就着这个调,给那位来了两句:“各种各样的人生,各种各样的公司”,咸吃萝卜淡操心,管的着吗你!

再就是逻辑换位。

老大在伊拉克玩命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边在野党看笑话了。质问小泉,您说的那武器它到底在哪儿呢?小泉的回答令人哭笑不得:“那武器肯定是有的,就现在还没找到,萨达姆也还没有找到,你能说萨达姆不存在吗?”

派自卫队去伊拉克,再三拍胸脯说是在安全地区呆着,绝没有危险。后来发生了炮击自卫队营地的事件,自卫队到底有没有安全?在野党又发难了。人小泉的逻辑其牛无比:“说过了,自卫队活动的区域是安全区域”。怎么你就那么苯?说过了自卫队只去安全区域,那自卫队去的区域还不是安全区域?连这点都弄不明白就敢来这儿提质问?回去好好练练吧您哪。

更多的是不知所云。

“大胆同时柔软地”,“毅然同时慎重地”之类的两头堵的话是不用提了,拿参拜靖国神社这件事来说吧。本来小泉当首相以前也没有去过靖国神社,就为了击败桥本龙太郎当首相硬从日本遗族会哪儿揽来了这个活,结果是弄得左邻右舍齐反对,国内不少人也埋怨他惹是生非,没事找事。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传媒更是没事就要问问首相您近年不还没去过嘛,还去不去了?您要是能听得懂小泉的回答那您准能拿诺贝尔奖:“适当地处理这件事”。切,您倒给个准信呐,到底去还是不去?

有人要问了,就这么成天胡说八道,他这个首相怎么还坐得那么牢呢?

首先,这与日本议院的质问制度有关。日本的议院质问,你别看好像挺热闹,其实是一出戏。首先不是任何人都能提问题的,属于某个政党才能提问,什么叫政党?就是在议会得有五个席位以上,否则你就只能坐在那儿听别人斗嘴玩。当然不说话也按月开饷,拿了饷不愿听废话可以买个便当上一边去吃去。原来成天叽叽喳喳的田中真纪子现在安静了不是?就是因为现在她是无所属,没了说话的资格。其次提问的时间也是有规定的,和所属政党的席位数成正比,反对党顾名思义当然是席位少的那些主啦。还有就是质问者必须事先提出质问内容。这一条倒也不是没有道理,你提问总的指望得到满意的回答对不,知道了你的问题才可以准备答案,或者找有关省厅的官员来呀。但是,这里面就有了一个陷阱:别人回答完了,你没法逮漏子追问了,因为你事先没有提出。所以你如果被答问题的给堵了一下,就只能干瞪眼。

当然,一般的大臣官僚不敢和议员在大面儿上过不去。大臣嘛大家都是同事,也知道您那也是买卖,出来混大家都不容易。官僚嘛反正就是给议员们骂的,反正您爱骂不骂,他那儿没准早买了一个什么耳塞子把耳朵都给堵了个严严实实。可小泉就是有名的二杆子脾气,心眼小,喜欢叫真。而且一般人也觉得他那胡说八道挺有意思,不反感。本来国会开会就是几个人在斗嘴,剩下在打瞌睡,这下有人给添点调料,不挺好吗?现在《小泉语录》满天飞,只不过日本人不把那语录“融化在血液里,落实在行动上”,就只是拿着取乐罢了。

再有传媒大多都向着小泉,不太和小泉过不去。不像小泉的前任桥本龙太郎和森喜朗,桥本和传媒是前世冤家,成天吵架。而森喜朗和传媒更是前世仇家,传媒能咬森喜朗一口决不只咬大半口。森喜朗到后来干脆不见记者,说记者除了歪曲他的话之外什么不干。后来小泉上台后股价继续在跌,一直跌进了七千,这时森喜朗总算逮到了时机来对传媒出一口恶气:“当时不是你们在说什么都是森某人给弄坏的吗?不是你们在说只要森某人下了台股票就会涨吗?现在呢?”但传媒还是不肯饶他,说就是你给弄坏了,到现在还喘不过气来呢。

最后就是小泉怎么胡说八道都有一条底线,他不犯政治错误。小泉胡说八道的都不是什么原则问题。不象满嘴跑舌头的森喜朗居然会说出“日本是一个以天皇陛下为中心的神道国家”这种无父无君,大逆不道的混账话。

所以森喜朗只好辛辛苦苦半路下台,而小泉就能舒舒服服继续混下去。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